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50、那根柔软的弦

()

()050、那根柔软的弦

其实,徐倩问这个话,目的并非要张劲松帮忙向武部长求个情,她压根就不认为张劲松有这么大的面子!她现在只希望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来随江调研的时候真的会到开发区来看一看。只要武贤齐点名说要看一看开发区,哪怕他武大部长到开发区只过上一路就走,那么市里面那些对她这个管委会主任位置虎视眈眈的家伙们就都会偃旗息鼓,保证没一个人敢借陶瓷公司这事儿要她走人。

不在考察行程之内,省委组织部长却点名要去,这就不得不令市里大佬们好好地斟酌斟酌了,谁知道徐倩是不是攀上了武大部长的关系呢?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徐倩没有攀上武大部长的关系,但武部长前脚才点名去了开发区,你随江市后腿就把开发区的一把手给换了,这不是摆明了打武部长的脸吗?

武部长是省委常委,光这个头衔就足以令随江市的领导们敬畏了,更何况人家还是管帽子的省委组织部长?哪个敢出头不给他的面子?

所以说来,只要武贤齐往随江开发区走一趟,哪怕市领导已经决定要调整她的工作了,基本上也会不了了之,让她继续在开发区当一把手。

这里面的东西,张劲松没有看出来,他见徐倩如此相问,以为她病急『乱』投医,想通过自己攀上武部长的关系,然后让武部长帮她说两句话,以保住她现在的位子。他在心里苦笑,自己可没那么大的面子,自己跟武部长还认都不认识呢。

他确实跟武玲还有武云关系都不错,可这两位,并不是武部长啊。是的,从武玲说的话里,他能够感觉得到,只要武玲肯答应,那保住徐倩目前的位子是没有问题的,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跟武玲说起这个事情来,人家会不会答应。

通过武玲来帮徐倩这个忙,张劲松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因为武玲现在给他出了个难题,而他却又不愿意按她说的去解决。

说实在话,如果武玲只是一个家世普通的人混到现在这么有钱,那他假装和她结婚也没什么,可她背后的家族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令他觉得想象都有所不及。

他不觉得自己有个好师父就能够摆平所有事情所有人,武家随随便便站出来个人都有足够的能量令他生不如死,他觉得没必要惹上那么个大麻烦。像现在这样子的关系,他觉得是最理想的。

不过,现在徐倩说到这个问题了,他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他猜想,徐倩说得这么悲观这么无奈,肯定是这件事情还有背后别的原因导致了市长高洪没办法全力保她,所以她才问有关武部长调研的情况。

他想帮助徐倩,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在徐倩手下做事觉得很舒服很开心,怕换个领导之后日子不好过,他还真心诚意地想帮助她。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在利用她,是『逼』不得已,可是刚才看着她那无奈的样子,他却心中一酸,涌起一股愧疚和想要保护她的感觉——毕竟,他不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而他又强暴过她!

不知不觉中,他对她,其实已经生出了些感情。

“目前,我还不是很清楚。武部长来随江调研应该是确定了的,时间上可能有些出入,周四应该不会来,可能要到周五了,至于会不会来我们开发区......”张劲松皱皱眉,想了想又说,“晚上我再问问,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递个话,开发区离不开你啊。”

徐倩眼中闪过一丝些微的欣慰之『色』,知道张劲松误会了自己的打算,但目的却跟自己的一致,她也懒得解释什么,点点头道:“辛苦一点,一定要请武部长来开发区指导我们的工作。”

要是别的情况,张劲松肯定马上毫不犹豫地表决心一定完成任务,可是这个事情,他是真没把握,只能小心翼翼地说:“主任你放心,我一定尽力。”

徐倩也没希望他夸海口,能够得到这个答复,总算是聊胜于无,在心里多少有了点希望。这个事情一说,别的也就不重要了,她还要急着去见一见高洪,如果张劲松这里不靠谱,她也不能任何准备都不做什么后手都不留吧?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这种关键时刻,可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

随江市『政府』的新闻发布会开得很准时,调查结果的宣布大出记者和网络上大多数人的预料,随江方面不仅仅没有捂盖子,竟然还很不顾及脸面自揭其丑地说陶瓷公司的厂房垮塌的主要原因是厂房的建筑质量存在问题,并且明确表态一定会依法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尽管如此,可记者们显然还是没那么好打发。面对这么一个结果,各路记者只是稍稍一惊讶,然后便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问了出来,比如有个记者就问究竟会追究哪些单位和人员的责任?这是不是一句空话套话,到最后其实只会不了了之?

这些问题不好回答,问得『政府』方面几个人应付不过来,回答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之后便匆匆离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草草收场。

张劲松下午就在单位上班,哪儿都没去,徐倩作为管委会的一把手,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亲自过去了,还被记者堵住问了几个问题,她倒是有心说几句,可却知道这种场合下,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祸从口出这话可不是说着玩的,身在官场,都知道什么叫沉默是金。防火防盗防记者,官员们深知,自己有时候的一句无心之语,就很有可能被记者们解读出许多意思来,有的意思甚至跟原意相去甚远。

再说了,徐倩此时心中甚『乱』,她给高洪打过电话,但高洪只是四平八稳地说了几句安慰话,没一点实质『性』的表态,这就让她心里直打鼓,觉得自己这个跟头可能要栽定了,最好的结果可能会被调整到哪个区县任非常委并且排名靠后的『政府』副职,其次一种可能就是到市里几个不重要到可有可无的行局里任副职,最差的一种可能,那就是到哪个区县人大或者政协里去了。

开发区以往几任主任没有做出什么成绩,可工作调整的时候都从副处到了正处,她的上一任是最差的,被调整到市里一个可有可无的部门,但级别还是提到了正处了。她现在干出这么大的成绩,而且开发区眼看着就要提级别了,不说她被调整到别的副处位置,就算是到市里任个不怎么重要的正处级的部门正职,那对她来说也是被贬!

带着重重心事,她自然不愿意去应付记者,匆匆赶回了管委会。

心烦意『乱』中,她下意识地就拨通了张劲松的电话,要他上来一趟。电话挂断之后,她才醒觉,这时候叫他上来干什么呢?他中午不是说了,晚上再去探探消息的吗?不过既然电话已经打了,她也不可能马上又打个电话叫他不要上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