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64、这小子不简单

相较于查出王本纲的问题,木槿花对看看张劲松是什么样子更感兴趣一点,毕竟,问题干部年年有,可是敢扫并且能够扫了文家面子的人,可不多见啊。

调查组没有双规王本纲,但也有一定的措施,以防王本纲突然跑了。木槿花要找张劲松谈话,并没有召张劲松去武警招待所,而是带着两个人直接到了开发区管委会。当然,还有随江市纪委副书记于少方前往陪同介绍。

开发区方面,徐倩和龚玉胜接待了省纪委一行,于少方简单作了个介绍之后,木槿花便直奔主题说要找张劲松谈话,然后例行强调了一下纪律,要求二人对此事严格保密,便一脸冷漠不再多说。

徐倩知道纪委的人工作时都是黑着张脸的,也没想跟他们套交情,一个电话打给张劲松,要他马上到小会议室来一趟。

对于省纪委突然来人找张劲松谈话,徐倩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肯定是跟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的事情有关,心中一喜,看来自己赌对了,张劲松还真有几分运气,省纪委真的要对王本纲动手了。

张劲松上到小会议室,原本是一脸微笑,可是见到会议室里那么多人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跟徐倩和龚玉胜打了声招呼之后,便一言不发站在那儿,样子有那么几分拘束。

徐倩看了张劲松一眼,打着官腔道:“张劲松同志,这几位是省纪委来的同志,他们要找你了解一些问题,你要好好配合,有什么情况,如实汇报。”

张劲松心里明白该来的终究会来,可脸上却作出一幅惊讶的模样,点点头道:“是,主任您放心,我一定好好配合。”

徐倩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龚玉胜在一旁插话了:“徐主任,上次到你那儿拿的茶叶喝完了,回味无穷,都有点上瘾了。呵呵,我得再讨点去,你可千万别说没有了啊。”

徐倩就知道,龚玉胜这是提醒她应该回避了。她笑着点点头:“刚好还有一点,你要再迟两天说那就真没有了。”

“徐主任,我也赶个热闹,去偿偿你的好茶,啊。”于少方笑着道。

“于书记您这么说我真就无地自容了。”徐倩笑道,“欢迎,欢迎啊。于书记请。”

三人朝木槿花点头示意,然后鱼贯而出。

随着开门与关门声响过,小会议室里的气氛骤然凝聚了不少。张劲松只觉得周身汗毛一炸,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任是心里再没鬼的干部,突然间被三个纪委的人盯着看,也会紧张担忧,更何况还是省纪委的。

木槿花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只觉得跟自己拿到他资料的时候还是有很大不同。资料上的年龄确实不大,可真人却表现出一种跟这年龄不符的稳重,神色虽有紧张,可眼里却无半分惧意。她找过不少处级厅级的领导谈过话,见到过各种各样的表情,有害怕的,有张狂的,有失态的,但像这么紧张中却不见慌乱的神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对那些干部们的威慑力,她都忍不住要怀疑这小子的紧张是不是装出来的。

在木槿花等人打量自己的时候,张劲松也在打量他们。他不知道省纪委这三人的职位和身份,但还是看出了这三人以木槿花为首。所以他重点的打量对象就是这个长着一张鹅蛋脸,戴着一幅银边细框眼镜看上去很难说是三十岁还是四十岁的女人,发现这女人一脸冰冷的神情居然还有几分耐看,有那么点知性美女的感觉。不过,再耐看,他也不能总盯着人家看,看两眼就行了,在这时候,他可不愿惹得人家心中不喜。

木槿花原本是准备只看一看张劲松,看看他在面对纪检干部时会有什么表现,可是这刚一见面,发现这小子有那么点与众不同。并且她还发现了一个事情,刚才和徐倩见面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个漂亮的管委会主任很眼熟,可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儿见过,直到看见张劲松,她才恍然大悟,原来真的见过啊。

前不久她到随江调研随江市纪委的办案工作情况时,有天中午曾到随江最好的西餐厅——秋水长天大酒店西餐厅吃西餐。在吃西餐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趣事,一帅伙子跟一美女示爱,居然点了一首《披着羊皮的狼》和一首《狼爱上羊》在钢琴上演奏。

她当时坐的位置恰好能够看到那个帅小伙和美女的样子,当时听了那场别出心裁的演奏,还觉得那小伙子挺有意思也挺有个性的,却没料到居然会是张劲松,会是武玲的男朋友!

这事儿实在是太带劲了,武玲为了这小子狠狠地扫了文家的面子,可这小子倒好,居然背着武家的五小姐勾起了单位领导!这要是被武玲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场景?

人生真的很奇妙。

木槿花对自己的记忆力一向都是很有信心的,她根本就没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她只是在心里感慨,这事儿是越来越有趣了。因为对张劲松的兴趣比开始更大了,所以她就改变了原来只见一见而不和他交谈的主意,决定和他说几句。

“张劲松同志。”木槿花脸色虽然冰冷,可说话却还比较客气,“我是省纪委纪检监察三室主任木槿花,这次过来找你,是有几个情况需要跟核实一下,希望你能够配合。这次的谈话是保密的,你要实话实说,实事求是,不要有什么顾虑,也不要夸大事实。坐,坐下说。”

木槿花一开口就亮明身份,然后两眼直直地盯着张劲松,却发现这小子脸色的神情更见紧张,可眼中的神色并没有丝毫变化。

张劲松不清楚省纪委纪检监察三室主任这个职务是个什么级别,可他明白,这肯定是个大领导,马上点头道:“我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对随江市委组织部部长王本纲,你都了解哪些情况?”木槿花直奔主题道。

“我......不了解。”张劲松尽管刚才在心里猜测他们的问题可能跟王本纲有关,心里也作了好几个打算,可真等到问题一出来,他就脑子有点不知道怎么转了,张嘴就是大实话,“我不认识他。”

木槿花没再问,而是看了一眼自己左边的男人,那男人马上接嘴道:“你不认识他为什么给省纪委寄举报信?”

“我没寄,我真的没寄。”张劲松一下就睁大了眼睛,情绪略显激动地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还接到几个记者的电话说要采访我,说我向省纪委实名举报了王部长。木主任,我是冤枉的,是有人在陷害我......”

那男人又满脸凶相地说了几句问了几个问题,无非是警告他不要说谎不要隐瞒,而另一个男人也插了几句话,却是相对温和了许多,要他冷静一点,认真想一想,但张劲松还是一口咬定自己没有寄举报信,更是和王本纲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不认识。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