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32、出人命了

明天确实有一个考察团过来,但由于这个考察团的投资并不算大,所以已经决定了由白珊珊出面接待,一方面张劲松最近确实是太累了,另一方面,也是要培养白珊珊的能力。

汪秀琴很会找机会,知道这个项目不是张劲松特别在意的,觉得从这个项目开始插手进来,阻力应该不大。现在看到张劲松的反应,她就知道,自己的方案对了。还是姑父说得对啊,做事情要想办法,斗争不是靠嘴巴,多动动脑子,使巧力取得大效果,方能出奇制胜。

春雨滋万物,润物细无声呀。张劲松啊张劲松,开发区不同于团市委,可是,我可不是以前的汪秀琴了,别以为有徐倩罩着你我就怕了你,再怎么说我也是你领导,现在更是你的分管领导,咱们走着瞧,以后的路,还长着呐。

尽管最近对于和投资商说话吃饭谈协议已经有点厌烦了,可张劲松第二天还是参加了那个他原本并不想出面的接待活动,毕竟分管副主任都出面了,他也不想表现得太不给面子。若非被逼得太甚,在官场中表面上的还是要维持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局面的。

接待活动中,汪秀琴都表现得很安分,该说的她说,可轮到业务上的问题,她就绝不多嘴,就在一旁任由张劲松和白珊珊发挥,明白的人,知道她这是在学习业务,不明白的,还以为这位副主任莫测高深,不屑于讨论各种细节问题呢。

晚上的时候,张劲松回到家,一个人吃了半只西瓜,和父母还只说了几句话,徐倩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语气很前所未有的焦急和惊慌:“你在哪儿?”

“我在家,怎么了?”张劲松很纳闷,在他眼中,徐倩一直都是那种每逢大事有静气,会发火但却不会面露焦急和慌张的人,今天是怎么了,她居然露出了这种焦急的语气。

“全盛世陶瓷公司厂房垮了。”徐倩语气急促,声音里都带着点颤抖。

张劲松一惊,马上说:“你在哪儿?我过来接你。”

“不用了,去,直接去陶瓷公司会合。”徐倩道,然后不等张劲松回答,她就挂断电话了。

张劲松赶紧风风火火地出门,在上车的一瞬间,他反应过来了,这事儿跟他没关系啊,他只是个招商局长,处理这种突发事件,不是他的职责范围之内啊。这种事情一出,不管处理得怎么样,那都是一身骚。也不知道厂房垮塌有没有人员伤亡,如果有人员伤亡,那就更麻烦了。不过又一想,徐倩在出事后能够想到他,要他前去,他也没办法不去,因为徐倩是他的领导,对他有知遇之恩,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徐倩也算是他的女人,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吧?

所以,明知道这一去可能会惹上些不必要的麻烦,但他也必须前往。

奥迪q7早在他从内沪回来之前就已经被武云给换了套武警牌照挂着,而且新牌照也配了省委和省委五号院的通行证。开着这车,他就不担心什么超速不超速的问题了,一路上比平时都快了几分,连连超车,出了市区后,车速更快。

全盛世陶瓷公司他知道地方,但对陶瓷公司具体的情况他并不清楚,那是他到招商局之前就已经在开发区落户了的企业。他知道全盛陶瓷公司,还是因为在乐泉公司进驻随江开发区之前,全盛陶瓷是开发区内规模排在前三位的大企业。在路过管委会的时候,徐倩再次打来电话,一接通就直接相问:“到哪儿了?”

“到单位大楼了。”张劲松沉着回答,“你到了没有?现场情况怎么样了?”

“我快到了,在你前面。”徐倩的声音不像先前那般颤抖了,但却比先前更低沉了,“现在的情况很复杂,龚书记就在现场,我和龚书记刚通过电话,至少有十五个人受伤,120已经去了,可能,可能......”

开发区里没有设立专门的紧急情况处理机构,跟市里各职能部门一样,就仅仅弄了个综合治安领导小组,徐倩任组长,纪工委书记龚玉胜任副组长。除了治安方面的问题,遇到什么突发事件,也由这个综治小组来处理。而徐倩作为组长,如果处理不当,肯定是要担领导责任的,龚玉胜虽然是副主任,可负的责任比徐倩只会大不会小,所以他去得最快。

徐倩一连两个可能,却都没将可能后面的话说出来。但张劲松明白了,事故现场,可能出人命了。这突发事件别的不怕,就怕出人命。随江这地方不是资源大市,虽然下面县里也有几个小矿,但都不成气候,也没听到有什么矿难的消息传出来,而开发区这边就更是没人在意这种情况了。

突发事件本来就是个大麻烦,出了人命的突发事件那麻烦就更大了。开发区这边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张劲松自然更不可能遇到这种情况,他听出了徐倩话里的惊慌,但一时之间却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只能安慰道:“你别急,我马上到,别急。”

“我能不急吗?”徐倩声音一下提高了,“现在家属都过去了,围着闹事呢!”

家属在闹事?张劲松心一下就提起来了,开发区内有不少落地企业都是就近招工,开发区内的原有居民有就业的优势。看来这个陶瓷厂的员工就是招的就是开发区,或者随江市内的人,要不然的话,家属来得不会这么快。

徐倩只比张劲松早了不到半分钟,等她在司机的保护下来到看着危险其实相对安全的现场时,张劲松也到了她身边。

张劲松知道了有人闹事,可没料到现场的气氛已经剑拔弩张,甚至开发区纪工委书记龚玉胜头上都流血了,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打的。而现场已经来了许多警察和治安联防队员在维持秩序,带队的竟然是武仙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石三勇。

先问候了一下龚玉胜,张劲松便问石三勇道:“三哥,情况怎么样?”

“伤者都送医院了,死了三个。厂方负责人已经控制起来了,这事儿麻烦不小,你跑过来干什么?”或许跟工作性质有关,石三勇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并没有太多波动,然后往人声嘈杂的方向指了指,道,“家属都在那边,你们龚书记跟他们交涉,还没几句话,就被打了。”

张劲松就拍了拍额头,很想问问在龚玉胜受伤之后徐倩没到之前,他这个公司分局副局长应该是现场级别最高的领导,怎么没跟家属谈判呢?

不过想想这个问题太唐突,怕问得石三勇不舒服,他也就没问了,眼见徐倩要走过去跟死者家属交涉,他便朝石三勇道:“三哥,我先过去一下。”

“去吧,小心点。”石三勇点点头。

张劲松几步蹿到徐倩身边,轻声说:“主任,现在他们情绪很激动,要不,你先别过去了。”

“我是管委会主任,我不过去谁过去?”徐倩横了他一眼,一脸严肃地往前直走。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