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58 059、迷雾

()

()058-059、『迷』雾

“呵呵,程序不程序的......”张劲松冷笑了一声,然后表情一下又变得轻松起来,举起杯道,“不说了,又不关我的事。来,倩姐,我敬你。”

徐倩笑着跟他碰了碰,没说话。

喝了一口酒,张劲松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说得有点不对劲,这是吃西餐喝红酒呢,什么我敬你你敬我,听上去像坐围桌斗酒似的。

徐倩放下酒杯,看了他两秒,忽然道:“劲松,以后做什么事,怎么做你自己决定,但还是要考虑影响,不要太高调。”

张劲松一个时候还没反应过来,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话来了,最近自己好像一直都很低调的啊。不过转瞬间,他就想到了徐倩指的是什么,刚才自己和石三勇之间通电话说的是江南山被双规的事情,她肯定以为自己干了点事儿之后张狂过度,怕自己得意忘形,所以在这时候泼一瓢冷水过来。

想到这个,张劲松就觉得万分无奈又特别冤枉,但又有几分感激和感动,徐倩是误会了自己,可是她也是关心自己啊,要不然,她吃多了撑的说这种令人不喜的话?在关心的同时,她这也是在向自己传授混官场的经验啊。

想到自己就这么被人误会了,并且还根本没法解释得清楚,如果这时候自己跟徐倩说那事儿不是自己做的,就有点不尊重领导了——怎么,我教你怎么做人怎么做事,你还心里不舒服想跟我顶牛了?

所以,尽管被冤枉得够呛,可张劲松还是一脸受教的样子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倩姐。”

徐倩就笑了笑道:“你的能力很强,悟『性』也不错,以后的路还很长,只要再稳重一点,发展的潜力很大。当然了,年轻人嘛,有冲劲有干劲,这也是一个优势。”

张劲松呵呵笑道:“倩姐,你再夸我,我就要飘起来了。”

徐倩道:“在这儿飘一飘不要紧,飘不高。”

张劲松嘿嘿笑了起来:“飘不高也不能飘,真要飘了,你又会批评我,在你面前,我要保持稳重。倩姐,是不是我一直这么稳重下去,你就会慢慢地喜欢我?”

“你呀,你现在嘴也学贫了。”徐倩摇头笑道,“你这么能干,又听话,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呀。”

“我说的是那种喜欢,是爱上我。”张劲松直视着她的眼睛道。

“呵呵......”徐倩轻轻笑了笑,没像以往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很快岔开,而是稍作停顿,便顺着张劲松的话题展开了,“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我比你大好几岁呢。”

我现在名义上的女朋友比你还大几岁呢。张劲松在心里哼哼了一声,嘴上却说:“身高不是距离,年龄不是问题。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大几岁好啊,更懂得照顾人,也更会疼人。”

“你这是在找女朋友还是女保姆啊?”徐倩咯咯笑道,“你别装得自己像只羔羊似的,你的本『性』我知道,攻击『性』特别强,实际上是一匹狼,你不需要女人照顾你,你应该是那种很会照顾女人的男人。”

“你这是算夸我还是损我啊?”张劲松一脸苦相道,“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我就是一条披着羊皮的狼似的。”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披着羊皮的狼,呵呵呵,形容得真好,很贴切。”徐倩点点头,很认真地说。

张劲松就苦笑着不说话了,这糊里糊涂的,自己就成了披着羊皮的狼了,自己没那么狠的狼『性』吧。

徐倩的想法跟张劲松可不一样,她觉得张劲松就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平日里很温顺,可一到关键时刻,那绝对够狠心够大胆,在自己上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之初,他就敢把自己给强暴了,现在就因为和苗玉珊发生了点不愉快,居然直接把苗玉珊的老公江南山给掀翻了。这不是披着羊皮的狼,那是什么呢?

这时候,钢琴声有了一个短暂的停顿,而一个服务生也正好经过他们这边,张劲松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伸手招过服务生问:“你们这儿钢琴可以点曲子吧?”

服务生在心里把他鄙视了一番,礼貌地回答可以。

张劲松就面带微笑,取出钱包,抽出五张百元钞递向他,说:“我点一曲,呃,就那个很出名的,《披着羊皮的狼》。”

服务生的微笑就这么僵在了脸上,准备接钱的手也僵住了,靠,这是吃西餐不是酒吧好不好?

“没听过?就是刀郎唱的那个,谭校长也唱过。”张劲松上下打量了一番服务生道。

服务生赶紧道:“听过,听过。不过......”

“不过什么?”张劲松自己知道自己点的曲子有点怪异,他脸一沉,眉头一挑,不让服务生说出什么理由,紧接着道,“赶紧去!唔,等一下。”

说着,他又抽出五百块,递了过去,道:“再来一曲《狼爱上羊》,要快!”

这个话说完,他也不再看服务生,钱直接就放在了台面上。

不得不说,张劲松虽然只是个副科级的小局长,但刚才那脸一冷声音略有提高的气势一做出来,居然有那么点小小的官威了,虽然还达不到高官们那种王八之气四『射』的强烈程序,可震住这个服务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服务生脸上肌肉**了一下,却是没敢再解释什么,心中大骂这人没品味,典型的暴发户,看他那人模狗样的,还披着羊皮的狼呢,披着虎皮的狗还差不多!不过心里对张劲松看不起归看不起,他也见过不少过来吃西餐却把这儿当中餐厅使的人,所以还能够保持见怪不怪的沉稳,拿起钱客气了一声,便走了。

弹钢琴的会不会弹这两首关他鸟事啊,他只负责把话传到。

与张劲松一幅洋洋自得的表情相比,徐倩这会儿可就相当不自在了,刚才还夸这小子来着,转眼他就弄了这么一出,还声音不小呢!可真够丢人的!看到周围座位上的人都往这儿看过来,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张劲松看着徐倩那快要吃人的目光,丝毫没有做错事的觉悟,一脸真诚地说:“倩姐,你请我吃饭,我请你听音乐。点两首曲子送给你,聊表我的心意,不指望一下就打动你的芳心,但希望你能够记得这次特别的午餐,记得我对你的一片真心。”

“你故意的吧?”徐倩瞪了张劲松一眼,尽管觉得被他这一手弄得无地自容,可也有些小开心,这小子还真有点特别,这顿午餐,就因为这么个『插』曲,自己就算是想忘,那肯定也没法忘记得了。

张劲松自然明白她说的故意是什么意思,他不承认也不否认,继续一本正经道:“你说我是披着羊皮的狼,可我这只狼,却会爱上你这只羊。”

“我才不是羊。”徐倩没好气地说,脸上却『露』出了几分小女儿态。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