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一卷 强势女领导 078、顺势逼人,情人大吵

078、顺势逼人,情人大吵

市委组织部里,干部一科是个众所周知的大科室。

随江市委组织部有办公室、研究室、干部一科、干部二科、干部三科、干部四科、人才科、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基层党建办公室、干部教育科、干部监督科、远程教育中心、档案信息科等科室。

这其中,干部一科到干部四科那就是实打实的业务科室,直接跟相关部门的干部打交道的。

简单来说,干部一科主要负责市直单位领导班子,干部二科主要负责区县领导班子,干部三科主要负责经济干部,干部四科加挂青年干部科牌子,负责青年干部事宜。

当然,除了简单的,这里面还有些复杂的东西,比如市级领导的选拔任用的时候,虽然主要是省委组织部和市委主要领导作决定,但干部一科也要走很多程序的;还有就是说市直单位班子的调整有些程序上的东西干部二科也会参与,而区县班子的调整干部一科在某些时候也要插手其中。

这些科室中,有几个科室就科长一个人,没副科长也没科员,而有的科室就只两个人;除了办公室之外,就数干部一科和干部二科人最多,这两个科每个科都有五个人:一个科长,两个副科长,两个科员。

武仙区常务副区长的人选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市委书记陈继恩态度暧昧,而市长和市委副书记又在这个问题上存在分歧。在这种情况下,木槿花这个组织部长就相当难做了,所以她不能按正常程序来,只有剑走偏锋才能把事情解决好。

这个偏锋要怎么走,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目前要做的,就是把弄一把好剑过来。这把剑,她觉得最合适的就是张劲松。

她到组织部之后,还真没怎么融入进来,要是贸然动一科或者二科的科长,那工作作风会显得很强硬很霸道,不仅内部反弹强劲,恐怕还会引动上面的关注;可如果不是在一科二科安插个人进去,那又不利于她尽快地把这工作抓到手中,所以现在这个一科副科长的位置,却是刚刚好了——总不能部长大人要安排个副科长,你们做副手的都不同意吧?排外排到这种程度,眼里还有没有组织?还受不受市委领导了?

是的,干部一科负责市直机关,干部二科负责区县班子,可是这个只是一个大方向,在具体行事的时候还有很多交叉的地方。在区县班子调整的时候,干部一科也有几个环节是要插手的。

以区县班子换届为例,由干部二科拟名单组织部部务会听取干部二科的考察情况汇报的时候,干部一科作记录;而部务会酝酿的时候,干部一科也会参与;到市委酝酿环节,干部一科做记录,干部二科视情况参与;报省委组织部的时候,由一科主承办;部务会研究的时候,又是一科汇报二科参与;上报市委常委会的时候,又是一科为主到最后考察材料、任免审批表、修改任免信息交档案信息科就又是干部二科的事了。

这个程序只列出了区县班子干部任用前的一部分跟一科相关的程序,以二科为主的程序没有列出来,但也很明白了,能够看清楚。明白一科不仅仅只在市直机关班子调整问题上有权力,在区县班子调整这个事情上面,虽然帮人说不上话,但要想使点坏水,那真的不是什么难事。

不说在过程中直接使坏,只要告诉竞争对手一些情况,那事情就复杂了啊。

所以,木槿花选择在这个时候从干部一科着手是一着妙招。毕竟,干部一科现在空出来的职位是副科长,搞个人进来不显山不露水的,所谓春雨润物细无声,便是如此。

在开发区搞调研的时候,木槿花的信号就已经放了出去,可是武家并无任何反应,那么,她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现在唯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看张劲松自己的意思了。

她现在在考虑,到底是自己和张劲松面谈一下呢,还是让干部四科直接和张劲松谈话。若说到级别,自己一个堂堂副厅级领导和他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面对面地交谈,实在是有**份;可是,他除了副科级小干部的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武家五小姐的准姑爷!后面这个身份,足以令木槿花不得不仰望。

文家和武家确实势力相当,可她木槿花只是文家旁支远房的媳妇,而张劲松却是武家二代中五小姐的男朋友,这中间的差距,真的不止五条街啊。

在没到随江任组织部长之前,木槿花就有张劲松的电话号码,可是拿着手机,她却没法把号码拨出去。是的,她还是放不下她那点副厅级干部的矜持,尽管张劲松是武家的准女婿。

最终,木槿花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拿定主意。由于她是从省纪检委下来的干部,在随江这边,暂时除了市纪委的熟人会请她吃饭之外,别的干部还真没几个有这个胆子。所以今天下班后,她让司机送她到秋水长天大酒店。

她想吃西餐,秋水长天西餐厅的意大利菜真的不错,她很喜欢。

来到秋水长天的西餐厅,听到《披着羊皮的狼》的旋律,木槿花不由得想起了王本纲出事之前,自己到随江来视察随江的纪检监察工作,就是在这间西餐厅里看到了张劲松和徐倩一起吃饭,然后还亲眼目睹了张劲松别致的泡女人的方式。

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那么巧再遇到他们俩?木槿花心里这么一想,在随着服务生的引导往前走的时候便快速地扫瞄着视线可及范围内的人们,在还没等走到空位之处时,她竟然真的发现了张劲松在这儿吃饭,张劲松的对面有个女人,她只看到头发和后肩,也不知道是不是徐倩。

张劲松也发现了木槿花,开始还以为眼花,定睛一看确实没错,更发现她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惊愕了一下,马上堆出一脸笑,声音不大不小地打了个招呼:“部长好。”

他不喊木部长,除了表示尊重外,也是让木槿花知道他没有透露她身份的意思——尽管就算在这儿喊出木槿花的名字可能也没几个人知道这就是市委组织部长。

其实像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会装作没看见,可是二人目光已经对视了,张劲松要是再不主动打个招呼,那也太目中无人了。反正这是吃东西的地方,又不是娱乐场所,碰到领导,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秋水长天大酒店在随江市又有另一个称呼,叫妇女俱乐部。所以,他喊了这声部长之后又有点后悔,怕木槿花觉得自己误会她过来是找年轻的帅小伙到**讨论人体生理结构玩的。

而这时候,徐倩也抬起了头,嘴皮子一颤,硬是将那个木字给颤回了肚子里,站起身歉意地叫了一声:“部长,您好。”

说着话,她就伸出了手。

“好,好。”木槿花点点头,伸手出跟徐倩握了握,道,“你们晚饭吃得很丰盛嘛。”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