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56、睚眦必报

056、睚眦必报

向伯仁和江南山是同一个乡的人,在乡里二人都算是混出了人样的人物,当然,在乡亲们的眼中,江南山比向伯仁是要强上许多的。不过对于江南山,向伯仁一向都有点瞧不起,一个靠卖老婆上位的男人,算个什么鸡疤男人?

当然,他对江南山没好感,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江南山的老婆为人很傲,别看在电视里的时候笑得很甜,可是在现实中,常常都是鼻孔朝天的。

然而不管他对苗玉珊的感观如何,有一点都是他没办法忽略的,那就是局长大人下了指示,他就得不折不扣地完成。

市委组织部长的情人在自己管辖的地盘上被人打了,向伯仁是真的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在公安战线上干基层工作的,处理打架斗殴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可是一般都是些小人物,出现几个有钱人那都算稀奇事了。至于说大领导的子女或者别的什么亲属打架,有很多人在基层干了几个派出所的所长都不一定遇得上一次,可是他倒好,这种机率很小的事情他居然接二连三的遇到。

上次粟副市长的公子跟开发区招商局局长打架就是他处理的,这次又冒出个市委常委的情人、市城建局长的夫人!靠,是不是尚文所的风水有问题啊,怎么尽是这种事情?妈的,一个个都是有身份的人,遇到什么事情了有的是途径解决,干嘛要打架呢?

真他妈的!

骂过之后,向大所长又开始担心起来,祈祷着这次惹上苗玉珊的人只是个普普通通没什么背景的主,可千万别弄得又像上次粟公子那般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尚文派出所离事发地相当近,几分钟的工夫,警车还没停下,向伯仁就一个头两个大了,因为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惹事的双方,其中一方有两个美少妇,而另一方是两个男人,有个男人他认得,正是上次跟粟公子打架的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劲松。

他能够看出是张劲松一方和苗玉珊一方斗起来的,自然是跟他这个基层派出所所长的眼力有关。这家酒楼的管理者他也认识,常来这吃饭,一眼就看出了酒楼方面是劝架的。当然,跟张劲松站在一块儿的邓经纬额头上的血迹太醒目,也是一大重要因素。

日他先人板板!向伯仁暗骂了一句,这姓张的好歹也是个个副科级领导,一局之长了,怎么这么喜欢跟人打架啊?而且惹的人是一个比一个不好惹!先是跟副市长的公子干,现在又和市委常委的情人打,下次难不成要跟市长或者书记的亲戚闹一回?

车停稳,向伯仁正准备下车之际,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还是分局一把手牛中强。他不禁在心里嘀咕,组织部长的情人就是不一样,居然逼得分局的一把手连着来了两个电话,操,自己辛苦一辈子,也比不得江南山娶了个会睡领导的漂亮老婆!

心里酸归酸,领导的电话还是要接。然而等他接通电话,牛中强却又给他说了个情况,跟苗玉珊发生冲突的人应该是市委宣传部部长汪晴的侄女婿邓经纬,据说邓经纬还受了伤,局长大人交待他这个事情一定要妥善处理,要文明执法。

向伯仁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妈的,前几天老婆还叫自己休假一起出去旅游来着,自己怎么就不休呢?

警车来的是两台,向大所长怕人少了制不住场面,所以带了七个人过来。他一下车,其余的人也跟着下了车,一起走到对立的双方中间,取代了酒楼厨师的位置。

尽管在车里的时候对苗玉珊很大的意见和不满,但一见面,向伯仁还是满脸堆笑地叫了一声嫂子。

苗玉珊平时是不怎么看得起向伯仁的,但现在这个时候,是向伯仁来处理这个事情,她就收起了往日的高傲,笑了笑点点头道:“向所长,麻烦了。”

向伯仁心说这还真是麻烦,嘴上却道:“怎么回事啊?”

问了这句话之后,他没等苗玉珊回答便又对张劲松道:“张局长,你们这是,和苗主任发生什么误会了?”

他这一句话,就点明了个情况,大家都是体制内的,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哈。当然,他的重点还是要震一震苗玉珊,别以为傍上了个市委常委就无法无天了,你面前这个毛头小子虽然只二十几岁,但人家已经是局长了。

甭管是市里哪个局还是区里哪个局的局长,反正这小子能够年纪轻轻能够当了局长,那也是背景深厚之人,姓苗的你悠着点,别想拿老子当枪使。

“向所长,我也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劲松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车,“我人在二楼吃饭,车停在这儿莫名其妙被他给撞了。”说着,他的手指就指向了那个被他扇了两巴掌的年轻人,一脸愤愤然道,“就是这小子,喝了二两马尿就发疯,撞了我的车,还想砸我的车,什么东西!”

这时候,那个被张劲松扇了巴掌的人又嚷嚷了起来,身边的人劝不住,一个警察就吼了他一声,哪料到他竟然更狂了,冲那警察道:“你吼什么吼?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你下岗?扒了你那身皮!”

这话一出来,过来的所有警察都不爽了,开得起宝马叉六就了不起了?发酒疯也不看看对象!派出所的基层民警虽然没有官职在身,可却是权力机关的人,平时一些老板们见着他们了,也都客客气气的,现在被这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后生这么吼,心里都有气了,一起看向自己的老大向所长。

面对苗玉珊,向伯仁确实不愿也不敢得罪,可是这么一个口出狂言的小后生,他就没好脸色了,直接冷哼一声:“看我干什么?带回去!”

苗玉珊马上说话了:“向所长,我外甥喝多了,说话不知道轻重,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若是你这么说,老子就忍了,可是只是你外甥啊!他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要扒了老子的兄弟那身皮?听到一向眼高于顶的苗玉珊说出这种类似道歉的话,向伯仁心里受用无比,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不能给苗玉珊那么大的面子放过她外甥,要不然真的没法向手下这么多弟兄们交待——公安系统跟别的系统不一样,还是要讲几分义气的。

向伯仁看着苗玉珊,也不叫嫂子了,一脸公事公办的语气道:“苗主任,醉驾是很严重的问题啊。又跟张局长发生了这个......事情,啊,我们需要他回去协助调查。”

苗玉珊脸一沉:“我跟你们一起去。”

向伯仁知道她这是怕她外甥在所里受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虽然他很想将事情在这里就解决掉,可是看现场的情况,恐怕是没办法解决了,所以也不阻拦,点头答应了。反正发生了事情,将这里人都带回所里也只是照章办事,没人挑得出毛病来。

苗玉珊要去,跟苗玉珊这一边的人都要去。张劲松和邓经纬作为打架的另一方,自然也要去派出所。好在苗玉珊一方还有两台车,他们自己开车过去,张劲松和邓经纬就坐了警车,奥迪q7和宝马x6都留在酒楼外面,虽然已经拍了照,可双方都没有先主动取车的意思。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