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74、木槿花打张劲松的主意

()

()074、木槿花打张劲松的主意

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张劲松对武贤齐提拔不提拔他没抱什么希望,他只是记着武玲的承诺,他也相信武玲有那个能力。可是,在能够自己做出成绩得到提拔的前提下,他更愿意把武玲的承诺留起来,以待后用。

最大的人情要留到最需要的时候用,最好的助力要在最关键的时刻使用才能取得最理想的效果。这个道理,张劲松是相当明白的,所以他希望先自己尽力去争取,凭自己能力取得的成就,跟别人施舍的,那种感觉真的差别太大了。

然而想凭自己的能力在这讲背景论资格的官场中奋斗,被管帽子的组织部长记恨上了,那真的是个相当杯具的事情。虽然说县官不如现管,张劲松是开发区的干部,升迁任用都是开发区党工委的事情,但他在开发区最多也只能升到副科级,等开发区升级后也就是个正科到头了,想再往上,市委组织部那一关是必须要过的。

唉,木部长啊木部长,我到底是哪儿得罪了你啊?我这眼看着就要上正科了,你不会马上就要出手在这事情上卡我的脖子吧?

木槿花现在还是新官上任,管的是组织部这一亩三分地,开发区的升级跟她关系不大,最多只是在机构升级的时候让开发区各级干部搭顺风车提级别的时候走走过场。别说卡张劲松的脖子,她到现在都还没注意到这个事情呢——组织部长新上任,那事情真不是一般的多,千头万绪需要她去理清楚。

并且,木槿花还是从纪委过来的,并非老组工,干这个组织部长对她来说,既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也是一次很有难度的挑战。

有挑战,自然就有压力。压力有来自组织部内部的,也有来自组织部以外的。比如说她面对着市委一正两副三个书记,就觉得压力相当大。

随江市委两个副书记,兼着市长的那个自然不用说谁都知道他权力很大,可没兼市长的那个谁也不敢小看他,毕竟人家是市委专职副书记,是主持市委日常工作的,尽管级别上和各常委一样都是副厅,但他就是各常委的领导!

很显然,木槿花这个市委常委也被市委副书记张翠玉所领导。张翠玉听名字像个女同志,可他却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一米八五的身高配合着一张国字脸,气度相当不俗。

以前木槿花也跟张翠玉有过接触,一直觉得他人不错,可最近发生了件事,就让她对张翠玉的印象大为改观。

事情是这样的,武仙区区『政府』常务副区长胃癌晚期在做保守治疗,虽然还只休假一个月,可谁都知道,这人没治了,这个位子空出来了。于是乎,许多人就都盯上了这个位置。而市委组织部也要确定几个考察目标,看看谁合适去顶这个位子。

这个事情,木槿花自然是要听取领导意见的,但在听取领导意见之前,她自己心里也要有个数,所以就开了个会。然而,在组织部部务会上就出现了分歧,木槿花对情况不是很熟就没随便拍板,而是在散会后去跟张翠玉做了一个工作汇报。

对于木槿花的到来,张翠玉先对她一通关切,然后居然抛出个人选来夸了一通之后再问她的意见。

木槿花自然给不出什么意见,她也没表什么态,只是满嘴套话地说对张书记的指示,组织部一定认真对待。心里却是把张翠玉看低了几分,你张翠玉虽然是我的领导,可你还只是个副书记,在随江这地儿,我就算是要站队,也不至于站到你那儿去啊——陈继恩和高洪,谁不把你压得死死的?

哼,我当初在省纪委做纪检监察三室主任的时候,你在酒桌上还是一口一个领导的叫着呢!

见木槿花这个态度,张翠玉略有不满,却也知道想一下降服这位从省里下来的组织部长不太现实,便把脸上的笑容收起,一脸深沉地点点头道:“组织工作一向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一定要谨慎、要细心,知人善用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呐......”

被他这一通带点批评意味的教导之后,木槿花便告退了,不禁头疼起来,现在还只是副书记想把武仙区区委宣传部长弄到区『政府』去做常务副,后面高洪和陈继恩会不会也对这个位置感兴趣,想安『插』自己人呢?

在她还没想清楚这到组织部之后的第一仗应该怎么打的时候,又接了到了开会的通知。这个会不是常委会,而是几个书记碰一下头,先就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人选问题交换一下意见,而因为涉及人事方面,所以她这个组织部长也要过去。

这种会不是很正式,所以就在市委书记陈继恩的办公室里开了——陈继恩有个习惯,每次书记碰头专门就一个事情沟通的时候,他都会在自己办公室。至于这是他懒的原因还是在自己办公室更有主场优势,那就说不清楚了。

人到齐后,陈继恩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说了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问题,然后要两个副手说话。

张翠玉是主持市委日常工作的专职副书记,组织部也归他分管,所以在人事问题上,他有着相当大的话语权,见书记和市长都看向自己,便说:“啊,最近组织部由于一些原因,把这个问题耽搁了。现在木部长过来了,组织工作这个问题也确实要尽快解决,拖不起啊。武仙区报了个人选上来,是区委宣传部纪文明同志。”

话说到这个样子,他就住嘴了,没有明确地说支持纪文明,可是意思却『露』出来了,他觉得纪文明可行。

陈继恩和高洪都熟悉了张翠玉的说话方式,可却没料到他第一句话就是对组织部工作不满意,这不是当众扇木槿花耳光吗?这是个什么状况?

木槿花被张翠玉这话弄得相当尴尬,没法辩解,更不好道歉,因为人家张副书记说的是她没来之时的问题呢,可她现在又是组织部长,这批评还是得她生受着。

于是,就有了点冷场。

陈继恩目光从木槿花脸上扫过,和高洪对望了一眼,道:“老高。”

下面区『政府』的二把手人选,这个事情市『政府』也是能够推荐人的,毕竟是『政府』工作啊。

高洪就说:“『政府』那边讨论一下,觉得还是要安排个懂经济的同志。大家一致认为,武仙区『政府』刘祖良同志搞经济有一套,组织部可以考察一下。”

刘祖良是武仙区委常委、副区长,无论从各方面来说,都比区委常委、区委宣传部长纪文明要有竞争力。

高洪毕竟是市长,是在随江这地界上唯一一个可以跟陈继恩比力气的存在,说话就比张翠玉强硬了许多。

陈继恩这才转头对木槿花道:“槿花部长,你这边呢?”

组织部部务会原本是讨论了几个尚未确定的人选,以备领导查问的,可听了张翠玉和高洪的话,木槿花自然不会蠢到再把人选说出来,便道:“这个事情拖这么久,身为组织部长,我是有责任的,这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我先要向几位领导道歉......几位领导把人选敲定,组织部这边一定把考察工作做到位......”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