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77、万事俱备

()

()077、万事俱备

汪秀琴伸手接过车钥匙,笑『吟』『吟』地说:“行,我给你保管。你们尽情地喝吧,喝醉了我给你们当司机!”

“汪主任,你这么说我哪儿还敢喝啊。”张劲松就作出一脸苦相道。

汪秀琴笑呵呵地说:“少废话。装模作样。你不敢,你不敢你还把钥匙交给我干什么?赶紧喝酒才是正经。”

“是,是。领导批评得对,我坚决执行领导的指示,赶紧喝酒才是正经。”张劲松赶紧点头道,一幅低眉顺目很受教的样子。

“有客人在你也没个正形。”汪秀琴笑道。

客人当然就是指投资商,张劲松便又和投资商说了几句,和投资打交道对他来说真的是没一点难度,相当得心应手。投资商叫董士贞,看年龄应该在四十多岁,是石盘润华医『药』集团的董事长,戴一幅眼镜,很会说话。

菜上桌酒入杯,张劲松当先便敬了钟五岩一杯:“钟哥,多话就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先干为敬。”

说完这话,张劲松便一口干了杯中酒。

钟五岩笑着点点头,也相当爽快地将酒一口喝干,对着张劲松举了一下杯,表示自己跟他一样够意思。

张劲松没停,菜都没吃一口,继续敬酒。当然,这一次敬的就是投资商了,不是像敬钟五岩那般随『性』,而是相当客气地站起来双手举杯:“董先生,欢迎您来随江考察,希望随江能够符合您的期许。多余的话咱们慢慢再说,有的是时间。现在,我先敬您,以后我就为您服务了。对我的服务要是有什么不满,您尽管提出来,我保管让您满意;对我的服务要是满意呢,您也可以多夸夸我,咱们汪主任您也认识,她是我的分管领导,您在她面前夸我几句,我的年终奖又可以多一点。呵呵......”

“那我可得现在就夸了。”董士贞也站着身子,跟张劲松碰了一下,笑着道,“随江开发区有张局长这样的招商能人,一定会更快更好的发展,吸引更多的投资。”

“董总这话我听懂了,您是下定决心要到我们开发区投资了的。谢谢您啊,我先干为敬。”张劲松笑呵呵地说,然后一口将酒喝了下去。

董士贞没多说什么,笑着喝了酒。

这顿酒并未如钟五岩所说的那般喝到不醉不归,散场的时候,众人头脑还是清醒的,张劲松从汪秀琴手里取了钥匙自己开车回去,而董士贞就住在这酒店里,汪秀琴则招待她的师兄有别的活动了。

这个别的活动,自然就是到**去活动。活动完事之后,钟五岩淡淡地说:“我看张劲松那样子,在开发区活得很滋润嘛。”

汪秀琴偎在钟五岩怀里,不无酸意地说:“人家有省委组织部长这个大靠山,想不滋润都不行啊。更何况现在市委组织部长也在后面给他撑腰,该他得意啊。”

“市委组织部......现在部长是木槿花吧?”钟五岩皱了皱眉头,看着汪秀琴道。

“嗯。”汪秀琴对着钟五岩眨眨眼,“怎么了?”

“木槿花,哼,木槿花对张劲松恐怕都恨之入骨了。”钟五岩冷笑一声,看着她道,“你刚才说什么?木槿花给张劲松撑腰,这不可能吧?”

“嗯?”汪秀琴听到这个话就来劲了,坐起身子圆睁双眼道,“是不是有什么情况?说来听听,反正我看木部长的意思,对张劲松很看重,那样子看上去好像马上就要提拔他似的。”

“不打压他就算万幸了。还提拔?”钟五岩眉头一挑,顿了顿又说,“你说说看,木槿花是怎么给张劲松撑腰的?”

汪秀琴就把木槿花在开发区调研时的言行举止说了说,钟五岩开始听的时候是皱着眉头的,可是听到后面,却是满脸笑意了:“张劲松也是个蠢猪,他的好运气到头了。木槿花这是要捧杀他啊,把他调离开发区,弄个闲职挂着。你们开发区不是就要升级了吗?我估计啊,在你们开发区升级之前,张劲松就有可能被调离,让他搭不到这趟顺风车上正科。”

“他不调走也没办法上正科。”汪秀琴冷哼一声,“他副科还才一年!根本不够资格,两年红线卡在那儿是吃素的?那可不是摆设!”

“政策都是活的,副科一年上正科也不是没有先例。”钟五岩也坐起身子,不以为然的摇摇头道,“只要徐倩肯力挺他,那他上正科问题不大。你不说徐倩跟他有一腿吗?”

“嗯,他们肯定有一腿。”汪秀琴眉头皱到了一起,一脸愤愤然道,“这个事情也不是徐倩一个人说了算的,要党工委开会。我估计党工委开会难通过,钱棋胜和李东海肯定会反对,龚玉胜不好说,只要我这儿不同意,她徐倩还能怎么样?”

“她是一把手啊。”钟五岩又摇了摇头,“党工委会议,她会有办法掌控的,在这个事情上,你没必要做恶人。等到开发区升级,你也是副处级的领导了,不要这么冲动,要算计人,没必要在明面上,要学着背后阴人。不管怎么说,现在张劲松是武家的女婿,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

汪秀琴道:“武家的女婿?圣金鲲那个武玲?”

“武玲是省委武部长的妹妹,亲妹妹。”钟五岩看着她道,“这个情况,屈市长没跟你说?”

汪秀琴就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虽然屈玉辉没有告诉过她这个情况,可她也不能对钟五岩明说不是。皱了皱眉,她道:“我只是想不通,张劲松有武部长的关系,木部长还敢对他使招数?”

“有什么不敢?”钟五岩翻了翻眼皮道,“木槿花又不是武家的人。这次是木槿花到随江来当组织部长,我看他张劲松还能蹦哒几天!哼,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功夫特别好,哄得徐倩对他爱护有加,要不然上次实名举报的事情就够他喝一壶的,哪儿容得他现在还耀武扬威?”

汪秀琴就一脸狐疑地看着他问:“要说实名举报,他应该不会那么蠢,肯定是有人搞他。我说,不会是你在背后搞他吧?”

“胡说。”钟五岩冷哼一声,又一脸淡然地说,“我跟他无怨无仇的,搞他干什么?我爸是省委宣传部长,又不是省纪委书记,省纪委的人马是我指挥得动的吗?别『乱』想了,睡吧。”

汪秀琴见到他这个反应就明白了,张劲松实名举报事件,十有**是这家伙在背后下的阴招。男人真恐怖,表面上称兄道弟关系好得不能再好了,背后捅起刀子来居然这么下死手,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这还是以前那个满面春风待人温和的师兄吗?

董士贞对随江开发区的考察比较满意,只是他又提了个要求,由于他们集团中成『药』的产品不少,所以想在随江再找个地方种『药』材。自己『药』田的产出自己厂里制,这个思路张劲松不知道是好是坏,却想到了邓经纬曾找自己帮忙要投资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