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72、扯虎皮

()

()072、扯虎皮

透过车窗看着张劲松一脸冷然的模样,木槿花心里电光火石般闪过许多念头,马上就决定了下来,滑下车窗玻璃,一脸和蔼可亲的微笑,不轻不重地喊了一声:“小张?”

张劲松没料到车里的人居然认得自己,定晴一看,很眼熟啊,随即便想起了她是谁来。没办法啊,他对市委组织部长这个职位太敏感了,得知木槿花夺得这个位置之后,脑子里可是把那次被省纪委工作人员叫到小会议室谈话的情景回忆了很多遍呢。

“木主任......”张劲松惊讶地叫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叫错了,赶紧纠正道,“木部长,您好。”

木槿花笑着点点头,透出几分关切地味道:“车怎么样?我还有个事,你把车修好了,单子给我。啊?”

张劲松今天真是吃不完的惊,刚才明明是他打了一把方向所以才造成的刮擦,虽然是事出有因并且只蹭了点漆,可毕竟是他的责任,没想到木槿花居然把责任主动揽了过去。

这个新来的市委组织部长人还挺好的嘛。尽管张劲松觉得木槿花这只是做表面功夫,可心里对她的印象却还比较好,修车的钱肯定不会是木槿花或者她的司机私人出,但她能够说这个话,足以令人眼前一亮了。像这样的情况,很多领导就算是没道理也要死命把道理占住,以权压人,而木槿花却反向行事,不见得会让人多喜欢,至少不会让人讨厌。

“啊,不用了,不用了,刚才是我不小心,对不起啊木部长,耽搁您的时间了。”张劲松就略微紧张地说,他『摸』不透木槿花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却知道一点,不管领导怎么客气,你都千万别当真,要不然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木槿花看着张劲松脸上的紧张表情,却发现他眼里跟上次谈话时一样,没有半丝紧张,显得异常冷静。都已经公开了和武家五小姐的关系,这小子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一点得势便猖狂的样子,还是那么小心翼翼啊。

事情说开了,木槿花也不愿在这儿跟张劲松聊个不停,便道:“那就这样?”

张劲松自然不可能有意见,赶紧回到车里,将车倒了一下,然后等木槿花的车开走之后,才进了停车场找个车位停下。走到车头一看,还好,做个漆就行了。伸手在车的伤处『摸』了『摸』,暗叹不已,武云把这车交到自己手上,自己真是小心再小心,然而意外总是避免不了。

“刚才是组织部木部长?”汪秀琴站在车旁,两眼眯缝着对张劲松问道。

“嗯。”张劲松点点头,他有点不明白,汪秀琴刚才怎么没有下车跟木槿花打个招呼呢?像这种在领导面前『露』脸的机会,以汪秀琴的『性』格,她不应该错过才对啊。

“哦。”汪秀琴点点头,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我看你跟木部长很熟啊,呵呵,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好好干。”

这个话表扬不像表扬,问事不像问事的,听在人耳朵里就感觉相当怪异了。

张劲松没听出她这话是想表达个什么意思,正想客气两句的时候,却见她已经向站在不远处的徐倩走了过去。他嘴皮子一动,跟了上去。

徐倩对那条路是很在意的,以她连市委组织部都敢顶的作风,今天居然站在了酒店门口迎接市交通局局长禾小冬,这就足以说明禾小冬的份量。

徐倩在酒店门口迎接,汪秀琴和张劲松自然也陪着迎,光跟来来往往的熟人打招呼都费了不少口水。

好在禾小冬来得不慢,只让徐倩等了十多分钟便出现了。禾小冬贵为市交通局长,那在随江真是个响当当的牛叉人物,可是他再牛叉,也只能在公事上不卖徐倩的面子,但像吃饭这种为了公事而做的私事上面,他却不愿意得罪徐倩——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市长的情人啊。

在官场中就是这样,强悍表现在工作上那是负责任的态度,而在私事上面,都尽量少得罪人。徐倩今天有求于他,他可以摆一摆架子,但架子不能摆得太离谱,让人家等个十来分钟意思意思就行了。

禾小冬个子不高,人很胖,见到徐倩等人就一脸微笑道:“徐主任、汪主任,二位搞得这么客气,让我情何以堪呐。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二位恕罪。”

“禾局长言重了。”徐倩笑『吟』『吟』地说,主动伸出手,“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是我和秀琴的荣幸,我代表开发区广大干部群众谢谢您。”

徐倩这话把姿态放得很低,更是将开发区广大干部群众夹在了里面,可禾小冬也是个老官油子,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却是无动于衷,伸出手跟她握了一下,轻飘飘地笑着就错开了话题道:“今天是徐主任你请客,应该我谢你啊。呵呵。”说着,他不等徐倩答话便松开了手,又扭头看向汪秀琴,“看汪主任的气『色』,开发区的工作比团市委要辛苦啊。”

汪秀琴听得这话心里舒服,这个辛苦可不是指真的辛苦,而是说管的事儿多了权力大了。她也伸手跟禾小冬握了一下,轻笑道:“禾局您还会看相呀,组织上的安排,再辛苦也得努力把工作做好不是?”说着,她往徐倩那边看了看,指着张劲松道,“这是小张,我们开发区招商局局长张劲松。”

张劲松马上就笑着伸手:“禾局长您好,久闻您的大名,一直无缘得见,今天真是太荣幸了。”

最近徐倩对张劲松比较冷淡,张劲松一直想让关系恢复到了武玲没有公开关系之前的状态,可做了几次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现在见徐倩很在意这条路,便对禾小冬很是恭维,只要今天禾小冬满意了,想必徐倩看在自己这么用心办事的份上,又会让自己进她家门吧?

虽然他有时候会赌气般地想她也不是什么镶钻的,没什么了不起,可是一有这种缓和关系的机会,他就想尽力抓住,以期挽回。

禾小冬不认识张劲松,却听过张劲松的名字,毕竟以一介副科级的身份干翻了一个正处干走了一个副厅这种猛事他还是听说过的,张屠夫的名气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人家还是圣金鲲投资公司老板的男朋友呢。

他原本以为那不声不响的小青年是徐倩的跟班,现在一听到汪秀琴的介绍,这心里的感觉可就复杂了,怎么就没想到开发区还有这尊瘟神呢?对于江南山和王本纲的事情,禾小冬并不完全相信那是张劲松所为,可是空『穴』不来风,多多少少应该跟张屠夫有点关系吧?

“你好,徐主任的左臂右膀。啊,我也是久闻其名不见其人啊。”禾小冬笑呵呵地和张劲松握手,完全没有摆他正处级大局长的架子。禾小冬是个强势的人,可是他能够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也足以证明他是个相当有心机的人,不管江南山和王本纲的事情跟张劲松有多大关系,他都不愿意被张劲松记恨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