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66、你会成为我的女人

听着武云的胡言乱语,张劲松就觉得相当蛋疼!靠,这丫头果然是个拉拉,并且,听她这语气,似乎,黄欣黛也是拉拉?

人喝醉酒了不好扶,拳脚功夫好的人喝醉酒了更不好扶。若不是张劲松身手不俗力气不小,想把武云弄到楼上的沙发上坐下还真不容易。

上楼梯的时候,张劲松只能抱着武云上去,这情景让他想起了第一次强暴徐倩的那个晚上,由于徐倩在素柳园崴了脚,最终是他送她上楼进房的......

深吸一口气,他抛开这暧昧诱惑的思绪,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怀里的女孩子现在是自己的侄女了,可不能乱想啊——不管他跟武玲是真是假,武云比他低一个辈份这是没法否认的事实。

武云虽说醉了,可却没到烂醉如泥的程度,嘴里还是不停地胡言乱语着,双手也在胡乱摆着摸着,看样子是真将张劲松当成了黄欣黛。

将武云平放在沙发上,再将她缠着自己的手臂拿开,张劲松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刚想去找块毛巾给她擦把脸的时候,她却突然间流泪了,含糊的声音中夹杂着压抑的抽泣:“欣黛姐,我爱你......从小就喜欢你......为什么?你为什么......呜呜呜......”

从认识至今,张劲松和武云之间打过吵过,见她欢笑过生气过,却从没见到她哭见到她流泪,此时看着她满脸伤痛,也颇有几分触动。

他就在沙发上坐下,一只手抓着她的手,在她虎口上捏着,另一只手在她脸上擦拭着泪水,嘴里轻声道:“丫头,好了,不哭了。”

武云自然不会听他的话,哭得更汹涌澎湃起来,双手挥动着,在抓住张劲松一只手臂后,就像是抢到了个什么最心爱的宝贝似的不肯松开。

张劲松有点束手无策了,除了继续安慰,任由她抱着自己的手臂外实在不知道做什么好。听着她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的哭泣,张劲松虽然没弄明白她和黄欣黛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是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武云深爱着黄欣黛,可黄欣黛好像对她没多少感觉。

他真想叫她睁开眼睛仔细看一看,自己是张劲松,是她姑父,不是她的欣黛姐。然而他也知道,这种状态之下,别说她眼睛是下意识地闭着的不愿睁开,她就算是把眼睛睁得再大,也不能够辨认得清自己是谁来。

一个女孩子,爱一个女人爱得这么深,张劲松是怎么也无法理解这份感情,甚至他心里都隐隐吃醋。哪怕黄欣黛真的一点都不爱武云,他也吃醋。

他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每次一提到黄欣黛,这丫头就翻脸不认人,看来是真把自己当成情敌了,可是,自己只是暗恋黄欣黛,黄欣黛可没跟自己谈恋爱的打算啊,这丫头吃醋也吃得太过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了点吧?

张劲松过来武云这儿是准备陪她喝两杯的,现在酒没喝着,却还要干服务工作,这实在是令他郁闷,有心先回去叫个服务员上来服侍她,又有点不放心。听着她喊欣黛姐时的伤心,想着她平时对自己的好,他也只能心情复杂地继续陪着她。

只是,一只手被她紧紧地抱在胸前,感受着胸前那虽然不如武玲但却也绝对算是饱满的柔软,他这心里就又时不时地涌起一股异样的波澜来,这丫头平时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其实里面还很有料嘛,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女孩子居然是个拉拉,对广大男同胞来说,还真是一大损失啊。

若不是张劲松最近天天晚上和徐倩在一起,体内没有积累什么火气,这会儿说不准该有多难受呢。

哭闹了有差不多半个小时,武云的情绪这才渐渐平复下来。

而这时候,黄欣黛打来了电话,问明了武云的情况,叹息了一声,说:“今天晚上,你就辛苦一下,在那边照顾一下她。好不好?”

张劲松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很想问一句你和她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却又问不出口,因为他只是黄欣黛的学生,不是黄欣黛的男人。

“好,你放心吧,我今晚就在这儿陪她。”张劲松缓缓道,话出口后,才觉得这话有点不合适,容易令人误解。他一个大男人的,今天晚上在这儿陪武云这么个大姑娘,这算怎么回事嘛。

黄欣黛其实也觉出了不妥,可是她内心里也相当矛盾,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再说别的什么,只是跟张劲松道了声谢,便挂断了电话。

这个电话里,二人都没有提及武云为什么会醉酒以及醉酒后有什么表现,但黄欣黛明白,张劲松肯定是知道了点了什么。她开始后悔了,后悔不应该叫张劲松去找武云,可是自己给她打电话,她又不肯接,在随江,自己除了找张劲松外,给别人打电话都不合适啊。

毕竟,张劲松不仅仅跟自己和武云都很熟,更重要的是,张劲松还是武玲的男朋友!

拿着手机沉思了一会儿,黄欣黛最终还是放弃了再打电话过去的打算。

看着武云只是偶尔间才会嘴里嘀咕一声谁也听不清的话,张劲松觉得她应该酒劲完全上来了,应该要睡觉了,便抱起她,将她放到卧室的**,盖好被子,又等了几分钟,见她越来越像睡觉的姿势,终于长吐了一口气。

刚想着再等会儿自己就可以出去了,免得在这儿看着勾人的春色却又不能吃而郁闷,却不料武云居然开始吐了,吐得相当厉害,只差把苦胆都吐出来。

张劲松顾不得脏,将她抱起来,让她趴在自己腿上,伸手在她后背轻拍着,以便于让她吐得舒服一点快一点。

哇哇声不绝于耳,地板上一滩极大的秽物,四周还呈射线状分散着许多线线点点,就连**都不能幸免,看得人一阵阵反胃。

等到武云吐完,张劲松才发现自己鞋子和裤脚上都溅了不少,一脸无奈地看着她,苦笑道:“丫头,你可要记得我的好啊,以后不准再对我没礼貌......”

张劲松话还没说完,武云就弱弱地打断了他:“倒杯水......”

“啊?你......”张劲松没料到武云这会儿会突然间说话,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却因为她脸朝下,只看到她的背脑壳,不清楚她这是因为嘴里不舒服而引起的下意识的反应,还是因为这一通狂吐所以酒醒了不少,但他也没多想,紧接着便道,“好,我去倒水,你先趴着啊,别滚下来了啊。”

武云应了一声:“嗯,我没事。”

这下张劲松就确定了,这丫头看来是有点清醒了,靠,三瓶茅台啊,还是在心情不好的情况下,先前那样子都醉到一定程度了的,这才吐一阵居然就缓过劲了!果然是个酒桶,幸亏自己从来不跟她斗酒,要不然那岂不是会被整得惨不忍睹?

他自然不知道,其实三个空酒瓶中所装的酒还不到两瓶。

将武云在**放好,张劲松再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脚和鞋子,也没扯过纸巾来擦,选着地方落脚,从冰箱里摸了瓶乐泉公司出口的山泉水,转身回来后拎开,见她虽然能说话却无力在**坐起身子,便又将她抱起,喂她喝水。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