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61、徐倩的心甘情愿

061、徐倩的心甘情愿

张劲松就在心里呻吟了一声,真他妈的,市政府都有人知道了!

先前他还绝了跟徐倩解释的念头,可是刚才在ktv里从武云嘴里听到了外面是怎么传江南山那件事情之后,他就觉得有必要把这个事情解释清楚,如果真让徐倩误会了他喜欢搞实名举报,那他以后还混个鸟啊。

徐倩如果仅仅误会他在市纪委有很硬的关系,那倒无所谓,不仅仅对他的进步不会造成阻碍,相反还有帮助。可是请得动市纪委,和实名举报,这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了。

一个事情,不同的角度,往往会产生不同的后果。对于这一点,他太清楚了。

“倩姐,这个事情我一定要跟你说清楚,江南山被纪委请去喝茶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完全不知情。我跟他以前认都不认识,我又不会未卜先知,知道要和他老婆发生不愉快所以提前就整他的材料对吧?倩姐,不是有人在拿这个事情做文章,而是有人一门心思要对付我。”张劲松语气凝重地说。

“对付你?”徐倩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浮现着一缕不解。张劲松的话她听明白了,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可是你就是个副科级的小干部,人家花这么大功夫对付你,图个什么呢?

干掉一个正级处的局长,就为了坏一下你张劲松的名声?这也太夸张太戏剧性了吧。

当然,徐倩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张劲松有没有能力在短时间之内整不整得出江南山的材料,可是张劲松不是跟省委组织部长关系硬嘛。她处的位置和张劲松不一样,所以考虑问题的角度和方式自然也不同。

有人说现在的干部全部都抓起来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个抓一个那就绝对是稳当的。这个话虽然有点夸张,可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某些现实。

在徐倩看来,市纪委肯定早就有不少江南山的材料,只是由于市领导不想动江南山,所以一直压着,但这次张劲松动用了些关系往随江施压,所以江南山就倒了。至于说张劲松实名举报,她虽然听到这个传言,却也只当其是传言,根本就没有相信——就算张劲松不懂这个禁忌,为他出面的大领导还能不懂?

所以,对于张劲松说的这个话,她就有点疑惑了。

张劲松嗯了一声,却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说,他也只是怀疑,并不能确定是谁在针对自己,有那个必要而且还能够一出手就惊起漫天风波的人,他实在是想不出来。不过,在停顿几秒之后,他还是把自己应该说的话都说了一遍,说自己就算是有跟江南山过不去的动机但也不可能有那种能力,江南山能够坐在城建局长的位置上,市里肯定有靠山,想要动他,那得多大的能量?他还只差赌咒发誓市纪委根本就没联系过自己,如果自己实名举报了,市纪委怎么可能不找自己了解情况?

几句话之后,徐倩的酒也醒了,帮着他一分析,就得出一个结论,这件事情,也不一定就是什么人在针对他张劲松,十有**别人的目的是江南山背后的人,他姓张的只是恰逢其会,而偏偏有心人看他不顺眼,就顺手推了一把,在放倒江南山的同时,也要把他张劲松搞臭。

至于那个人是谁,张劲松提供不了线索,徐倩也无从分析,只是叮嘱他以后行事要尽量低调,当然,也不忘记叫他安心工作,不要有思想负担,外面有什么风雨侵袭,她都会给他挡了。

强势的开发区女主任,说话做事那都是相当有魄力的。

表这个态的时候,徐倩人还依偎在张劲松怀里,并没有在沙发上坐起来。张劲松心里除了感动,还有几分怪异的感觉,怀里抱着个柔情似水的美人儿,但美人儿却大发豪壮语说要为他遮风挡雨,尽管知道她说的是官场中的明枪暗箭,可他还是有点难为情。

叹息一声,张劲松低下头,看着徐倩的眼睛道:“倩姐,有时候我都觉得,在官场上混,真的特没意思。”

“哪一行都不容易。”徐倩在他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开口道,“你觉得官场上混没意思,可等这一关过了,你又会找到无穷的乐趣。毛老爷子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无人斗,其乐无穷。咱们国家的文化,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个官本位的文化,别的行业再冒尖,在官场上没有强力支持,那都是无源之术无根之木,说散也就散了......”

张劲松和徐倩也算是交流得比较多的了,可是像今天这么放松地说话,在他的记忆中,好像真的找不出来。

他发现,或许是跟喝多了酒有关,也或许是因为看他顺眼了的缘故,今天晚上徐倩是完全流露出了真性情。

“确实是这样,官本位啊。”张劲松禁不住感慨了一声。

徐倩今晚明显谈兴很浓,马上又说了起来:“你这个事情啊,现在还不怎么看得透,你要稳得住。啊,不要慌了手脚,狐狸尾巴总有露出来的一天。这个事情还没完,江南山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好戏看。”

好戏大家都爱看,但如果自己不小心被扯进了戏里,那就无心看戏了。

想到自己莫名其妙被人算计了,张劲松心里那份郁闷是怎么着都没法排遣,可正如徐倩所说,他现在不能慌了手脚,既然面前一片迷雾,那就索性自己也稳着,再等等,迷雾自然会散开的时候。

这个事情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张劲松抱着徐倩又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道:“倩姐,时间不早了,我给你做个拍打,好早点休息。”

“今天不拍了。”徐倩伸出双手,抱住张劲松一条手臂,柔柔地说,“我累了,不想动,就这么坐会儿。”

这声音中透出几分撒娇的味道,张劲松听得相当舒服,到底是女人啊,再强势的女人也是女人!他心中的保护欲一下就起来了,手臂上的力道加了加,头更低了,自然而然地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徐倩从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原本睁开了的双眼又闭上了,似是在享受这个男人的怀抱与亲吻。

张劲松看着她那未经修饰的眉毛与完美的眼睑,回想起与她从敌对与现在的亲密无间,不禁感慨良多,官场还真是个奇妙的地方,朋友和敌人并不是永远的,也不是绝对的。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这话真的是至理真言啊。

他又吻了她一下,在她耳边轻声道:“倩姐,答应我,以后少喝点酒好吗?”

“嗯。”徐倩轻轻地哼了一声,似答应,更像是在呻吟。

张劲松知道自己说那个话其实是白说,她这么回答也不会真的就这么做。官场中人,不喝酒怎么可能?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张开嘴,含住了她的耳垂,见她没有拒绝没有推开自己,便轻轻吸吮了起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