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43、越陷越深

武云要过来,张劲松觉得自己过去白漳机场接一下是应该的,可是,她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而让武云转告呢?

心里满是疑惑,但张劲松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明天下午?行,那我去接她。她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怎么知道?”武云翻了个白眼,哼哼道,“这事儿你应该去问她,问我干什么啊。”

张劲松就笑了起来,道:“是你要我去接她的啊,你是她侄女,我不问你问谁去?”

“你还是她弟弟呢。”武云道。

“我还是你叔叔!”张劲松没好气地说,这丫头从没把他当叔叔待过。

这话一说出来,武云就一脸不爽地说:“我说张劲松,我都进来这么久了,你连水都不请我喝一杯?”

张劲松赶紧站起来倒了杯水,双手递给她。

武云接过水,不再说什么,轻轻喝了一口,像是味道很好回味无穷的样子,过了好几秒才说:“带了点东西给你,在我车上,往你车里转一转吧。”

“对我这么好啊。”张劲松就轻笑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

“我什么时候对你不好了?”武云冷哼一声道,放下水杯往门外走去。

“对我好,对我好。丫头啊,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张劲松就笑着点头道,跟在她身后往外走去。他可不仅仅只是嘴上这么说,心里同样也认为这丫头对自己是真的不错,不仅仅不错,他还觉得这丫头是他命中的贵人,自从遇见了这丫头,他真就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了。

张劲松以为她会给自己带什么特别的东西,却不料居然是一箱茅台酒。他不由暗叹,果然是什么人带什么货啊,这丫头喜欢喝酒,连给人送东西都是酒。

不过这酒倒也不错,请人吃饭的时候从后备箱取出自带的酒水,不会失面子。

“丫头,我发现你对我越来越好了。”张劲松想到在内沪的时候被武玲误会自己和武云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搬着酒的同时便开玩笑道,“你说你对我这么好,万一哪天我感动得不行决定以身相许那可怎么办啊?”

“流氓!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要脸?”武云一脸鄙夷地说,白了他一眼,还不解恨地冷哼了一声。

“我是你叔,有你这么说自己叔叔的吗?”张劲松放下酒箱,送好后备箱无奈地说。

“你还知道你是我叔?连侄女都调戏,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变态、恶心。”武云没好气地说,稍作停顿,却又笑着道,“如果你硬要以身相许呢,我也可以考虑考虑,但正房是不可能了,收你做二奶吧。一星期陪我两天,一个月给你一千。”

“不是二奶是二爷!我没那么不值钱吧?”张劲松满头黑线,尽管知道这丫头性格跟旁人不太一样,可张劲松从没见过她像她姑姑武玲那么喜欢开这种玩笑,原本只是想逗一逗她,没料到她说起话来也会这么生猛。

“你以为你很值钱?”武云哼哼了一声,打开了车门,上车之后又降下车窗探出头道,“有个事情忘了跟你说,我们公司快开业了,明天找吴爷爷看日子去。”

话落音,路虎车就蹿了出去。

张劲松往办公楼走去,一路上就想着武云刚才离去前的那句话,不明白她是想要表达个什么意思。

他觉得,武云跑到管委会来找他不可能仅仅就是送一箱酒说几句话那么简单,她的语言她的行动中应该还有别的意思,按他的脾气,他是想要当面问个清楚的,可是武云却走得太快了,直接上车连句再见都没说。这应该表示有些东西,她愿意传递给他,但又不想明说,所以才专程过来一趟,却又匆匆忙忙离开。

回到办公室,张劲松还没想明白武云跑过来的目的是什么,石三勇就钻了进来,对着他嘿嘿直笑:“老弟,还是你行啊!又有钱、又漂亮、又年轻、又没结婚的女老板可是极品啊,更何况还特别有钱。啧啧,别总这么挂着,赶紧的,把婚结了,你得少奋斗好多年啊!”

张劲松就郁闷了,不仅仅武玲误会,居然连石三勇这厮都产生了错觉,丫身为警察,怎么观察力就那么不靠谱呢?

“三哥,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张劲松苦笑一声,解释道。

“我理解,我理解,不是那样,嘿嘿......”石三勇嘿嘿笑着,很明显对他的解释一点都不相信,继续道,“不管是怎么样,反正你们到时候别忘记接我喝酒就行了。”

张劲松知道这事儿现在是再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了的,干脆不再和他说这个,转而讨论起了陶瓷公司的事情,还没讨论两句,就有个警察过来请示石三勇了,说是外面来了几个记者要采访陶瓷公司的事情。

石三勇眉毛一挑,看了看张劲松,然后想了想说:“告诉他们,不接受采访。”

“来了几个记者?”张劲松问那警察。

“有七八个人,石盘晨报、石盘都市报、白漳晚报都过来了。”那警察倒是没等他细问,很快就回答出了问题的核心。

张劲松心里就是一惊,这一下子就来了几家报社的记者,情况有些微不妙了。这事儿怎么看上去有越闹越大的趁势啊。

不过这事儿既然牵涉到了市里面的领导,那闹得再大他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事态去发展。反正不管这一波的风浪大到什么程度,他这个小人物都不会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他只是有点担心徐倩,上面神仙打架底下凡人遭殃,这个事情毕竟是发生在开发区的,徐倩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总是要负些责任的,说不定还会负大责任。

他对徐倩没有太多爱意,可是,徐倩越来越信任他重用他,他可不愿意自己莫名其妙换个领导,谁知道会不会再这么重用他?

“出不出去看看?”石三勇也皱起了眉头,问张劲松道。他其实也不怎么愿意面对记者,可却也要过去看一看,不过他是公安局的,只负责维持秩序,不负责解决这个问题,所以面对记者,他烦归烦,却是不怎么害怕的,反正他也不会乱说话,有人问到相关情况,他只要一句不清楚就能够很轻易地推掉。

“我就不去了。”张劲松苦笑着摇头,刚才汪秀琴所遇到的那一幕可是给他上了一课,让他印象深刻,他可不想那种霉到顶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他是坚决不想再和陶瓷公司那事儿发生任何关系了——原本就不是他的工作嘛。

听着外面渐渐吵闹起来,张劲松尽管心中好奇,可还是忍住了没去看,不过他看不看都无所谓,自有白珊珊探明情况后汇报给他。

通过白珊珊的嘴巴,张劲松坐在办公室里也知道了外面的情况,人们已经从会议室下来,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而汪秀琴和龚玉胜已经焦头烂额了。

当时到现场来的人太多,老人孩子都有,虽然说大部分人对汪秀琴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可还是有些人对汪秀琴不以为然,一户人家来了几个的,就有人去会议室向汪主任表达诉求可也有人没进去,然后,这些没进去的人就发现了记者的到来,通知了会议室里的人,大家就都跑了出来——他们聚集在管委会,为的就是把事情闹大,现在有记者过来了,不跑下来凑热闹才怪。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