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30、要配个副局长

手指在屏幕上划过,需要的电话号码很快就显示了出来,可武玲却没有拨出这个号。

心里的愤怒依然存在,可她在犹豫。刚才张劲松的一席话,并没有怎么打动她,可却连续提到了好几次师父,也就是她的干爹吴长顺。张劲松是吴长顺的衣钵传人,她明白衣钵传人对于干爹那类人意味着什么,那可是比亲儿子还要亲的人啊!

如果真把张劲松弄个什么罪,或者叫人对张劲松下了暗手,以老爷子的能量,肯定能够查得到,那到时候可就算把干爹得罪惨了,甚至可能会反目成仇。

她虽然只是拜了吴长顺这个干爹,和吴长顺之间并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但是,她知道自己家中那位老爷子和干爹的感情有多深。

生在大家族中,婚姻往往不会如自己所愿,无论男女,结婚对象都是家族挑选的,而非可以自己决定的。武家的婚姻也是如此,她四个哥哥的结婚对象都是由老爷子选定的。她和黄欣黛同岁,可是黄欣黛为了家族利益结婚了,现在又离婚了,而她却一直都没有结婚,老爷子物色了好几个大家族的相配人选,可她都否决了,她在老爷子面前能够有这份殊荣,除了因为她比四个哥哥小了许多,而且是老爷子的独女之外,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老爷子小时候就说过要把她送给他大哥做女儿!

每次老爷子提到她的个人问题,她就只一句话:“我不止是您和妈的女儿,我还有个干爹呢,等找着了干爹再结婚,我要让干爹看着他女儿出嫁。”

好嘛,就这么一句话,武老爷子果然就会马上转移话题。而自从找到了干爹之后,她把干爹哄好了,老爷子再提到婚姻问题的时候,她就一股脑地往干爹身上推,有什么事都让干爹帮忙扛着。老爷子是干爹的三弟,得听大哥的啊!

其实还不仅仅只是结婚这事儿,她发现,自从有了这个干爹之后,老爷子对自己的约束明显少了许多,而自己坚持的事情,只要搬出干爹来,老爷子就不会多说什么了。所以,对于这个她小时候就在心里当成了白马王子式的英雄的干爹,尽管感情不是特别深,可感激还是很多的。

她不想得罪干爹,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感激,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怕承受不住来自老爷子那里的怒火。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迎着风吹了一会儿,她终于还是放弃了让张劲松付出代价的打算。自我安慰道,这次的事情,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不能全怪他,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跟他这个没见识的穷小子一般见识!

呃,刚才身子都差不多让他给看光了,可想学的东西还没有学到,就算是要报复他,等把东西学到手了再报复也不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况且,真要现在找了人来搞张劲松,等干爹和老爷子问起来,到时候怎么说?万一张劲松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了呢?那丢脸的最后还是自己啊!

武玲是一个纯粹的女人,也是一个干脆的女人,在工作上雷厉风行,在生活上也绝不拖泥带水,做出决定后,她就马上行动了。既然暂时没法把张劲松怎么样,那么她就把负面情绪都抛开,只想着早点学会双修功法了。

打开门,缓步下楼,她目光往下一扫,见到张劲松正在沙发上盘膝而坐的背影,头正身直。她就想,这小子其实也没那么可恶,出了事情能够勇于承担责任,真的在这儿等着结局来临,一点都不怪,还算有几分担待!在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中,像这样的年轻人不多见,难怪能够得到干爹的青睐,传其衣钵。

其实张劲松并非不怕,他怕得要命,可是他在赌,赌武玲不会调人过来搞他。当然了,如果他赌输了,武玲调了人过来,只要来人一到门口,他就会知道,然后他就有反应的时间。这个反应的时间,并不是别的,他早在手上机输入了这么一条短信:师父,我得罪了武玲,她要杀我,急。

这条短信编好了,只要按一下发送就能够发到吴长顺的手机上去。如果武玲真调了人过来,他就会马上发出这条短信,飞身上楼,挟持武玲,然后等着师父的救援。他相信,师父只要和武老爷子一联系,自己的危局定然很快会解开,只是那样一来,以后回去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师父了。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才好。当然,如果能够不惊动师父那是更好了,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是再理想不过的状态了。

听到武玲下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张劲松没再故作姿态,他盘坐着的身形不变,却扭了一下头,目光看向武玲,露出一脸带着惭愧的惊喜之色道:“姐姐,你原谅我了?我错了,你打我吧,我就坐在这儿不动,让你打,随你打几下都行。”

虽然知道张劲松的表情不是自发内心的,这话也挺虚假,可武玲对他的主动示好也还满意,便说:“这次就算了,懒得打你,以后不准再那么调皮了。”

一句调皮,算是把刚才的事儿给揭过了。

张劲松心领神会,就把腿放直,双手在腿上拍打了几下,站起身来说道:“姐姐,你坐,我给你做个按摩。”

“我不累。”武玲没有坐,在离张劲松还有几步远的地方站住了,神情淡淡地问,“你刚才的打坐,就是练,练那个功夫吗?”

张劲松可没想到出了这种事情她还在想着学功夫,对她那强大的内心无比敬佩,虽然刚才没有修习双修的法门,但他还是点点了头道:“嗯。”

武玲就点点头,看着他,却没说话。

“姐姐,你现在,还学不学啊?”张劲松问。

“学,为什么不学?”武玲坐下来,冲张劲松没好气地说,“今天叫你过来就是为了学功夫的,赶紧教吧。我告诉你,今天要是你不好好教,明天休想我介绍老板给你认识。”

张劲松倒是不再奢求她会介绍什么投资商给自己认识了,只要她不再找自己麻烦就阿弥陀佛了。本想说现在大家心里都不宁静,不适合传授这无上大道的法门,可又不想再惹得她发火,只能无可奈何地将就一下了。

于是,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张劲松把双修法门的筑基功法给武玲好好地讲解了一遍,从打坐的姿势到时间,从调心入静的方法到程度,都深入浅出的进行了讲解。直倒她对这两个最基本的问题都完全明白之后,他才开始讲正式心法的入门。

阴阳双修,顾名思义,应该有两套不同的功法。由于张劲松修的是男人的功法,对于女人的功法虽然在心里清楚,可毕竟没有修习过,讲解起来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当然了,由于二者的基础功法原理相通,他多费些口舌,也还是能够讲解清楚的。

男人的筑基叫铸剑,意为将己身炼成一柄绝世宝剑,用以攻城克敌;而女人的筑基叫铸鼎,意为将己身化成一只炉鼎,用以熔炼宝剑。这个叫法都是相当形象的,剑只有不停的熔练,才能百炼成钢,而鼎也需要不停的炼剑才会保持活力,要不然就荒废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