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42、让汪秀琴难受

042、让汪秀琴难受

张劲松还想再问点什么,石三勇就再也不肯说了,反而再次强调,刚才所的事情,都是听来的,不一定准确。

这欲盖弥彰的说法张劲松自然明白其意思,也不想留这儿等他的午酒了,他还准备去一趟市委,到老干局问一问舅舅严红军,以便好的了解这里面的内情。

是的,他是怀疑市委宣传部长因色起心而要动江南山,可是这个原因毕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一点,他觉得这里面应该还有深层次的原因,比如说,江南山背后的人物?

然而还没等他向石三勇告辞,徐倩就打来电话,让他火速赶到管委会去,又有人到管委会里要说法来了,这次来的人除了死者的家属,还有伤者家属和陶瓷公司的部分员工。

而这时候,石三勇也接到了电话,要带人前往开区管委会维持秩序。

石三勇对张劲松苦笑了一下,无奈地说,“看来今天午只能吃个盒饭对付了,晚上再喝。”

张劲松对于喝酒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晚上喝不喝都无所谓,只是石三勇这么说了,他也只好顺着他的话应了,由于石三勇还要打电话召集人员布置任务,他也就没再多等,下了楼开着车先往管委会去了。

说实话,对于徐倩打电话叫他回管委会去,他还是很不爽的,这种破事儿自有相关的人员去管,跟他这个招商局长八杆子打不着,他回去干什么呢?他去了一不能和那些人打架,二给不了那些人任何承诺,去了也只是个摆设啊。

超了前面一台车,张劲松就心里暗暗想着,找个机会跟徐倩说一下,开区这边也设个信访局或者信访办算了,以后出了这种事情,就有专门的人和他们和稀泥去了。

赶到管委会的时候,张劲松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次的人相当强悍,好些人居然还拖家带口的,老人孩子齐上阵,不暴力不冲动,但几十个人站管委会一楼的过堂跟堵门似的,相当打眼。

张劲松站大楼的门口,只见龚玉胜一群人的围观显得极为无奈,不停地跟这个说跟那个说,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但又还要可能地安抚他们,免得他们情绪激动之下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

就算不过激,他们要觉得管委会不想管这事儿了,转而跑去市政府甚至是市委去,那责任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管知道自己做的都是无用功,管恨不得跳起来打人,可龚玉胜还是赔着一脸笑,不管这些人的话多难听,他都只当是赞美他了。

看到张劲松出现,龚玉胜就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他知道张劲松来了也不会让这些人就此走开,但是,总归有个人来跟他一起分担压力了哈。

张劲松没见着汪秀琴出面,就觉得有几分遗憾,白漳晚报的事情,原本她是出得上力的,可是她却放手不管,呃,如果真成立信访部门了,一定要给徐倩建个议,把信访工作划到汪秀琴名下分管,让她也时不时地头疼一下。

见张劲松那儿干站着,龚玉胜心里就不痛快了,招招手道:“张局长,你过来跟大家讲一讲我们的政策。”

“他是招商局的局长,我认得。”人群冒出一个声音道,“我们这个事情跟招商局没关系,不找张局长。龚书记,你是管委会的领导,张局长还是你的下级啊,我们不找他,我们要找领导。”

听到这个话,张劲松得意之余也小小地郁闷了一把,靠,到底还是官太小,人家压根就不把他当领导啊!

龚玉胜拉壮丁的想法一下就落空了,翻了翻眼皮子,对陶瓷公司那个周运昌恨之入骨,你他妈的做事就不能好好做吗?不就是一起事故吗?搞出这么大的反应,让大家都跟着不好过,等这事完了,我再好好和你算账。

这时候,汪秀琴就正从楼上下来,她刚接到钟五岩的电话,钟大公子说给她带了个投资商过来,要她见见面。她管委会班子里是分管招商引资的,招商局取得的成绩都有她一份,但如果她自己能够亲自引进来一桩不小的投资,那也是一笔相当耀眼的政绩,能够加不少分的。所以,管知道楼下有不少群众,可她还是从楼上下来了。她觉得钟五岩说得很有道理,陶瓷公司的事情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谁分管谁负责,她又不分管这一块,没必要怕那些要说法的人。

这世上有些事情还真是说不好,你怕的事情未必会遇到,你不怕的事情却又往往会变成你怕的。汪秀琴见着下面的人数众多时还是楼梯上稍稍停了一下的,然而她仔细一看,只见龚玉胜和张劲松人群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而大部分的人只是自顾自地站着走着,并没有围着他们两个人的意思,她就放心了,直接下楼,准备穿过人群去停车场。

张劲松也人群,见到汪秀琴过来,便很礼貌地叫了一声:“汪主任。”

汪秀琴走得不快不慢,笑着应了张劲松一声,继续前行,然而这时候,她却突然被一个人挡住了:“汪主任,你是汪主任?”

汪秀琴下意识地点点头:“嗯,是我。”

这话一出口,她又后悔了,这种时候,闷头前行就可以了,答什么话啊,自找麻烦吗?

果然,她的预料非常准确,那人一听她承认,马上就堆出一脸无辜又无奈的表情道:“汪主任,你可要帮帮我们啊。上次就是你帮的忙,周疤子才肯跟站出来谈,这一次,你不能不管我们啊。”

他这话一出口,边上有不明情况的人就问身边的,而知道情况的就把她那天晚上殡仪馆如何表态,第二天又如何将周运昌人给请到管委会面对面的谈判这事儿给说了一遍。于是乎,原本就不愿听龚玉胜和稀泥的人群顿时都围了汪秀琴身边,叫苦声奉承话不绝于耳,直把她当青天大老爷了。

龚玉胜一旁见着这种情况,幸灾乐祸之余,也有些不是滋味,同是领导班子成员,可自己说了半天这群人是一句不听,而这个汪秀琴一来,都没说什么就被人群围住了,群众们还个个都很相信她的样子。

同样是领导,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看着人群的汪秀琴,龚玉胜心隐隐约约涌出几分妒意。当初魏本雄调离,按照惯例,他作为纪工委书记,是很有可能往前进那么一小步成为副主任的,虽然级别一样都还是正科,可排名不一样啊。然而没想到,上面空降了一个二十七岁的丫头过来直接占了副主任的位子,让他空喜欢了一场。

现这个情景,就让他忍不住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你汪秀琴爱出风头是?那我让你出风头,我给你加把火!

“汪主任啊,你看这么多人站这儿也不是个事儿,要不,咱们去会议室谈?”龚玉胜走到忙于脱身却又脱不开身的汪秀琴身边,大声说道,“上次你不就是会议室把事情解决好的嘛,啊,这么多人过来了,天气这么热,也吹吹空调去,都冷静一下,有什么情况,有什么诉求,一个一个反映嘛。”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