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57、双规

057、双规

由于规划和具体施工的时间差,还有投资商的各种各样要求等等原因。各个开发区,各个区县,要说在城建方面严格按照市里规划来搞的,找不出一个来,都或多或少的会有出偏差,有的甚至把规划完全推翻自己重来了一遍。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一切为了发展嘛。而像这样的情况,规划部门、城建部门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没有说对哪个区县不按规划搞建设提出批评的。

可是这一次,刮怪风了。

刚被省委组织部长视察过的开发区一转眼就又被市城建局点名批评了,徐倩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尊神。作为开发区的一把手,徐倩并不怕市里哪个行局,可是被市里相关部门批评了,这后面是不是意味着市领导对开发区不满?

这个问题就是比较揪心了,令人不得不慎重考虑。徐倩是高洪的情人不假,可是她也不可能出一点事就找高洪问情况,那样子的话,她就别在官场混了,干脆当专职情人得了。城建这一块是常务副市长屈玉辉分管的,而屈玉辉的内侄女汪秀琴就在开发区当副主任,这个事情,跟汪秀琴会不会有点关系?

政治无小事,任何一个风吹草动,若是不多加注意,便很有可能在转瞬间形成狂风暴雨,为自己带着灭顶之灾。

徐倩觉得,如果是汪秀琴对自己不满,也不至于会在这上面动文章,毕竟她也是班子中的一员,就算是要搞斗争,总不能连这个大局都不顾。况且,像这种事情,就算是说得再严重,也没办法一击致命,搞不死对手反而会结下死仇,这对她汪秀琴只有坏处没好处。汪秀琴想动用市城建局的力量,肯定要通过她姑父屈玉辉,而屈玉辉作为常务副市长,不可能连这点政治智慧都没有。

面对市城建局的公开批评,徐倩没有急着召集班子开会,而是一个电话把汪秀琴叫到了办公室单独沟通。

等汪秀琴到来,徐倩就从座位上起身,还给她泡了杯茶,坐到沙发上之后就把城建局下发的要求开发区整改的文件递了过去:“秀琴,你先看看这个。”

汪秀琴接过文件很快看完,然后皱着眉头道:“主任,城建局这是什么意思?简直无理取闹,招呼都不打一声直接就下这么个东西,太目中无人了,我们没得罪他们吧。”

我还想问你城建局是什么意思呢!徐倩深深地看了一眼汪秀琴,一脸凝重地表情道:“看来我们跟市里各部门还是缺乏有效的沟通。市里的规划是高瞻远瞩的,但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有许多具体情况需要灵活处理......你这几天没什么事吧?看哪天方便,抽空往城建局跑一趟,把情况作个说明。怎么样?”

到开发区这么长时间,汪秀琴是充分见识了徐倩的强势的,很少见到她这么和气地说话,更别说后面还加了个征求意见的话,这让汪秀琴觉得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很舒服,舒服得汪副主任心里暖洋洋的,可她知道,这只是假相。徐倩说得这么客气,并非真的要征求她的意见,只是作个样子,说的场面话,实际的意思已经定了,就是指定了要她前往城建局说明情况,当然,说明情况的同时,还必须要把这件事情搞定,别以为只要说明一下情况就万事大吉了!

汪秀琴很不想管这个事情,城建方面与她无关嘛。可是徐倩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她如果拒绝了,那就是实实在在打徐倩的脸了。不就是这么个小事情嘛,对别人来说或许为难,可是姑父就是分管城建工作的,要摆平这个事情真的没什么难度。

只一瞬间,汪秀琴就有了决断,看着徐倩的眼睛道:“那这样,我现在就过去。”

领导叫你这几天之内抽个空,你自己就要自觉,把别的事情都推后,赶紧将这个事情办妥才是正经。这个觉悟,汪秀琴在团市委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现在暂时熄了跟徐倩一争高下的心思,说话做事自然就表现得很果断很痛快,当然,也很尊重领导。

汪秀琴刚走,纪工委书记龚玉胜就到徐倩办公室汇报工作来了。龚玉胜汇报的工作,自然就是为了市纪委转过来的有关招商局长张劲松的检举信。纪检系统的垂管力度是比较大的,但横管力度更大,在接受上级纪委领导的同时,开展工作的时候更多的还要考虑到同级党委的意见——开发区就是党工委了。

说句实在话,像随江开发区这种副处级的开发区,纪工委书记除在了党工委会议上有一票之外,对于纪检工作方面,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一般也就起一个上传下达的作用,就算是管委会一把手同意对某个部门的负责人采取措施,往往会也由市纪委出面实施行动,而不是纪工委自己出现把谁谁谁给双规了。

当然,有些强势的有个性的纪工委书记硬要表现出自己强硬的手段,过一把纪检干部双规别人的瘾,也不是不可以。

很显然,随江开发区的纪工委书记是没那么强势和有个性的。不过,既然有了纪工委书记这个职务,那该走的过场还是免不了的。

市纪委收到的有关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劲松的检举信共有七封,都是昨天收到的,有检举张劲松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借招待投资商之名虚报发票大肆敛财的,有检举张劲松在招商引资过程中收受投资商贿赂损害地方利益的,还有检举张劲松对投资商吃拿卡要的,更有检举张劲松对投资商索要性服务的。

其中有一封检举信里还特别提到了张劲松的座驾为一台奥迪q7,并且配有照片。

市纪委接到这些举报信之后非常重视,要求开发区纪工委彻查此事。

在汇报的最后,龚玉胜特别提到,这些检举信都是匿名的。

听完龚玉胜的汇报,徐倩脸色就相当难看了,她没感叹什么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而是觉得有人在针对她!先是城建局那边对开发区横挑鼻子竖挑眼,紧接着市纪委就蠢蠢欲动了,目标就是她徐倩的得力干将张劲松!

哼,这是市里有人还不甘心,想给自己难堪呢。市纪委一年能够收到多少检举信?恐怕用麻袋装都不知道要装多少吧?怎么没见他们都去调查?区区几封别有用心破绽百出的匿名信,而且是同一时间收到的,并且一收到就雷厉风行直接要求开发区纪工委彻查,这不是针对是什么?

这个事情,肯定是有人使动了市纪委内部的人,要不然不可能有这么迅速。但是,市纪委的人恐怕也觉得这个举报的可信度不高,或者只是想恶心一下人,所以他们自己根本不动,而是转给开发区纪工委,进可攻退可守。

当然,对付开发区一个副科级的小局长,如果市纪委一下子就直接展开行动,那未免也太小题大作,吃相太难看了——真当开发区纪工委是摆设不成?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