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46、终于牵动了市里

张劲松颇为吃惊,也颇为费解,没想到徐倩会这么说,武云可是一句都没提到她老子会来开发区的话啊。

“武部长会来我们开发区?”张劲松摇摇头,皱着眉头道,“不会吧,他过来应该是考察调研党建组织工作,我们开发区在这方面好像没什么出彩的地方吧?市领导应该不会把开发区排进武部长的调研行程。”

“出彩不出彩你说了不算。”徐倩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丝笑意,“市领导安排不安排,这个并不重要,只要武部长想来开发区,他就会来。”

“这个我知道,我的意思,我是说他来开发区没有理由啊。”张劲松眉头还是不见展开,看着她道。他可不认为自己跟武云关系不错,就能够让堂堂的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专门为了他而跑到随江开发区来大张旗鼓地搞调研。

徐倩只是觉得如果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真的来了随江市考察调研,那么就很有可能会来随江开发区,至于武部长为什么会来,她就想不出原因了,她只是从武云专门跑到开发区跟张劲松透露消息这么个事情本身来分析,从而觉得有这个可能性的。

虽然张劲松并没有明说武云和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之间有什么关系,可徐倩已经能够基本确定武云就是武贤齐的女儿了,省委组织部长的女儿专门跑到你办公室跟你说这么个事情,除了部长大人对开发区有点意思之外,还能有什么原因呢?部长的千金那么做,不是暗示又是什么呢?

“武部长那样的大领导做事,自然有他的理由,我们就别多想了。”徐倩摇摇头,盯着他道,“这个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明天开个会,我们开发区一定要以最精神的面貌迎接省委领导的视察!”

张劲松略微迟疑了一下,道:“那,我明天就去准备横幅。横幅上面要怎么写?”

“准备横幅干什么?”徐倩眼睛一瞪,停顿了一下,也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居然就教导了他起来,“等市里通知,如果市里没通知,我们就不拉横幅,就用最本质的面目迎接领导的随机抽查,如果市里通知了,只要不是临时通知,都来得及做。如果市里临时通知呢,那我们来不及做,也情有可原,市领导会理解的。只要把工作做好,让省委领导满意,市领导自然也会满意。”

张劲松觉得她这个话有一定道理,可还是说了句:“那万一要是武部长不满意呢?我觉得还是把准备工作做好一点以防万一......”

徐倩翻了翻眼皮,无奈之下只得明说了:“刚才不说了吗?武部长只是有可能来开发区,这就是说,他要来开发区的话,肯定也是突然袭击,你说我们拉个横幅在那里,那不表明我们早就知道了吗?他的突然袭击还能收到预期效果吗?做事情要多想想,多站在领导的立场上想一想。”

张劲松没料到徐倩今天对自己会这么好,连这种话都对自己说了,顿时就有一种醒悟的感觉,原来领导意图可以这么领会啊。他这一下算是明白徐倩的打算了,武部长下来考察调研,在随江市方面安排的考察点上,肯定都是一片大好形式,看不到真实的东西,如果在随意点的地方里,也看到原定地点一样的东西,那部长大人肯定就不高兴了。这个徐倩倒是会想,暗地里把开发区的方方面面都安排好,却又不让部长大人觉得受了蒙蔽,这算盘打得着实是精!

他觉得徐倩对自己已经跟以前相当不一样了,也乐得跟她多学学,不过,他还是觉得徐倩这么做太冒险了。毕竟很多领导都喜欢表面上的东西,哪怕就是想看真实的,表面上也不能够马虎。而且,武云把这个消息透给自己,未偿没有考虑过自己会不会跟徐倩说起,也未偿不是得到了她老子的示意。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表面上不搞点形式,谁知道会不会让武部长不高兴?

想了想,张劲松还是提醒了一下徐倩这方面应该注意。徐倩听了他的分析,沉吟了一下,让他明天去套一套武云的话,看看武部长是个什么性格的人,到时候再对症下药。

对于自己的意见被她采纳,张劲松就有点小开心,笑着道:“我明天找找云丫头吧,就是不知道她肯不肯说。”

这声云丫头,说得那是相当自然和亲切。

一瞬间,徐倩对张劲松就有几分羡慕了,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跟武部长的妹妹和女儿关系都那么好!在这份羡慕中,也隐隐隐约约藏着那么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醋意。她对张劲松没有什么爱意,可毕竟跟他之间的关系还是不一般,时时听到他说爱自己怕话,现在上一想到有另两个美女和他关系特别好,心里有点不滋味倒也相当正常。她是见过武玲和武云的,知道自己和武玲在长相方面还有得一拼,可是要比身份地位金钱财产,那就相差太远了,而武云也是个大美女,并且还年轻!年轻,这是美女最大的资本!

她没想过要和张劲松谈恋爱,也没想过要跟别的女人争张劲松,可是,她是个单身的女人,有男人要她,却只有张劲松一个人对她的生活表示关心,所以,对于张劲松,她的感觉也还是很特别的。

很突然的,徐倩就不想和张劲松谈论这个事情了,便要他给自己做个拍打,然后好喝药汤。一通拍打下来,张劲松已经很是娴熟,甚至都觉得这样子比平时练功都还长劲力,对于力道的控制又精进了不少。

当然,累依然是累,只是比前几天要轻松一些了。

......

开完会后的汪秀琴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姑姑家找姑父,她现在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主任,她有表现自己的**,她不想一出事情就找姑父,她要让别人看一看,她是个有能力有抱负的人,并不是那种只知道依靠当常务副市长的姑父混日子的娇小姐!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挺过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汪秀琴担任随江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是完全能够胜任的。

她一个人坐在茶楼里,茶水入口,显得比平时要略略苦涩一点。茶楼的位置很好,二楼临街,透过宽大的玻璃窗,可见下方街道上的车辆穿梭行人往来,这祥和热闹的场景是如此生动,把今年的夏日装点得特别性感。

钟五岩的电话还是没打通,她冥思苦想,却实在找不到有谁能够帮她摆平今天过来的几家媒体。

看着下方衣着光鲜奇异的人们那如同白天里太阳般灿烂的笑脸,她就有些纳闷,不明白他们为何而笑,生活有那么美好吗?曾几何时,她也如他们那般笑过,可是现在,她只觉得烦心事一件接一件,整个人的情绪总是以负面居多,哪怕就是在斗争中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胜利,也仅仅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开心,然后又要为下一次的斗争耗费心机,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