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34、又出状况了

张劲松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也赶紧跳下车,绕过去却见到徐倩已蹲在路边,开始吐起来,吐得他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三块血渍斑斑的白布,胃里一阵翻涌,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跟着吐出来。

跟随吴长顺修行多年,张劲松自认为心态和神经都要超出一般人,可在见到那三块白布的时候还是不敢多注目,当时由于情形比较紧急,他心思都集中到了全力保护徐倩上面去了,这时候一放松下来,再回想起那白布,以及白布下那没见着的遇难者的遗体时,一阵阵强烈的不适感在脑海、

在身体里不受控制地肆意穿梭,奔腾不息。

这时候的他算是明白了,以前听人说有的警察第一次见到命案死人会连苦水都吐出来还以为是编的,现在他知道了,那不是随便说说的。在电视电影中见到再血腥的场面,都比不上刚才那只见白布的三具遗体来得震撼。他的感觉都这么难受,徐倩没有在当场吐出来,也算她神经坚强。

强忍着不适,尽量不去想那些画面,他转回身,从车里取了两瓶水来,发现徐倩的司机也拿着瓶水走了过来。

徐倩接过一瓶水濑了两次口,却又吐了起来,这一次比刚才吐得更凶,晚上吃的饭菜已经吐完了,现在全是水,吐得她觉得整个胃都要从喉咙里钻出来一般。

这次吐完后,她歇了会儿,深吸了几口气,像是刚做了什么剧烈运动一般虚弱不已,感觉到不会再吐了,这才再次濑口,一连将剩下的两瓶多水都用完,这才步履沉重地走向车边,坐后车上后,说了句去医院,便闭着眼睛不再多言。

到医院之后,徐倩又强打精神,跟早就到了这儿的钱棋胜会合,一起看望了伤者。医院这边有全盛世陶瓷公司的一名副总在,所有医疗费用目前都由陶瓷公司负责,倒是少了许多扯皮的嘴巴劲。

跟先前在工厂时的情形相比,医院里伤者的家属情绪都比较稳定,没有什么过激的语言和动作。而伤者的情况也不怎么严重,除了两人重伤外,其余都是轻伤,而重伤的也已经确定没有生命危险,也不会致残。

一个一个地看完伤者,徐倩把陶瓷公司那位副总叫过来狠狠批了一顿,然后又是一大堆要求和指示,做完这些,她又给办公室主任覃浩波打了个电话,让他通知开发区所有班子成员到管委会召开紧急会议。做完这些,她便吩咐张劲松,赶往管委会。

在路上,徐倩心里想着,开发区毕竟不像那边远在天边的县里,这儿就在市委市政府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武仙公安分局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想瞒是瞒不住的。而且看样子,死者的家属肯定没那么容易安慰,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趁着这边不注意跑到市委或者市政府去上访,与其捂盖子等到市领导过问,倒不如主动汇报,免得到时候被动。

这么想着,她就有了决断,先给高洪打了个电话汇报了情况,高洪听了汇报之后,就作指示了:要第一时间、不惜一切代价救治伤者,安排好死者的后事;要稳定好家属情绪,控制影响,确保开发区内居民的工作生活秩序;要尽快调查清楚事故原因,落实责任,妥善处理好相关善后事宜。

当然,汇报情况就只是把事故本身说了一遍,至于后续的处理,她没有说,一来是没必要说,二来,领导也不喜欢听这些。

和高洪的通话结束,徐倩想了想,还是给陈继恩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虽然她和陈继恩之间隔得太远,级别相差也大,但作为下属,出了这种事情,如果是想捂盖子,那自然就不用打电话,可是她没想要捂盖子,如果不跟陈继恩作个汇报,那可就是大不敬了。

书记秘书听到情况后,也还是跟往常一样矜持,只说马上跟书记汇报,没有对徐倩作任何指示。

徐倩就心里充满焦急地等着,三分钟后,陈继恩亲自给徐倩打来了电话,说了一通跟高洪差不多的指示,然后便挂了电话。

跟两位大佬都汇报了,徐倩这才想起还有个分管领导没汇报到呢。想到和粟文胜的关系一直就比较郁闷,她在拨出电话后还在心里叹气。出乎她的预料,副文胜听到汇报后并没有怎么训斥她,只是在如同前两位领导说了通话之后,又加了几句:“......开发区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在投资商中的形象也非常好,这都是开发区干部群众上下一心对投资商热情服务换来的。啊,你们管委会班子要充分认识到这一点,要尽快调查清楚事故原因......”

挂断电话,徐倩眉头就不由自主皱了起来,粟市长这个话,对陶瓷公司是处处维护啊,难不成他和陶瓷公司有什么瓜葛?

而这时候,张劲松听到徐倩和粟文胜通过电话了,这才想起石三勇跟自己说过的话,自己当时准备告诉她,可没说成,然后就忘记了,现在想起来,觉得有必要说一下,便轻声道:“倩姐,我听人说周疤子是粟市长的外甥。”

徐倩猛地扭头盯着张劲松,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怎么现在才说?早干嘛去了?我的局长同志,你已经是局长,是领导了,不是刚参加工作的......这么重要的情况你到现在才说,你怎么回事啊你?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

张劲松觉得无比冤枉,满脸委屈地说:“在陶瓷公司那边,我本来想跟你说的,可是你一下走开了......”

“还是我的错了?啊?”徐倩一下就打断了他的话,冷哼着道。

张劲松明白和领导是没道理可讲的,刚才说那句话也没准备要讲道理,仅仅只是表现一下自己的委屈,被她打断后,他赶紧道:“不是,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倩姐,现在要怎么办?那个周疤子,唉......”

徐倩胸中闷着一口气是怎么也出不出来,嘴巴歪了几下,终究什么话也没说。张劲松虽然觉得她这个反应相当不给力,却也知道自己这时候不适合再说什么了,便专心开车,不多时就到了管委会。

李东海和汪秀琴来得很快,龚玉胜也从派出所赶了过来,也不知道他跑到哪儿处理了一下,头上居然贴了块纱布。

由于刚才张劲松身临现场,所以这个紧急会议张劲松列席了,会议还是由覃浩波记录。徐倩将情况大致上说了一遍,然后又让钱棋生和龚玉胜分别详细介绍了一下派出所那边调查到的情况和医院里的情况。

等到龚玉胜说完,徐倩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沉声道:“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啊,大家都谈谈。”

这个话说得很简单很含糊,可在坐的众人都听明白了意思,谈谈,谈什么?当然是谈看法,谈建议,谈办法。

徐倩到现在脑子里都还没完全理清头绪,想到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状况,她就头疼无比,所以她这个话甚至连调子都没定,很大度地任由其他几个班子成员自由发挥。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