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53、官威

()

()053、官威

要不要这么投入啊?张劲松被她这表情和气话弄得哭笑不得,身子微微前倾道:“姐姐,你不会吃醋了吧?”

“总在你女朋友面前提别的女人,换了哪个女人都会吃醋。”武玲没好气地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张劲松睁大双眼道,“你又不是我真正的女朋友,我们是假装的好不好?再说了,那个别的女人是你侄女,亲侄女,有你这么吃醋的吗?”

“你不能总想着我们是假装的恋人。”武玲冷着脸道,“从现在开始,你要认真投入,把我当成你真正的女朋友对待,这样才不会让别人看出破绽。不管有没有外人在场,你都要当我是你女朋友,细节决定成败,只有你慢慢习惯了,才不会『露』出马脚。呆会儿去见我四哥,你要少说话,免得被他看出什么来。”

听着她这么严肃地话语,张劲松就觉得自己跟她差距还是太大了,她这是拿感情当工作来对待啊。不过,他既然决定了要配合她演好这出戏,也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自然不会反驳,便点点头道:“姐姐,你说得对。行,我都听你的。”

武玲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有个习惯你得改,以后就不要叫我姐姐了。”

“那叫你什么?”张劲松嘴角一扯,满脸怪异地说,“叫宝贝?或者,叫亲爱的?我怎么感觉都怪怪的。”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暂时打断了他们之间的交谈。

吃饭的时候,武玲没要喝酒,不知道是怕张劲松喝酒之后胆子大『乱』说话,还是想让张劲松面见她四哥的时候留一个好印象。

这顿饭吃得相当安静,很有几分食不言寝不语的意思。张劲松和武玲二人脑子里都在想着各自的事情,都对呆会儿跟武贤齐的见面心里有点打鼓。武玲是怕自己这出戏被四哥看穿之后恐怕就得面临立刻结婚的可怕后果,而张劲松则没有多想后果,只是绞尽脑汁地设想着见面之后可能出现什么样的局面。然而,无论他怎么设想,都觉得设想得不满意。这不是他想象力不够丰富,而是眼界所限。

他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省委领导。

吃完饭,武玲打了个电话,然后便说:“走吧,现在过去。”

张劲松突然就觉得屁股有点重,不愿意马上站起来,还想再坐着仔细想一想,准备得再充分一点。他看着武玲,磨磨蹭蹭地说:“姐姐,现在天都还没黑,你四哥这时候应该还在酒桌上吧?就算回到房间了,应该还有市领导在汇报工作吧?我们这时候去,会不会不合适?”

“没看到我打电话吗?”武玲瞪了他一眼道,“叫你过去你就过去,哪儿那么多废话?再跟你说一遍,不要叫我姐姐!”

张劲松道:“那叫什么?真的叫宝贝?”

武玲沉『吟』了一下,脸上就『露』出一丝丝羞涩的样子,挺不好意思地轻声说道:“就叫,叫玲玲吧。”

叫玲玲!这称呼亲热是够亲热了,可是张劲松觉得比叫宝贝还怪异,毕竟,她大他不是一岁两岁啊!他忍不住就吞了口唾沫,张角歪了几歪,试了几次,玲玲两个字到了嘴边却又咽回了肚子里。

武玲眨眨眼,就被他这为难的表情给逗笑了,故意说道:“乖乖小弟弟,来,叫一声听听。”

张劲松没有叫,开口道:“你也不能再叫我小弟弟了吧?”

这个小弟弟的称呼他是真的受够了,弟弟就弟弟吧,她每次总是喜欢在前面加个小字,虽然有时候是感觉挺暧昧的,可是大部分时候,他都觉得相当别扭,总容易往别处去想。

很显然,武玲也明白他心里是怎么想的,笑得更欢,却也真依了他的意思:“叫小弟弟也可以呀。不过你不喜欢那就算了,那我就你叫什么呢?叫劲松?这个叫法也太普通了点。呃,让我想想啊,松松?嘿嘿,劲劲?哈哈哈,还是叫松松算了,松松好听些。松松乖啊,走,跟我玩去,我给你买棒棒糖......”

这声松松叫得张劲松是满头黑线,二十大老几的人了,这个叫法也太青春年少了吧?显得一点都不成熟。不过,这个称呼总比小弟弟要动听一些,他也就勉强接受了,然后,又使劲憋出了一声“玲玲”,逗得武玲笑得花枝招展酥胸『乱』颤。

再次见到武贤齐的时候,张劲松心里的紧张比在单位更甚。武贤齐没住在外面的酒店,就在市委一招下榻。市委一招虽然没挂星,但房间装修得相当豪华,各种配套设施都不比外面豪华酒店里的差,而且比酒店里要安静。

当然,市委一招的大师傅做菜的水平也是相当出『色』,甚至是别具一格的,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要不然,来了重要领导,市委也不敢把人家往一招安排啊。

武贤齐住的是一间大套房,里面有秘书的配套房。张劲松陪着武玲一起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提前预约了的缘故,他并没有见到想象中的警卫力量,不过却在房里见到了武云。这丫头倒是提前就见她爹来了。

或许是因为女儿和妹妹都在的缘故,武贤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在张劲松叫了他一声武部长之后,他竟然嗯了一声点点头,还说了句话:“小张来了,坐。”

张劲松颇有几分受宠若惊的感觉,人家堂堂省委常委,没做介绍就认出了自己,这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呃,这个领导很亲民啊,平易近人啊,看他的面相,应该不到五十岁,在副部级高官里,这应该算是年轻的了吧?

年纪轻轻身居高位,却这般和蔼可亲,难得啊。

在心里一瞬间就有了这么多感觉,张劲松却不知道,部长大人这么对他,一来是因为妹妹与女儿在这儿,二来嘛,也是因为他有个好师父,部长大人明天就会去山上拜会老爷子的结义大哥,自然不好在这时候对他表现得太冷落。

这要换个人过来试试,别说叫你坐,看看部长大人会不会让你进这个门!

张劲松左右看了看,不知道是该坐沙发还是坐椅子。但在这种时候,显然是没时间给他总是考虑的,只得挑了个距离近的,就在沙发上坐下。毕竟接下来还要跟部长大人说话呢,隔得太远就显得不怎么礼貌了。

用一小半个屁股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张劲松想说话,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今天被武玲拉过来是演戏的,可是武玲没有给他剧本,想要临场发挥,可是只有主题没有开场词啊。

武玲见张劲松这张紧样,就觉得这小子也胆子太小了,不就是见个副省级的领导吗?有必要这么紧张?当初在内沪,这小子还差点就要对本小姐犯罪了呢,现在怎么不见当初的勇气了?她倒是没想一想,对她来说省部级领导是时不时地会见上一个,可对于张劲松这种没什么根基的小干部来说,厅级领导就是天了,更何况省委常委?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