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69、纪念日

()

()069、纪念日

武玲当初说服武贤齐的时候,最令武贤齐动心的一条理由就是张劲松在政治方面很有天赋,会为武家注入新的力量。

大家族在外人看来光鲜无比,可实际上却也步步危机,周围有太多人虎视眈眈,只等你一弱就扑上来吞了你。

武家二代还是不错的,可是第三代人物中,却没一个可带领整个家族继续辉煌的理想人才。武贤齐不希望富贵不过三代人这种俗话在自己家族中应验,所以对于武玲从草根中选一个人来培养的搞法还是有兴趣的。

是的,妹妹也是二代人物,可是张劲松年纪轻啊,甚至他有几个侄子还比张劲松年纪大呢——从这方面来讲,如果张劲松着实不错,那便可视之为第三代的领军人物。

所以在大哥二哥三哥反对武玲和张劲松交往的时候,他站出来力挺妹妹,表示支持。但是这个支持并不代表他对张劲松的认可,他还要再观察观察,甚至仔细考察考察。

然而还没等他把对张劲松的考察提上日程,张劲松居然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也就正好借此机会看一看,这个被妹妹看中的小子到底有何出众之处。

武贤齐是省委组织部长,位高权重,却也诸事烦多,就算张劲松是他妹妹的男朋友,他也不可能会时时刻刻关注着。但武玲曾经就随江市委组织部要张劲松去挂职的事情问过他,这就引起了他的一点点关注,当初他是打算把张劲松安排到市委组织部好让他多结识些人的,但他还没跟随江方面打招呼,这事就有人做了,他自然要了解一下,看看是个什么情况。

武贤齐想要了解一下情况,秘书自然就会尽力去办,省委组织部长的秘书要打听个事情,那真的不用费什么力便弄清楚了,甚至连随江官场上有关张劲松不利的传言都了解了一番,只不过跟张劲松一样,往省纪委投实名举报信的是谁,却没有消息。

当然,这个没有消息那只是明面上的说法。其中有许多内情,却是可以通过一些问题看出来的。毕竟因为一封未经查实的实名举报信就对一名副厅级干部展开调查,这个事情如果没有得到省纪委一把手点头,那肯定是行不通的。

在石盘省内的厅级干部,就算是再强势的人偶尔会得罪某些领导,可没有谁会无聊到得罪省纪委。武贤齐到石盘也时日不短了,自然明白省委里面的一些微妙关系。省纪委书记金旭唯省委一号马首是瞻,和省委大部分常委的关系都保持不远不近,相当符合纪委书记的身份。只说大部分常委而没说所有常委,那自然就表示还有特殊情况的,这个特殊情况就是,金书记和宣传部钟部长的关系那是众所周知的好。

老钟跟省委周副书记之间最近有那么点不对付,而更有意思的是,原随江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就是周副书记的人。

武贤齐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的,老钟不满近期周副书记对其工作上的挑刺,想斩他手下一员战将进行还击,让他明白虽然专职副书记从职务上来说是宣传部长的领导,可大家级别是一样的,别做得太过份了!

只是,老钟这么做有理由,而金旭接到举报后要调查也无可厚非,但是,不管是老钟还是金旭,他们都不可能会把张劲松牵扯进去啊。不说他们跟张劲松无仇无怨,就算是仇深似海,堂堂的副省级高官,要捏死张劲松这种人易如反掌,怎么会自辱身份搞出这么下作的事情?

武贤齐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跟张劲松过不去,可他却明白,这无疑是一个考验张劲松的绝佳机会。处在他这个位置,他自然知道一个官员的名声烂到了此种程度,如无意外,那基本上就代表着前途无亮了。是的,是前途无亮,而不是前途无量!

遇到了这种事情,不说张劲松这一辈子都没出头之日吧,至少近两年想要得到重用,那基本上是没可能的。

若是在这种劣势之中,张劲松还能够逆流而上破开这个困局,那武贤齐就愿意相信武玲所说的话,觉得张劲松真的是一个可造之材,那他对张劲松做他妹夫,就不是有限的支持,而是大力支持了。

对于四哥的心思,武玲很明白,可是对于张劲松面临的局面,她也觉得相当为难,她觉得换成了她处在张劲松的位置,一个时候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她有心说这个标准太高了,可是自己先前为了能够说服四哥把张劲松吹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现在遇到点困难了就退缩,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四哥,你的要求......”嘴动了动,武玲笑了起来,“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四哥,这次随江开发区升级之后,如果他能够顺利上正科,那就算破局,如果有人从中作梗,硬要卡他一年,那算我输。”

武玲这话是用了个心眼的,她知道徐倩对张劲松的看重程度,她觉得在这个事情上,徐倩肯定会力挺张劲松,只要徐倩力挺,别人又能怎么样?总不至于随江市委还会过问这种小事吧。

武贤齐点点头,看着武玲的眼睛道:“玲玲啊,依你说的,那就看看,啊?呵呵。”

武玲点头道:“真是没想到,我们兄妹俩会一本正经地讨论什么正科级副科级。”

“什么级别不要紧,重在能力和品『性』。”武贤齐摆摆手道,“你也别太乐观,文家想在石盘扎下来根,除了省里,各地市也不会放松。这次随江空出来的位子,文家已经在布局了。如果到时候真是文家人过去,那张劲松的处境......”

武玲听得心里就是一颤,她拒绝了文家而选择草根出身的张劲松,那绝对是狠狠地扇了文家一记响亮的耳光,文家对她再恨之入骨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可是,如果让文家的人当了随江市委组织部长,那滔天的怒火不都直冲着张劲松去了吗?到时候,就算徐倩对张劲松再看重,那也无济于事了。

她知道,四哥身为省委组织部长,说出了这个话来,虽然用的是不肯定的语气,可事实上这种可能『性』应该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了。

难怪四哥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下来,原来还有这个更厉害的后手呢。文家的人要去了随江当组织部长,不主动找张劲松的事都已经是神仙保佑了,又怎么会任由张劲松搭上开发区升级的顺风车而上正科呢?

虽然说很多时候,只要领导愿意,三年提到副处都不是不可能,可同样的,只要领导不爽,让你三十年都到不了副科那也是相当正常的。张劲松确实是有能力有成绩,可毕竟资历太浅啊,去年才从科员到副科,今年再上正科的话不合适啊。组织原则还要不要了?两年红线是那么好踩的吗?

事情过去得快,张劲松日子过得也不慢,由王本纲事件带来的阴影很快消散,他陪徐倩过了一个生日,还给她送了生日礼物。当然,去秋长水天吃一次西餐听一回《狼爱上羊》也是必须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