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68、坏名声

王本纲被免职之后,随江官场中就有许多人蠢蠢欲动了。

身在官场,谁不想进步呢?然而正所谓僧多粥少,要求进步的人多,可供进步的位置实在是太少。各个位置上都有人,一个萝卜一个坑呢。

现在王本纲这棵萝卜出来了,空出了个坑,而且是个肥沃的大坑!

自认为够格能够对这个位置想一想的人大有人在,并且都有所行动。一时间,许多干部挖空了心思都想找市委书记王继恩汇报工作。

市委内部有人想调整一下分工,政府那边有非常委的副市长也瞄向了组织部长这个位子,更有一些正处级的干部也动起了心思。随江这地方在教育方面成绩卓著,曾经有一任市委组织部长是从市教育局局长直接提上去的,还有一任市委统战部长是从不显山不露水的市林业局局长提上去的。

这两个例子虽然说并不是常态,但却给了那些个部门一把手相当大的希望,让他们看到了一步登天的曙光。

是的,一步登天这个说法并不为过,级别不变,从差部门到好部门就是进步,从小单位到大单位那就是进步。如果能够把级别再往上提一提,那进步就更大了。虽然正处往上一步就是副厅,可市委组织部长这个副厅可不比一般的副厅啊!党委、人大、政府、政协四套班子,再加上各区县、各部门中高配的一把手,那副厅级的干部人数真的不少,但其中能够混个市委常委的又只占几成?

省里有关系的都去省里跑关系了,省里没关系的就想搭上市委书记陈继恩的线。虽然市委常委是由省里任命的,可是随江市委也有推荐权的,所以有些人就想从陈继恩身上下功夫了。

除了在陈继恩身上下功夫的,居然还有人想从张劲松身上下功夫。当然,从张劲松这儿是想谋求别的位置,而非市委组织部长。

第一个想从张劲松身上下功夫的人是市城建局副局长程遥斤。

这个名字让人很容易一听就记住,一不留神就叫成了程咬金,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跟他关系不错的人都叫他程咬金,还有叫他三板斧的。

程遥斤是通过市老干局局长严红军找上张劲松的。

张劲松接到严红军的电话,听到舅舅要和他一起吃个饭,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从小到大,舅舅那是真疼他,他心里有数的。

等到和严红军见面之后,张劲松发现居然还有一个人在桌上,那人一脸矜持的微笑,脸瘦瘦的,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经过介绍,他得知那人居然是城建局副局长程遥斤。

在酒桌上,程遥斤表现得相当客气,说话没一点架子,喝酒也很痛快,张劲松敬他他是杯到酒干,还反过来敬张劲松,站着敬的,完全就把张劲松当成了同级别的人了。

这顿饭的过程中,程遥斤除了不着痕迹的对张劲松赞扬了几句之外,又说了一些城建方面的东西,更多的时候,就是聊些无聊的趣事了。

一顿饭吃完,张劲松也没弄明白舅舅今天这是打算干什么。利用老关系帮他多结识一些人吗?怎么刚才程遥斤表现得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似的呢?

送严红军回家的路上,张劲松将音乐声音调小了点,把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严红军跟外甥说话自然不需要客套:“老程现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在城建系统干了一辈子,现在机会来了,想走走你的关系,把位子扶正。”

张劲松差点将方向盘一把打歪,满脸怪异地说:“舅舅,这个玩笑,也太那个啥了吧?”

“我没跟你开玩笑。”严红军摇摇头,看着张劲松,“我欠老程个人情,你要能够帮的话,就帮一把。老程这个人吧,很重感情,也很有能力,其实早该上去了......”

张劲松没心思听舅舅诉说往事,打断他的话道:“舅舅,程局长是副处级,我只是个副科级的招商局长,不是市委组织部长,这种事情找我帮忙?我倒是想帮,可我哪儿能帮得上他啊!我就奇怪了,他怎么会想到找我帮忙的?我都想不通啊......”

“你搞下了一个城建局长,搞走了一个组织部长,他在市里靠不上别人,不找你找谁?”严红军翻了个白眼道。

张劲松没料到连舅舅会说这种话,赶紧靠边停车问他到底听到了些什么传言。别人乱传他不在乎,可是这个舅舅对他那么好,他不希望舅舅误会自己。

严红军就说起了他所了解到的有关张劲松的传闻

这个世界真可以说是无奇不有,现在随江官场上对于张劲松的传言可是相当邪乎了。说是张劲松有省里关系特别硬,只要有人得罪了他,他就出手不留情,先是搞垮了城建局长江南山,紧接着又把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给赶出了随江。

也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消息,说是张劲松搞了江南山,江南山的夫人苗玉珊欲报此仇,找其情人王本纲帮忙,王本纲便准备把才从党校学习出来的张劲松再送到党校去学习然后发配,却不料此举惹得张劲松大为光火,一怒之下找到省里的关系,直欲置王本纲于死地。要不是王本纲在省里关系也不差,这次就不仅仅只是败走的结局了。

这个传言传得很凶,在科级干部和科员中传得就更是神了,大家都是小人物,看看人家张局长吧,连市领导说搞也就搞了!

丫就跟屠夫似的!

市里的主要领导听了自然不会当一回事,但一般的市领导却都有几分怀疑,就算觉得王本纲的倒下是另有原因,可也觉得张劲松是个瘟神,起码跟他有点关系吧?空穴不来风啊!

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接连两次出手就搞翻了一个正处级搞走了一个副厅级,这不得不说,能够给人太多的联想空间了。

而随江的处级干部中,不管相不相信这个传言,基本上都认同一个观点,那就是开发区那个叫张劲松的小干部在省里有人,并且那人还是能量相当大的那种。甚至有一部分人还仔细打听过,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在视察开发区工作的时候,就只去了招商局!

这么个情况只是稍稍一被传,就变成了张劲松在省里的靠山是省委组织部长武贤齐,要不然他这么年轻又参加工作时间不长,怎么会捞到副科实职?

反正不管怎么说,姓张的有大背景这是肯定的!许多无聊的人眼红张局长的能力,便给他取了个屠夫的外号,意思是说这家伙太过凶猛!在讲究个你好我好大家好,小矛盾忍一忍,大矛盾稳一稳的官场中,这家伙居然这么不按常理出牌,本来事情只限于吵一吵的程度,可他却直接提刀子捅,出手那真是招招见血啊!

不经意间,张屠夫的名声便传遍了随江市内官场的大小角落,甚至就连下面县市都有人听到了些不同版本的传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