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70、关系公开

()

()070、关系公开

现在随江市的地下组织部长们对于市委组织部部长的热门人选讨论得很热烈,有三种说法相信的人最多。

第一种说法,市委内部调整分工,由市委宣传部长汪晴任组织部长,宣传部长再另行提拔;再一种说法呢,就是副市长粟文胜小进一步,任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而第三种说法呢,就是说这次王本纲虽然没有被法办,可免职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省里对随江市里的党建组织工作肯定极不满意,极有可能会从省委组织部里面选个人下来担任随江的组织部长。

这三种说法都很有市场,而且可能『性』都相当高。至于说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那基本上是不用考虑的。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在部长调离之后顶上去那没有问题,可是组织部很人少这么搞的。

人事问题的重要『性』决定了组织部不同于别的部门,部长鲜有干两届的,很多都是一届没满就换了人;而常务副部长干两届没问题,但要想像宣传部那样从常务副直接顺位干一把手,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连干两届那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毕竟上面有个部长压着,可如果部长连任两届的话,谁知道会栽培出多少得意门生来?那可是管帽子的呢。别说省委不想看到这种情况,就算是市委书记,也不会同意。而常务副部长虽说权力不是特别大,可是毕竟是组织部的二把手,根基积累了不少,再顺序接班当部长,同样会有拥兵自重的风险,哪个市委书记也不会愿意手下有这样的组织部长。

对于以上三种传言,徐倩觉得都有道理,可更倾向于第三种说法。对公众虽然没有明说,可大家都明白王本纲是因为一些问题而被免职的,借着这股东风,省里几位大佬正好可以名正言顺抢这个位置安排自己的贴心人——你随江的党建组织工作刚出问题,再就地提拔难以向广大干部群众交待,还是从省里下去人吧。

徐倩对于将来的市委组织部长是谁并不是特别关心,但是张劲松有省委组织部长的关系在那儿,她不提前了解一下那也就不正常了。虽然她是市长的情人,可是若非万不得已,她也不愿意给组织部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上次为了张劲松她选择在王本纲的困难时期硬顶了组织部的面子,很有几分落井下石的味道,现在王本纲走了,如果能够和新来的组织部长把关系缓和一下,那自然是一件大好事。

随江市的正副处级干部那么多,能够有幸和组织部长把关系搞得近一点的还真不多。但徐倩不担心这一点,因为她有张劲松,只要新来的市委组织部长是从省委组织部下来的,那还怕拉不上关系吗?

所以,她要问一问张劲松,提前了解一下领导的为人和喜好,这是有好处的。

张劲松被她问得一愣,摇摇头道:“没有,不知道。”

徐倩就皱了皱眉头,看着张劲松没说话。

张劲松就明白了,这女人是以为自己和武贤齐关系好到不能再好的程度了吧?可就算关系再好,人家省委组织部的人事安排,怎么可能跟我这么个小小的副科级说呢?

“倩姐,你觉得以我的身份,这种事情有可能会知道消息吗?”苦笑了一下,张劲松搂着徐倩道,“要不,我现在就问一问,不过我想,恐怕问不到什么消息。云丫头对这些事情不关心的。”

话出口,他又有点后悔,刚才徐倩还吃了武云的干醋呢,这马上又提到武云的名字,不是自讨苦吃吗?然而他也没法说武玲的名字,或许是有点心虚,在徐倩面前,他尽量不提到武玲,更不会当着她的面给武玲打电话。

然而出乎张劲松意料的是,徐倩听到武云的名字,居然没有吃味,反而沉『吟』了一下,然后道:“我就是随便一说,不用专门去问了。”

她是这么说,可张劲松却不会真当她是随便一说,自然是要专门去问的。他也没再等,『摸』过来手机,就这么躺在**给武云打了个电话,武云听到他所问的事情,很干脆地就是三个字:不知道。

挂断电话,张劲松看向徐倩,徐倩就笑了起来:“叫你不要专门问你不听。”

“你的随便一说,对我来说就是最高指示!”张劲松赤『裸』『裸』地大拍马屁道。

徐倩就亲了他一口,道:“我发现你越来越会哄人了,不早了,睡吧。”

然而还没等他们睡着的时候,武云却又发来一条短信:情况不容乐观。

张劲松看到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一瞬间就明白她这是在回应刚才自己打电话问的事情呢,赶紧回了个电话过去,却不料武云关机了。

徐倩看着这条短信,眉头紧皱,这句话说得含糊不清,能够引起太多联想了。一时间,二人被这么一条短信弄得睡意全无,但讨论了半天也没弄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能确定的只有一点,那就是,随江市的新任市委组织部长并非省委武大部长的人。

时光如梭,很快便到了八一节,这一天,也是圣金鲲——紫霞会所试营业的日子。由于昨天已经慰问了部队官兵,所以今天紫霞会所的试营业典礼,市长高洪就一脸微笑的出席了。相对于市长出席企业的典礼外,人们更觉得震撼的却是一个消息——圣金鲲公司的美女大老板武玲的男朋友,居然是随江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劲松!

这不是谣传,因为许多人都在今天看到了张劲松和武玲手牵手有说有笑的亲密样子,而也有少数人亲耳听到了武玲承认和张劲松的恋人关系。

这个消息太震撼了,大家在震惊之后,却又一个个都恍然大悟了,怪不得张劲松能够拉来圣金鲲的投资,怪不得张劲松能够搞下江南山搞走王本纲,原来还有这背景啊!圣金鲲这样的大型投资公司,就是用屁眼想一想都会想到,人家的能量会有多大。

一时间,很多人又眼红起来,靠,张屠夫果然威猛,***祖坟冒青烟了,也不知道那姓武的『骚』货怎么就瞎了眼,老子看上去比张屠夫威猛多了,**功夫也不知道比他好多少倍,怎么就没看上我呢?有眼无珠啊!

对于自己和武玲的关系,张劲松是有着迟早要被很多人知道的心理准备的,可是在这种场合下被武玲搞了个突然袭击,让他觉得很不适应。他都不敢去看徐倩,可是偏偏的,吃饭的时候徐倩和他们就在一桌。

好在徐倩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常,只是如平常一般喝酒敬酒,没有多喝。

这顿饭吃得张劲松相当郁闷,担心着徐倩会有什么不合适的反应,却又还要小心翼翼地敬在坐的领导们的酒,真是苦不堪言。

一顿酒喝好,张劲松也有几分头晕眼花,看着徐倩跟着市领导们一起头也不回地离去,他只觉得心『乱』如麻,一种心疼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从没像刚才这样在乎过徐倩,他也从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像刚才这样在乎徐倩!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