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75、行动

075、行动

想把张劲松收入麾下,这可以说是木槿花一时兴起的念头,但这个却并不完全是偶然的,而是存在一定的必然性。因为木槿花一直对张劲松这个人比较有兴趣,并且,她还知道她的前任王本纲曾动过把张劲松调到组织部的念头,都通知了开发区管委会呢,只不过在王本纲落难之际,让徐倩给顶了回来。

更何况,张劲松还有个武家准女婿的身份,并且,武家的四爷现在是石盘省委组织部部长,这种种原因纠缠之下,就算是她现在没想到张劲松,过不了多久,也会考虑到他头上去的。毕竟她对随江这边的干部都没有深入的了解,要找别人的话,还真找不到一个比张劲松更适合帮她在组织部打开局面的人选了。

省委组织部长的准妹夫这个身份,用来跟那三位正副书记斡旋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木槿花是文家的人,对文家没有归属感,可她却离不开文家,没了文家的支持,她别想走到现在这个位置。不说什么知恩图报的话,她就算是一点都不感恩,也不能离开文家,因为一离开,她现在的位置都极有可能会保不住。

不管她对文家的感情是爱还是恨,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她都要站在文家的站场上做事情。所以对于是不是把张劲松搞到身边来当成一把利刀使用,她是迟迟拿不定主意。

王本纲可以把张劲松给弄到身边来拿捏,可她要把张劲松弄到了市委组织部,难免会被文家某些人歪嘴,说她吃里扒外帮外人——从开发区到市委组织部,这明显是提拔嘛。

好吧,就算文家的人相信了她把张劲松弄到身边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同时也便于随时控制打压,可人家张劲松愿不愿被她当枪使呢?敢背着武玲这种背景深不可测的女人去勾引自家单位女领导的男人,绝对不是那么好摆布的。

这种事情,只有在张劲松自己愿意的情况下才好操作,如果引起了他的反弹,在武玲面前歪歪嘴,等到武贤齐一通邪火发下来,自己那可就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伸手取下眼镜,木槿花在睛明穴揉了揉,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打定主意,还是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张劲松搞过来用。她以前觉得自己对随江很熟,可真到要用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两眼一抹黑。

这还真是人到用时方恨少呐!

可是,怎么样才能够让张劲松为己所用,这个,还是需要特别注意方式方法啊。

已然临近中秋,可空气中依旧延续着夏日的炎热,城市中的常青植物提醒不了人们注意到季节的悄然过渡,行人的衣着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秋的意境。

顶着太阳,张劲松和武云在紫霞观里当着吴长顺的面搭了几把手,搭手就是试招的意思。搭手之后,吴长顺对武云的表现很满意,还亲自指点了她几句,看他的意思,似乎有意在张劲松这个衣钵传人之外,再留一脉道统。

今天是武云约张劲松一起上来紫霞观看一看,张劲松想着也有日子没看师父了,便一起上来。看着武云跟师父说话时的认真和专注,他脑子里却冒出这么个问题:多漂亮一个丫头,怎么就是拉拉呢?

对这个事情,张劲松心里是有着相当强的怨念的。他的怨念并非武玲所说的那般对武云动心了,而是因为黄欣黛,他误会黄欣黛也跟武云一样是个拉拉,这让他心里就有一股说不出的闷气。

是的,他和黄欣黛之间没有什么,可他对黄欣黛的那丝情意可以说是最为纯粹的了,并且是他心中最柔软的部分,他放不下那一份至今还未消散的暗恋,或者说单恋更合适一点。

这份单恋对他来说,是一种无法用笔黑形容也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美,可是武云却让这份美出现了残缺。

云丫头啊,我们那么好的关系,可以喝酒喝茶,可以吵架打架,你对我无私帮助,我对你推心置腹。若你是个男人,我不管辈分不辈分怎么着也得跟你斩鸡头烧黄纸,可是,你怎么一转眼间就成了我的情敌呢?

还是关系相当好的那种情敌!

靠,这他妈的什么事儿啊!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武云听完吴长顺的指点,发现张劲松正皱着眉头看自己,便睁大眼睛问了句。

“看你漂亮啊。”张劲松展颜一笑道。

武云就白了他一眼,哼哼着道:“没你女朋友漂亮!”

“我女朋友是你小姑啊。”张劲松道,“听你这话的语气,好像很有怨念啊。怎么着,是不是对你小姑相当的羡慕嫉妒恨?”

这俩人说话的工夫,吴长顺却脚步轻快地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干啥了。

“毛病。”武云看着他道,“听说你跟你们管委会主任关系非常好,是不是啊?”不等张劲松回答,她又继续说道,“我知道徐倩很赏识你,不过有些分寸你还要自己把握好......”

“你是在教训我?”张劲松眉毛一扬,一脸不悦地问道。还真是反了天了,这丫头居然教训起自己来了,这成何体统?自己是假装给武玲做男朋友,可不是去她家受气的!一个侄女都敢这么教训姑父,那以后是不是随便跳出来个武家人不管是老的还是小的都可以对着他教训一通啊?

这股歪风邪气一定要刹住!

武云脸一黑就要发火,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却又生生把火气压住了,面无表情道:“我只是在提醒你。”

“用不着。”张劲松也冷冷地说,这时候,他来电话了,摸出手机一看,是徐倩。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张劲松也没回避,直接就当着武云的面接通了电话,叫了声领导,还示威似的看了她一眼。

“你在哪儿?”徐倩招呼都没打,直接就是一个问题抛了过来。

“在紫霞观。”张劲松回答了一句,又看了武云一眼,然后才问,“怎么了?有事?”

徐倩道:“我跟你说过,做事情之前要跟我通个气,不要搞突然袭击。”

张劲松被好个话弄得一头雾水,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明白点,我没听懂。”

由于和张劲松已经秘密地住到了一起,徐倩也没在意他这么随便地跟自己说话,没再多问,直接就说了:“下周二,组织部木部长会来开发区调研,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她这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是生气还是开心,可张劲松就觉得冤枉了,他是跟木槿花认识,可是敌是友都还分不清呢,哪儿有那份能耐说服她过来开发区调研?明白徐倩误会他了,他赶紧道:“这事儿我真不知道!木部长怎么会去我们开发区搞调研啊?”

“你真不知道?”徐倩问。

“真不知道。”张劲松很委屈也很肯定地回答。

徐倩没再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张劲松盯着手机看了看,心里就又罩上了一层阴云,或许是武玲和武云的提醒先入为主了吧,虽然在随江大酒店撞车那次他对木槿花的印象不错,可一听到她要去开发区考察,就不可避免地要去想她是不是想针对自己搞点什么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