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44、恶

044、恶

张劲松特别不想这时候见汪秀琴,他知道汪秀琴这时候肯定正怒火冲天,他跑上去绝对不会看到她有什么好脸色,可人家毕竟是分管领导,他尽管万分不愿,也只得上楼去。虽然张劲松现在在开发区内颇有些风头正劲的意思,可他在体制内混,只要领导不是做得太过份,还是要对领导保持必要的尊重的。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催之,现在陶瓷公司的事情又被记者这么一闹,肯定会有人要倒霉,现在可不是出风头的时候啊,还是低调点好,上去挨几声批评也无所谓的,谁又没挨过领导的批呢?

当成耳边风就好了。

不过,这次上去挨个批评,他却是觉得相当冤,他猜想汪秀琴找他肯定不是谈工作,十有**是刚才的事情她太闹心了,所以要把自己叫上去骂一通出个气。唉,汪秀琴啊汪秀琴,我不就是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没偏向你吗?你有必要记恨这么长时间吗?心眼太小,以后开发区升级了,这种胸襟气度,哪儿配得上副处级领导的称号嘛。

看看人家徐倩多大气,一切以工作为重,再大的私人恩怨也不带到工作上来。

果然如同张劲松所料,他上到她办公室之后,就发现她黑着一张脸,看到他进来,却也跟没看见似的,冷着张脸自顾自地看文件。

靠,跟老子玩这套!张劲松就心中好笑,汪秀琴还没当几天副主任,办事能力没怎么提高,可领导的作派却是越来越大。现在居然连领导学习时间都弄出来了,真是不知道说她什么才好,一个正科级的副主任,多大点领导啊?有那么多文件要学习,有那么多精神要领会吗?

下属要见领导,有时候领导确实很忙,需要看文件打电话,把下属晾在一旁,等文件看完之后才会跟下属说话,后来一些人就把这一招记住了,见领导的时候被晾了,等自己召见下属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的来这么一招,当然,大多数都不是要学习,而是通过这么一个举动,给下属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个举动,就是领导学习时间,这个学习时间基本上都是领导对不顺眼的下属所使用的,但有时候也对心腹下属用,多为敲打之意。而身为下属的人,在这种时候就就会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候领导,不可出声提醒,这是对领导的尊重。

这个领导学习时间,如果是对自己的心腹下属,那么几分钟就可以了,如果是对特别恼火的下属,则有可能十几分钟甚至半个小时!

张劲松在上来的时候确实是想过要对汪秀琴表示出一定程度的尊重,然而看到她对自己玩出这么一手来,就觉得她做得有点过份了,心里怒火中烧,可表面上却没显露出来,而是面带微笑着叫了一声:“汪主任。”

哼,你想对我搞领导学习时间,但是我会那么老实等你半个小时吗?别的下属在这种时候不敢叫领导,可是汪副主任啊,我跟别人可不一样呢,连徐倩我都敢强行给上了,还真以为你这个分管领导有多了不起?

汪秀琴确实是准备先晾一晾张劲松,然后再教训他的,可她却没料到,看着别的领导用得很得心应手的学习时间,等她一用,居然会出了个意外情况——下属竟然敢先开口。

这种情况,她就有点手足无措了,如果答应一声呢,自己好不容易形成的气场就散了,可要是不应一声呢,似乎显得气度也太小了些。

这么一迟疑,她心里还在犹豫,可表面上给人的感觉,那就是继续装逼不鸟张劲松的。张劲松就认为汪秀琴实在是脸皮太厚太过无耻,心里冷哼一声,脸上继续微笑道:“汪主任,我来了。”

这一下,汪秀琴没法继续犹豫了,也不能装作没听见,便抬起头,面无表情道:“什么事?”

张劲松就在心里骂娘了,是你叫我上来的,现在居然问有什么事?虽然说领导说话做事通常都比较不讲道理,但也不能不讲道理到这种没脸没皮的程度吧?

心里的郁闷真是没边没际了,张劲松感觉自己都快要憋出内伤,却也不再客气,脸上的微笑依旧,可说的话却是生硬了起来:“主任,是您叫我上来的啊。”

汪秀琴也被张劲松这句话给憋了一下,这个下属,说话怎么就这么不尊重领导啊,句句话都直想把领导给抵上墙啊!你他妈的让我说两句会死啊?!她终于稳不住了,怒火直接蹿到了脸上,牙齿狠狠咬了咬,还是强压住了拍桌子的冲动,努力将脸上的怒容收回,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看着他道:“小张啊,是这样的,现在陶瓷公司这个事情,需要有个人跟他们具体联系,啊。别的同志都没这方面的经验,而你又在事发当天跟他们有过接触,和记者也有过接触,啊,这个,对整个事情的经过,都比较了解。啊,基于这么个情况,所以啊,我们就决定,这个事情,还是交给你来办比较合适......”

“汪主任,这个事情我办不了。”张劲松一听到这个话脸都绿了,不等她说完就马上出言打断道,“我最近的工作很忙,还有好几个投资要谈,根本就顾不过来。再说了,这个事情我也没有经验,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汪主任,我太年轻了,我觉得,处理这种复杂的问题,让更稳重一些的同志出面,可能会更有利于和陶瓷公司的员工和家属们沟通,让这件事情得到圆满地解决......”

被他这么一打断,汪秀琴气得嘴角连连抽搐,这个张劲松太不像话了,领导话还没说完他竟然敢随意打断!哼,在体制内混,面对分管领导也敢嚣张到这种程度,不止不听从领导安排,对工作挑三拣四,而且竟然还教起领导应该怎么做事来了,他眼里还有上下尊卑吗?

太狂妄,太目无领导了!

汪秀琴这一下就忍不住了,伸手在桌子上狠狠地一拍,拍得桌子上的水杯笔筒都是一阵轻颤,厉声喝道:“张劲松同志,注意你的态度!”

张劲松就装傻了,露出一脸委屈的样子,相当无奈地说:“汪主任,我,我,这个事情,我真的不合适,您再考虑考虑......”

汪秀琴就到了暴走的边缘,双目似要喷出火焰一般,气哼哼说道:“你是想说我做决定的时候没考虑过吗?我告诉你张劲松,我做任何决定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不是拍脑袋决定的。啊,我再考虑考虑,我考虑之前是不是还要跟你汇报,还要向你请示啊?”

听到她这么说,张劲松心里的火气倒是一下消了不少,甚至还觉得有几分好笑,怎么说也是管委会的副主任了,居然这么沉不住气,几句话下来就完全没了分寸,说出来的话实在是没一点水平。

这哪是一个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应该说的?简直就是个正在气头上的学生说赌气话嘛。

张劲松一脸云淡风清地说:“汪主任,我可没这么说......”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