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41、错综复杂的关系

()

()041、错综复杂的关系

看到这个标题,张劲松情不自禁地暗哼一声标题党!现在有些媒体为了吸引眼球,标题怎么吸引人怎么弄,比如他前不久在网上看到的两篇新闻稿子,一篇标题为《干了xx天,终于湿了!》,另一篇为《两大全国『性』交易市场落户我省》。初一看,相当暧昧,可真要较真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第一篇说的是旱情得到缓解,跟**干那事儿没关系;第二篇是说两个市场都是全国『性』的,与『性』交易这种活动没关系。不得不说,想出这种标题的人,也是煞费苦心了,首先一点就把读者的目光吸引过去了。

白漳晚报这篇对于随江开发区的报道显然也是想要一眼就让读者有看下去的**,不得不说,这一招还真有效果。张劲松觉得就算自己不是因为关注着这事儿,仅仅出于好奇,也会去细看这篇文章里究竟写了什么。

文章先写了随江开发区全盛世陶瓷公司发生的事故,然后又对全盛世公司作了一个简介,包括是哪一年落户开发区的都注明了。这两样之后,便是记者采访公司员工,员工说出的一些情况,比如公司时常无理由的加班,比如公司不和大多数员工签订劳动合同,不负责三险一金等等情况,反正都是员工对公司的不满,都在说公司的坏话。

而对家属的采访中,家属则说自己签赔偿协议的时候受到了欺骗和威胁,要不然他们怎么也不会答应十万块钱的赔偿,还说一条命难道就值十万块钱吗?更说这次的事故最主要的原因是人为因素,除了赔偿之外,还应该要追究相关责任人。

整个采访看下来,一个劣迹斑斑的无良公司形象就在读者心中成型了。

提到事故原因的时候,员工有的说是公司管理问题,有的说是厂房建筑质量有问题,钢筋混凝土的钢筋不达标,以次充好。反正就一条,这次的事故,除了赔偿之外,还得有人倒霉——至于倒霉的是陶瓷公司还是当初承建厂房的公司,那就不知道了。

光是这个还不算,这文章中间,还穿『插』了一些也不知道是记者还是编者的话,说是记者联系了随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相关领导,但安监局三缄其口,然后记者又采访开发区管委会领导,领导称很忙,随后就有个自称开发区招商局副局长的女子找到记者,对于记者提问却是一问三不知。

在文章的结尾,却是一段耐人寻味的话,质问在这起事故中,安监部门和管委会方面面对记者的采访避而不谈,是不是认为一条人命仅仅就值十万块钱?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将最后那本报将继续关注事态发展的语收进眼底,放下报纸,张劲松忍不住想拍桌子了,这算怎么回事嘛,这话里话外透的意思,好像是管委会和陶瓷公司狼狈为『奸』一起欺压员工一样,怪不得说防火防盗防记者呢,人家一篇文章出来,不说一句自己主观上的倾向,可那意思却展『露』得淋漓尽致,而且还颇有剑指八方的意思,让人『摸』不清他的目的在哪儿。

不过不管这篇文章最终目标是要指向谁,反正管委会是被其点名了,张劲松就看向徐倩,他也不知道昨天从魏本雄嘴里听到的话要不要给她说一遍。在官场上混,谨慎是相当重要的,他和魏本雄又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在他没有提到记者的情况下,魏本雄专门说了那样的话,这不得不令他多想一想,魏本雄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用意,比如拿他当枪使什么的,所以他就犹豫着,昨天晚上在徐倩家的时候都没说过,如果他茂然告诉徐倩的话,从而令得徐倩判断错误,那就有点郁闷了。

毕竟,在前天晚上,徐倩好像就已经看出了这其中的问题了。

有时候,消息太多,反而会蒙蔽双眼令人看不清前方真实的情况。虽然说他跟武云关系不错,可武云的爹是省委组织部长,手握一省官吏升迁重权的副省级大员,总不能时时关注着他这么个副科级干部吧?那也太不着调了。县官不如县管,他还得有个能够赏识自己的直接领导才能让今后的路走得顺。所以,他不希望徐倩惹上什么大麻烦。

“主任,这个,跟我们关系不大吧?就是一个劳动合同的问题,劳动局不是已经作出处理了吗?”想了想,张劲松这么安慰道,“这上面的问题,我看主要应该还是在市安监局吧?”

徐倩点点头,看了张劲松一眼,又摇摇头,缓缓道:“安监局......你去查一下,看看陶瓷公司的厂房是哪一年,呃,哪个公司承建的。注意保密。”

张劲松没料到徐倩会交给自己这么一个任务,不过这种事情也不难办,好查得很。他点头应下,又问:“主任,那我们这儿,要不要做什么准备啊?”

“做点准备吧,预防陶瓷公司的员工再过来。”徐倩皱皱眉头,然后摆摆手道,“放心吧,没事的。你早点出去给我查清楚,我现在去市『政府』汇报情况。”

张劲松不明白徐倩那么急着去市『政府』干什么,竟然连例会都不开了,不过他也没多问,领导做事都有领导的考虑,他只要把领导吩咐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要查当初给陶瓷公司建办公楼和厂房的建筑公司,能够查询的地方多了去了,甚至就连管委会里面都有档案可查,这些东西很容易就查到了。但张劲松知道徐倩关心的不是这个公司的名字,而是这个公司的老板以及背后的老板是谁。

下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寻思良久,他便驾车直奔武仙区公安分局而去。要了解房产建筑行业那些老板们错综复杂的脉络关系,除了找城建系统的人,就数找公安线上的最合适了。他准备找石三勇问问情况,陶瓷公司发生事故的第一时间,武仙公安分局的副局长石三勇可是亲自到了现场的,而且,他和石三勇真要算起来,从舅舅严红军这儿来扯,也还扯得上一点点的亲戚关系。

武仙区局是前年才建成的新办公楼,楼只有六层高,可楼前的『露』天停车场和化草坪面积却相比大,比管委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停车场和草坪的四周还有一圈一米二高的铁栅栏围墙,靠路边的一面开了道门,是电动伸缩的,门大开着,门岗里有人值班,不过对张劲松这台挂着武警牌照的奥迪q7,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问都没问。

将车停在一推警车中间,张劲松下车后往办公楼看了看,只见办公楼雨蓬前的柱子上竖挂着一块不透钢牌子,牌子上由上至下写着一行字:随江市公安局武仙分局。

这就是维护整个武仙区治安秩序守一方安定的强力机关啊!他在心里感叹了一声,这就是公安局!当初他也准备报考政法系统职位的,可是舅舅却要他报考开发区的职位,要不然的话,说不定现在他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呢。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