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71、偶遇

()

()071、偶遇

经石盘省委研究决定,木槿花同志任随江市委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会议一结束,许多人就通过不同的渠道开始了解新来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木槿花是何方神圣。现在是信息时代,虽然说很多信息寻常途径是了解不到的,可是一些放在明面上的信息却是相当容易就能够查得出来的——至少,木槿花的工作简历是摆在明面上谁都可以看到的,省委组织部的网站上就有。

看到木槿花之前的职位是省纪委纪检监察三室的主任时,有些人就觉得这里面的东西比较深了。当初随江市原市委组织部长王本纲,不就是被省纪委纪检监察三室立案调查了的吗?现在省委任命这个纪检监察三室的主任过来做市委组织部长,这对随江市委来说,无疑被当众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么一记耳光下来,说得好听点是省委对随江市委的工作不予肯定,说得难听点,那就是省委对陈继恩相当不满,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随江市那些个副厅的处级的领导们对于这些细微之处所蕴涵的东西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的,有人就觉得,在随江这地界,随着陈书记被省委批评,高市长应该会借机搞些动作了,说不定就从今天这个事情开始,随江就此从陈继恩时代要过渡到高洪时代了。

毕竟,陈继恩的年龄快到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去省人大或者省政协养老。

就这么一个为迎接市委组织部长木槿花上任的干部大会之后,市长高洪的威信仿佛在一夜之间就猛涨了不少,而陈继恩却显得无比低调。

张劲松虽然不够资格去参加市委召开的干部大会,可这并不防碍他知道木槿花就任随江市委组织部长的消息。武云的短信和武玲的话,足以令张劲松对市委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到底会被谁抢到手特别关注,刚看到木槿花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觉得眼熟,等一看木槿花的简介,就知道自己和木槿花还真不算陌生,二人还在开发区管委会小会议里面对面地交谈过呢。

靠,从省纪委下来人当市委组织部长,这玩的是哪一出啊!张劲松也听过随江那些地下组织部长们的传言,结合武家姑侄透出的那点朦胧消息,他一直认为新任组织部长会是粟文胜呢,在他看来,跟自己有仇的,又有资格打那个位置主意的人,除了粟文胜之外,他实在想不起来还有谁。

盯着电脑里木槿花的照片和简历看了又看,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哪一点得罪了这个女人,惹得她对自己注意上了。是的,他认为武家姑侄透『露』出来的意思,就是明确地告诉他,新任市委组织部长极有可能会针对他这么个小小的科级干部!

他丝毫都不怀疑武家姑侄会在这种事情上跟他开玩笑,可是,他的疑『惑』实在是没法解开。心里憋着这事儿,张劲松就相当不痛快,给武玲打了个电话,武玲却是毫不提这事儿,就跟那天什么都没说似的。再给武云打去电话,武云也是一问三不知,再也不肯透出一丝口风。

连接两个电话打得他更是冒火,想上去办公室找徐倩,可站起身来了却又坐下,自从紫霞会所试营业那天被武玲搞了个突然袭击之后,当天晚上徐倩就没让他进屋,而白天在单位,他就算是去了徐倩办公室,徐倩也是一幅公事公办的态度,把关系定位在上级与下属上面,仿佛二人之间没有任何私情似的,搞得这几天他晚上都一直在自己家里住的呢,感觉相当不适应。

妈的,你徐倩能够有个市长情人,就不允许我在外面有女朋友?完全是强盗逻辑嘛。

喝了一杯冰水,张劲松满肚子的怨气终于平复了不少,自我安慰道,自己和木槿花只见过一面打过一次交道,那次自己虽然没有完全配合她的工作,可是她堂堂副厅级大领导,想必不会那么小心眼吧?再说了,她现在可是市委组织部长,事务繁忙,怎么会专门跟自己这种小人物过不去呢?

下午下班的时候,张劲松由于要跟一个投资商电话沟通所以迟了十来分钟才锁办公室门往办公楼外走去,却在停车场见到徐倩正站在那儿和汪秀琴说着什么。

由于这时候单位的人大部分都走了,停车场上暂时还就只他们三个人,这种情况下,张劲松自然不能不礼貌地打个招呼——尊重领导,就是在这样的细节上体现出来的。

徐倩只是对张劲松点点头嗯了一声,汪秀琴却看着张劲松道:“劲松才下班?正好,一起去。”

最近汪秀琴跟变了个人似的,不仅没在工作上为难张劲松,反而还一幅很看重他的样子,不知不觉中都亲切地叫他劲松了。

张劲松不明白汪秀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笑着道:“汪主任,看来晚餐又有着落了。”

“你别总是惦记着吃,迟早吃出将军肚,有你后悔的。”汪秀琴笑着玩笑了一句,扭头对徐倩道,“主任,那咱们,现在就过去?”

“就过去。”徐倩点点头,看了张劲松一眼,往自己车旁走去。

汪秀琴目光在徐倩的背上停留了两秒,然后转向张劲松,朝奥迪q7方向瞟了一眼道:“走,我也坐一回高档车。”

张劲松就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嘴里笑道:“汪主任,您别这么说,再这么说我都想走路上班了。”

“你呀......”汪秀琴笑着摇摇头,几步便到了车旁。

到车上后,汪秀琴才说了要去干什么,原来是为了开发区东边角上有一条需要架桥过河连接到绕城主干道上的路,那条路如果修通了,对开发区来说是相当有好处的,在跟投资商谈判的时候就又多了一张牌。那条路在开发区说了几年,可是市交通局那边对这条路批是批了,却不肯拨款,而是要开发区自己筹款。

徐倩上任之后,招商引资的成绩那是有目共睹的,也是令她足以自豪的。这种成绩虽然醒目,却不容易让人记住,她也想在自己调离开发区之后,能够给开发区留下点什么值得人们称赞的东西。于是乎,她就盯上了那条路。

然而修路那可不是简单事,开发区拿不出这笔巨款,自然是想要让市交通局来承担一部分。然而交通局那可是一等一的大局,纵然徐倩是市长的情人,人家也不怎么给面子。今天是汪秀琴出面,约了市交通局局长禾小冬吃个饭。

虽然不知道汪秀琴是怎么样请动禾大局长的,可张劲松还是毫不犹豫地奉承了一句:“汪主任,还是您面子大,我听说禾局长可是很难请的啊。”

“呵呵,禾局长也是今天恰好有空,要不然哪儿请得到哦。”汪秀琴嘴上说着客气话,实则相当自豪,别说她一个正科级干部,就算是一般的正处级,禾小冬那都是不怎么看得进眼的。

张劲松道:“汪主任,你和徐主任去请禾局长吃饭,我跟着过去,会不会不合适啊?”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