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62、组织部的阴招和省纪委来人

062、组织部的阴招和省纪委来人

苗玉珊的外甥、杜秋英的儿子被别人欺负了,王本纲并不在意;江南山被纪委双规了,他也没太大的担心,虽然江南山是他的人,但他并不怕自己被牵连进去。哪一年市里不动几个处级干部?可真正牵扯到副厅头上的,很少很少!再说了,他又没收江南山一分钱,只是搞了人家老婆而已,以他的地位,这种问题,也算问题吗?

不过那人居然还想打苗玉珊和杜秋英这两姐妹的主意,他就觉得被人削了面子,大为光火。在随江市,他可是个核心权力圈子里的人,绝对属于那种跺跺脚地皮都会抖三抖的角色。

全市一共多少人?市委常委总共才几个?这个比例只要想一想,就能够明白其份量,更何况还是执掌一市干部升迁大权的组织部长?

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居然敢打他女人的主意,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跟了王本纲这么多年,苗玉珊对他的性子和脾气还是摸得相当透的,见自己的话果然触碰到了他的逆鳞,顿时张口就把和张劲松之间的矛盾简单说了说。

当然,过程虽然说得简单,也是事情的实际过程,可是她只是把几个侧重点一改,那就成了张劲松无理,他们有多无辜了,比如说张劲松停车挡道还一言不和就打人......

当初发生矛盾之后,苗玉珊由于在市里有自己的人脉,再加上事情实在是太小,而她和王本纲的关系也不适合在那个事情上搞得满城风雨,所以她并没有跟王本纲说起过。现在心中的委屈和怒火交集,再加上又是赤诚相对,所以就忍不住了。

是的,当时的事情太小,尽管她觉得受了委屈,可为那么一点小事而动用王本纲,她觉得有点杀鸡用牛刀了,她一向觉得什么样的事情找什么样的人,堂堂市委常委来管她那么点小事,未免太不把人家市委常委当回事了。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不一样了,她不仅仅只是要解决矛盾争一个面子,而是想踩死张劲松,那么动用一下王本纲,自然就理所当然了。

王本纲只想知道那个科级干部是谁,对于他们之间的矛盾并没有任何兴趣知道。可是说话的人毕竟是自己最宠爱的情人,而刚才她求自己帮忙自己又没答应她,为了显示自己对她的关心和爱护,他硬是耐着性子听她把矛盾说了一遍。

听完苗玉珊的话,王本纲眼中愤怒的神色未退,却多了几丝凝重,说话也没有刚才那么不当回事了。他沉吟了一下,安抚着情人道:“你呀,意气之争要不得。我刚刚才说的话你就忘了?”

苗玉珊一愣,这不像他平时的作风啊,怎么回事?

见苗玉珊一脸不解地望着自己,王本纲在心里叹息了一声,脸色一正道:“现在是非常时期,刚跟你说要稳住,你怎么还想惹事呢?嫌麻烦不够大?老江还在纪委呢,想进去陪他是不是?”

王本纲这个话其实只是要苗玉珊别再提搞张劲松的事情,他并没有听说过张劲松举报江南山的传闻——身处的位置不一样,信息自然也不同。像这种传言,只会在一定范围内传播,一般的市民不可能知道,但市里那些诸事缠身的大领导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哪个领导秘书会闲来无事汇报这种小道消息?

不过,他没听说过张劲松举报江南山的情况,却是知道张劲松这么个人的。身为堂堂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能够知道市里一些处级干部是很正常的,可是要说知道科级副科级,那就没几个人了,可偏偏事有凑巧,对于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劲松,在他心里是小小地挂了一下号的。

他能够知道张劲松这么个人,还是因为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的原因。武贤齐是省委组织部长,过来随江调研,他作为市委组织部长,自然是全程陪同。然而武贤齐却在视察市委党校的时间毫不留情的对他的工作提出了严厉地批评,然后到开发区的时候却又对开发区的工作表示肯定。

这强烈的反差,足以令王本纲印象深刻。他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武贤齐到开发区后可是直奔招商局而去的,并对招商局局长张劲松颇为欣赏——是的,省委领导只要去了你那儿,有一句话提到你的名字,并且没有批评,那就是欣赏。

视察开发区的行程并非市委的安排,而是武贤齐的临时决定。对于武贤齐这个临时决定,王本纲可不认为那只是偶然,他觉得,开发区那个招商局的局长十之**跟武部长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关系,要不然武部长吃饱了撑的专门跑去对一个副科级小干部的工作表示肯定?

大领导做事,再偶然的情况,那都是有深层次的必然原因的。

心里有了这么一个认识,在苗玉珊说到那人是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劲松的时候,王本纲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所以,他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话里话外不提张劲松半个字,反而教育起了苗玉珊来。

为这么点小事得罪武贤齐,他王本纲还没蠢到那种无可救药的地步。当然,也许张劲松跟武部长没有什么关系,武部长真的只是随意往那儿去一趟,可是,他不敢赌这种小到几可忽略不计的可能性!

好吧,就算张劲松确实跟武贤齐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武部长刚刚表扬了张劲松,他马上就对张劲松动手,那就是**裸地打武部长的脸了,那样做后果他真的不愿承受,他也承受不起——掉帽子都是轻的!

王本纲的顾虑,苗玉珊并不清楚,她听到王本纲这么说,再结合自己打听到的传闻,顿时就想歪了,以为张劲松往市纪委实名举报是真的,要不然怎么王本纲听到张劲松的名字后会是这个态度,并且问她是不是想去市纪委陪老江。

这不是暗示老江被市纪委请去喝茶跟张劲松有关吗?那个姓张的小子,到底是什么背景?哼,管他什么背景,他到底只是个科级干部,我就不信他还能翻了天去。

眼睛一闭,苗玉珊的眼泪就刷刷地往下落了,而另一边,一直沉默着的杜秋英也把感情酝酿到位了,恰到好处地挤出了几滴眼泪——姐妹俩使出女人的最常用也最强大的武器了。

艺术细胞发达的王部长是个性格很复杂的人,在官场上他一向理性,但在感情上又感性比较多一点,见到两个美人儿落泪,他就有种憋屈感,一股男人的豪情就涌了起来。老子怎么说也是个副厅级的市委常委,连为自己女人出口恶气都这么畏手畏脚,也太辱没了这身份!

“好了,别哭了。”王本纲皱皱眉头,双手将两个美人儿搂得紧了些,安慰道,“还是那句话,你现在要稳住。至于张劲松......我会给你个交待。”

听到这话,苗玉珊的就抬起汪汪泪眼,梨花带雨弱弱地说:“王哥,我,我也就是气不过。如果让你为难,那,那还是算了吧......我们两姐妹从小就命苦......”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