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29、责任与担当

()

()029、责任与担当

“当然不用脱衣服了,你脱衣服就是为了学功夫?还是想『色』诱我?”张劲松没注意到武玲的怒气,只是弄不明白她心里是怎么想到要脱衣服的,开了句玩笑,又喃喃自语道,“幸好定力还不错......”

“啊......”武玲猛然尖叫了一声,随后跳起来不管不顾地就朝着张劲松拳打脚踢。然而她的拳脚功夫虽然不错,但跟武云那丫头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所以尽管她的攻势看似威猛,可张劲松化解起来也不算太难,若不是考虑到她的身份,有些位置不好用手去推,他早就会将她放倒在地毯上了。

是的,张劲松真的不想太过唐突了她,但是很明显,拳脚功夫练得再好,也不可能好到武侠小说里写的那种地步。房间虽然挺大,可面对武玲状若疯狂的强攻,他要在完全不碰着她敏感部位的情况下全都招架下来,也感觉有些力不从心,而且她又不是像徐倩那种没练过功夫的女人,想要拿住她的腕子控她的手,很难,况且她还有两条腿呢。

“喂,你干什么?有话你好好说,别动手。”张劲松边招架边说。

武玲不理他的,一门心思强攻。

张劲松不知道武玲为什么突然间冒出这么大的火气,他只知道如果再任由她这么毫无章法的强攻下去,自己在不想反击的情况下迟早会受伤。他不想受伤,所以在招架了十多招之后果断出手,猛地犹猱身扑上去,忍着挨两下的疼痛,一把抱住了武玲。

武玲拿张劲松当出气筒打得正欢,没想到一直都在躲闪招架的他竟然而奋起反抗,冷不防被他抱住了,心中顿时一慌,猛力挣扎也没挣脱,便抬起一条腿,膝盖骨重重地在张劲松的腰间撞了一下。若不是张劲松两条两腿将她的双腿给分在了两边,她极有可能下狠手直顶向他的下阴。

尽管在武玲膝盖临腰的一瞬间已经将意念和气血涌到了腰间,但张功松也被她这一膝给顶得生痛,若是换个没练过功夫的人,怕是受这一下肾脏都有可能被伤着。他刚才就被她一阵毫无来由的拳打脚踢弄得心头冒火,再被她拿膝盖这一撞,更是撞得火大,不想再次被撞,他顿时恶向胆边生,顾不了许多了,脚下一绊,绊开她一条腿,然后身子一歪,便压着她的身子扑倒在了**。

光这么压着还不算,张劲松怕她再发难,便在往**倒的时候就已经双手分别扣住了她的双手,而两条腿也没闲着,一倒下来就分别弯曲,将她的双腿往两边分开再分别压住。张劲松的战斗值高出武玲很多,真要没了顾忌,还是很容易就能够制住她的,但他也不敢放松,除了两手和双腿压着她之外,他整个身体也紧紧地贴在她身上压着,免得给她留下身体腰腹发力的空间。

这一下,算是控制住了武玲,让她没法再拳打脚踢了,但是,却又冒出个张劲松都还没有意识到的问题,他这样子把武玲扑倒在**,二人呈“大”字状重叠在一起,再加上武玲只着泳装,看上去不像打架,倒像是在做那种事儿。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武玲被张劲松制住了,手脚都挣扎了几次,可由于她现在是在柔软的**仰面躺着,浑身力气使不出三成,根本就掀不开张劲松,只能开口吼道。

“我还想知道你要干什么呢?”张劲松阴着一张脸,盯着她冷冷地说,“我哪儿招你惹你了?招招下狠手,你想要我的命啊?”

武玲毫不示弱地盯着他看,没理他的问题,只是冷冷地说:“放开我!”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张劲松道:“不放。”

哼,我张某人还没那么蠢,放了你还能这么容易制住你?靠!在我面前疯,见我平时对你很客气你就真以为我是稀泥巴捏的吗?

“你,你放不放?”武玲气鼓鼓地问,也不知道是太生气还是刚才的攻击太耗费力气,她呼吸粗重,胸脯起伏着。

“不放。”张劲松眉『毛』一扬,脾气发作了,“武玲我告诉你,别在我面前摆你大小姐的架子!惹得我火大,别怪我不客气!”

武玲恨得牙痒痒的,可却又拿张劲松没办法,眼中的怒火似要喷出来似的。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想必这时候张劲松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见武玲不说话,张劲松也猜不透她是不是在酝酿一次暴发,所以也不敢放开她。然而,这时候的他已经感觉到相当不妥了,由于现在二人这紧密无间的姿势,导致了他原本因为被武玲突然发火而惊散了的『色』心又一起『荡』漾了起来,他的身体又有反应了。更过分的是,现在他这个姿势,他有强烈反应的部位正好抵在了武玲那只被泳裤挡住了一点点的最要命的部位。

初夏的天气虽然算不得炎热,可是身上穿的衣服绝对不多也不厚。张劲松突然起的反应马上就被武玲感受到了,只一瞬间,她就明白了他身体的变化到底是为什么,愤怒的她顿时万分羞涩,这个混蛋,竟然敢这样!他想干什么?干爹不是说他定力非常好的吗?

武玲刚才听到张劲松说练功不用脱衣服之后,根本就没反思换衣服的行动完全是她自作聪明的判断失误,反而将过错全部归于张劲松身上,觉得他没有跟自己讲明白,所以就对张劲松一肚子滔天的怒火。可是,现在被张劲松一压,感觉到了他的反应之后,她的怒火便不那么强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不断增强的慌『乱』感,他不会『乱』来吧?他没那么好『色』吧?

“你,你放开我。”武玲忍着心里的慌『乱』和怒火,尽力冷静着,尽力放缓语气试图谈判,不敢再像刚才那般强硬了,怕刺激到张劲松最终受伤害的还是自己。她是什么人?何必跟这小子来玉石俱焚呢?只要等自己安全了,想报复他还不容易吗?

张劲松这时候心里的感受是相当复杂的,他想放开武玲,免得这尴尬继续下去自己会受不了然后不管不顾地『乱』来;可他又不愿意放开,他怕一放开之后武玲还像刚才那般发疯。当然,他不肯放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觉得这么压着的感觉挺好,有点舍不得,他曾不止一次地想过仔细感觉一番武玲那对人间胸器,然而他没那个胆子,现在一下能够感受到了,虽然不是用手去感受,他还是觉得很过瘾,而且,除了胸前的感觉,下面那异样的感觉似乎更让他留恋。

“我不放。”张劲松说了三个字,或者是为了掩饰什么,他紧跟着又解释了一句,“我放了你想再打我我怎么办?”

武玲道:“你放开我,我不会再打你了。”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啊?”张劲松吞了口唾沫,强忍着伏下头去吻她的冲动,两眼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看,身体像是有点痒一般地轻轻扭动了一下。

武玲被他这突然间的一下扭动给弄得尖叫了一声,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