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60、出名

武云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可是做事却相当认真,而且很有点雷厉风行的味道。接到武玲的指示,马上就给张劲松打了个电话,要跟他见面。

张劲松一口答应下来,说自己正在吃饭,叫她赶紧过来。挂断电话后,他又后悔了,叫那丫头过来干什么啊,自己跟黄欣黛两个人单独吃饭的机会多难得,加个人进来,气氛就不一样了。况且,等下那丫头看到自己和黄欣黛一起,不知道会不会又莫名其妙地生气发火。

不过,都已经答应下来了,后悔也没用,这时候,总不能叫黄欣黛回避一下吧?

果然如同张劲松所料,武云过来一看到他跟黄欣黛在一块儿吃饭,脸色就有点不好,阴阳怪气地说:“姑父啊,你小日子过得挺滋润的嘛,亏我小姑那么紧张你。哼,欣黛姐过来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我跟你说,别想骗欣黛姐,你跟我小姑的事,欣黛姐都知道了。”

张劲松就很无奈了,武云这丫头好的时候比谁都好,可只要事情一跟黄欣黛扯上关系,她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说的话出来相当直白,很让人下不了台。

你欣黛姐是知道我跟你小姑的关系了,你不用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吧?就算你是拉拉,就算你喜欢她,可你也要先问问她喜不喜欢你对吧?说话做事都只以自己为中心,丝毫不顾别人的感受!张劲松觉得,大家族出来的人,这个脾性恐怕真是与生俱来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已经深入骨子里了。

“是我不让他叫你的。”黄欣黛笑着说话了,“本来准备去吃西餐的,你又不吃。路过这儿的时候,突然想吃蛇了,就进来了。刚说吃完饭就去找你,晚上一起去酒吧,没想到你就打电话过来了。”

黄欣黛一发话,武云的脾气就没了,瞪了张劲松一眼,挨着黄欣黛坐了下来,换了一幅灿烂的笑脸道:“欣黛姐,八月一号我们会所试营业,你一定要过来啊。”

“就弄好了?”黄欣黛略略显示了一点点的惊讶之色,然后笑道,“云丫头你挺能干的嘛。行,八月一号是吧?我一定过来。”

“欣黛姐,你真好。”武云眨着眼,望着黄欣黛温柔地说。

黄欣黛被她这目光看得有点受不了,笑着道:“我们刚才就点了条五步蛇,你看看还要吃什么。”

武云摇摇头道:“我吃过饭了,偿偿这儿的蛇做得怎么样就行了。我姑父选的地方,应该味道不错,这些当官的,个顶个都是美食家啊。”

“我说丫头,你今天吃火药了?我没得罪你吧?”张劲松翻了个白眼道。

“哼!”武云冷哼一声道,“你现在比我大一辈,就算得罪我了我也不能怎么样啊。”

“你们俩怎么回事啊?”黄欣黛在这二人脸上各扫了一眼,皱皱眉道,“每次你们俩见面都吵,就不能好好吃个饭?赶紧吃饭。”

基本上每次都这样,只要有黄欣黛在场,武云和张劲松就会斗上几句,可等到黄欣黛一发话,这二人就都会马上闭嘴。这次也不例外,话题很快就转移了,不开心的不说,尽聊些好玩的事情。

武云过来本来是要问张劲松有关江南山的事情的,可是由于黄欣黛在场,有些话就不怎么好交谈了,所以她也不提有关的话题。虽然她和黄欣黛的关系不错,不过这个事情毕竟是自家的事情,不方便跟外人谈起,这个轻重,她还是分得清的。

吃完饭,以往这时候张劲松就会往徐倩那儿去了,可是今天由于要陪黄欣黛去酒吧,他就想给徐倩打个电话,可是又一想,还是算了,看看从酒吧出来是什么时候吧,如果时间早,再过去,如果时间不早,那就直接回家算了。

黄欣黛爱去酒吧这个情况他是知道的,而且他还知道,黄欣黛去酒吧只是小喝一会儿,时间一般都不会很长。可是,这不是跟武云在一块儿嘛,谁知道武云一个不爽会不会在酒吧里跟人打架呢?万一打架了,那时间可就要耽搁了。

不过等快到酒吧的时候,黄欣黛突然又提议说唱歌去,她不想去酒吧了。唱歌就唱歌吧,张劲松和武云二人对这个提议没一点意见。

唱歌的时候,只要张劲松和黄欣黛合唱了一首,武云就会马上也跟黄欣黛合唱一首,像是跟他争什么似的。

对于武云这个搞法,张劲松很无奈,却也不能说她什么,这么搞了几次,他竟然还觉得这丫头其实挺可爱的,有几分真性情。

唱歌当然免不了要喝酒,武云的酒量相当大,对着张劲松就是一通猛灌。虽然是红酒,可也喝得微微有了丝丝酒意。

趁着一个黄欣黛去卫生间的时机,武云坐到张劲松边上一脸不悦地说:“江南山出事,是不是你往市纪委递了实名举报信?”

“没有!你听谁说的?”张劲松吓了一跳,这玩笑开得大了一点啊!实名举报,这可是官场大忌,他怎么可能干这种蠢事?稍微有一点政治智慧的人都不可能那么干,那不是跟自己的政治前程过不去吗?

不说会不会遭到打击报复,只说你干了这种事情,以后哪个领导还敢用你啊?

“没有?现在外面都说是你实名举报才让江南山栽了的。”武云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

“我还没那么蠢!”张劲松一脸愤愤然道,“我就算想举报,也要有他的证据才行啊。我以前跟他认都不认识,我有必要针对他吗?这两天是和他老婆是发生了点不愉快,但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你认为我能够弄到他的证据?你太高看我了吧?我真要有那能力,我还干什么招商引资啊,早破案去了。”

听到他这么说,武云只是翻了翻眼皮,没有接话。

张劲松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徐倩和石三勇会认定是自己使动了市纪委的人,靠,这冤枉可真的太大了,他觉得自己背不起!心里一股火没处可发,他恨恨地说:“真不是我干的,这谣言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太他妈恶毒了,这是谁跟我过不去啊?要让我知道谁在害我,老子弄死他!”

这时候,黄欣黛从卫生间出来,这二人也不好再说这个事情了。

黄欣黛以为这二人又在斗嘴,心里苦笑,却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感叹这两人可真是个冤家,若是张劲松没和武玲谈上,说不定时间一长,倒有可能跟武云碰出点火花来。

对于张劲松的话,武云认为应该是真的,她倒不是相信张劲松有多聪明,而是认为他没有那个能力在两三天之内就把一个以前不认识的人的违纪情况给调查清楚——是的,正如张劲松所言,他跟江南山以前认都不认识,而跟他老婆发生不愉快,也只是两三天之前的事情。

况且,就算是接到实名举报了又如何?没有大领导点头,纪委敢随随便便查一个正级处的部门负责人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