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28、泳装

()

()028、泳装

武玲就咯咯地笑了起来:“小坏蛋,你越来越坏了,连姐姐也调戏......”说着,她忍不住又哈哈大笑出了声,还伸手在张劲松脸上『摸』了一下,这才继续道,“是不是喜欢我了?想勾引我呀?小弟弟,我可是你姐姐呀,不能『乱』勾引的哦......”

张劲松就满头黑线,苦笑道:“姐姐,我说的是真的。”

武玲就睁大眼睛看着张劲松,满脸的无法置信:“真的?你没骗我?”

“当然是真的。”张劲松满脸无奈地看着她,叹了口气道,“姐姐,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啊!你想想,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师父肯定早就教你了,用得着推到我身上吗?你可是他干女儿啊,连他常年随身的宝贝都给了你......”

听着张劲松的话,武玲脸上的神『色』几经变幻,最终无比怪异地看着他,嘴唇几动,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话来。

张劲松一个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了看她,移开目光,沉默了下来。

过了大约一分钟的样子,武玲脸上又现出了笑意,声音娇媚地说道:“小坏蛋,差点被你骗了。如果双修的话,干爹他会无儿无女?咯咯咯......小宝贝,编理由你也不编个好点的。亏我那么疼你,亲自下厨给你做面条,你就这么对我的啊?哼,小坏蛋!拿双修来吓我,来呀,教我呀,不就是双修嘛,等我学会了,就找人双修去,哈哈哈......”

张劲松倒是没料到武玲竟然会想出了这么个理由,顿时为之语塞。是啊,既然师父是修的双修功才永葆青春的,那为什么他会无儿无女?虽然张劲松从来没问过师父有无后人的话,但他能够感觉得到,师父应该是没有后人的,现在听到武玲这么肯定的话语,他算是确认了这一点。

不过,他还是说:“姐姐,师父有没有儿女,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师父教我的功夫就是双修的法门,据说是吕纯阳传下来的法门。”

“传说吕祖以风流成仙道,他传下来的双修法门,应该不错。”武玲嘿嘿笑道,脸上的神『色』表明对张劲松的话一点都不相信。

张劲松一阵无语,吕祖风流是风流了点,但也不是以风流成仙道的啊,倒是有传说在上古时期,黄帝御女三千,乐此不疲,终白日飞升。他暗想,这个姐姐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疑心就这么大呢?我有必要骗你吗?

眼见她心里恐怕已经被永葆青春这四个字所占据,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令她满意了,便只能一本正经地说:“姐姐,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你实在想学呢,那我现在就可以教你。但是,我要首先申明,这个法门可出不得半分差错,我会给你讲解的很细很细,直到你完全理解。如果,我是说如果,教的时候,出现些什么,呃,我是说,我说到某些方面的东西的时候,话可能有些那个,你不准生气啊。”

看着张劲松这小心翼翼地样子,武玲的疑心又冒出来了:“小弟弟,你跟我说实话,干爹让你教我的真是双修的功夫吗?你不会是看姐姐漂亮,就想勾引姐上床吧?”

张劲松对她的说话风格已经有了免疫,倒没被她给雷得外焦里嫩,只是内心的震撼还是相当大的,以前她虽然也时常会冒出几句挑逗的话来,但却从没有这么直白地吐出上床二字啊!唉,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她的彪悍程度。

“哼,早就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武玲见张劲松脸『色』不自然又没说话,便脸一沉道,“你人不大,但子不小嘛。我告诉你,以前打我主意的人,都付出代价了。”

张劲松就觉得心底一阵寒气直冒,他从武玲的语气中就听出来了,那些人付出的代价肯定相当惨痛。不过他也不怎么怕武玲把他怎么样,因为他听出了,武玲说这话只是警告他,并没有要把他怎么样的意思。而且,他还有一点能够保持镇定,因为他身正不怕影子斜,他所说的都是事实。当然,他不想武玲再误会下去,便也脸一冷,道:“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问师父!好了,我先走了,谢谢你的面条。”

说完,他就站起身来。

“你干什么?坐下。”武玲喝了一声,抬头看向张劲松,脸上的冷意瞬间就化作了微笑,手在空中柔柔地招了招,“小弟弟呀,坐下来,啊,怎么了?还跟姐姐生气了?”

张劲松嘴角扯了几扯,对武玲这飞快变脸的速度甚是佩服,却也依言一屁股坐了下来,作出一幅怒气未消的样子道:“你还是给师父打个电话问一下吧,免得总是怀疑我居心叵测。”

“行,行,行。我都听你的,我现在就打电话行了吧?真是怕了你了。”武玲摇头晃脑地说,仿佛做出这个决定多艰难似的,就像是被张劲松所『逼』迫得无可奈何一样。

张劲松就郁闷了,她怎么能这样啊,本来是她自己想做的事情,却还要让别人领个人情。这种毫无道理的事情在她眼里仿佛理所当然一般,霸道得丝毫不顾别人的感受。

当着张劲松的面,武玲拿出手机来给吴长顺打电话,但在电话接通后她却走到一边去了,没几分钟的功夫,她便走了回来,对张劲松『露』出一张诚挚无比的笑脸,张开双臂道:“来,乖乖小宝贝,让姐抱抱。”

张劲松没有站起来让她抱,『露』齿一笑道:“姐,还是别抱了,呆会儿还要教你练功呢,可别弄得心猿意马的。”

武玲媚了他一眼道:“你不就想着心猿意马吗?去年在你们随江的时候,你半夜里还勾引我,叫我去你房里要教我练功呢,现在怎么胆子变小了?”

张劲松想起了从南鹏经南岳回到随江的那个晚上,吃完粥之后到酒店里通电话,明明是她总是挑逗,现在倒好,她又说是他勾引了。这个便宜姐姐,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功夫可真不是盖的。

“胆子小一点好啊,我怕胆子太大了会付出代价。”张劲松翻了翻眼皮说。

“小样,还跟姐置气呢。”武玲站到他身边,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说,“刚才就是开个玩笑,姐那么疼你,你就算是对姐有什么想法,姐也舍不得真把你怎么样啊。对不对?好了,笑一个,姐下次带松『露』给你吃。”

说着,武玲就坐了下来。

张劲松不知道松『露』是个什么东西,但想必应该比较少见吧,要不然武玲不会这么说,他明白她这是在表达歉意,想到她对自己的帮忙对自己的好,他也就不再拿架子了,苦笑着说:“姐姐,我知道你疼我。行了,找个房间,我先教你基本功。”

“现在......去房间呀?”武玲脸上就有点扭捏了,眨眨眼道,“小弟弟,非得去房间吗?在这儿不也一样可以教嘛。”

张劲松翻了个白眼道:“我说姐姐,你还怕我吃了你啊?我要干坏事在这儿不行吗?还非得去房间?哼!”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