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81、科长的态度

木槿花以前虽然没有做过组织人事工作,可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到现在这个位置,对于人心的把握,那是有相当的火候的。是的,纪委的工作,总是要跟人不停地打心理战。

按木槿花的分析,徐倩和张劲松之间的关系肯定不清不楚,自己透出的信息是让张劲松来当干部一科副科长,只要徐倩对张劲松稍微有点感情,那肯定不希望张劲松在干部一科吃亏,但是她徐倩只是开发区的一把手,手还伸不到市委组织部来。那么,她就只能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量帮张劲松了。

毫无疑问,借着机构升级的东风把张劲松的级别提上来,是徐倩现在所能做的最合适的选择了。

只要级别上来,张劲松以正科级的身份在干部一科任副科长,别说另一个副科长了,就算是科长,对他也会客气几分。原本是新来的人站最后,可只要张劲松级别到了正科,那一进干部一科,就是当之无愧的干部一科二把手。

现在事实果真如木槿花所料,徐倩就真的给了张劲松一个正科。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木槿花觉得,自己不说完全掌握张劲松,只要张劲松不蠢,在市委组织部里,他除了紧跟自己这个把他一手扯进来的部长之外,不可能会去选择站到另几个副部长身边——他就算是想站,别人也得敢收才行啊。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队伍不是你想站,想站就能站......

木槿花不担心张劲松到了组织部之后不为自己所用,她只担心楚行水在组织部能不能起到她期望中的作用。毕竟,组织工作是谨小慎微的,跟招商引资那种大开大阖的工作方法大不相同;再者,市委机关比起开发区管委会来,复杂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官场老油子一个不小心都可能**沟里翻船,更何况他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

不过,除了张劲松之外,她实在找不到更好的人选。只希望这小子真是一把好刀,能够为自己披荆斩棘,在随江这地界杀敌立威,让她真正地隔入到这一方天地。

......

没有经过党校培训这道程序,张劲松在一个秋雨飘零的早晨出门拦了辆的士前往市委。舅舅严红军曾对他耳提面命,要他去了组织部之后不要太张扬,要低调,那台奥迪q7最好还是不要再开了,平时上下班尽量坐车,如果硬是想自己开车呢,最好开个十来万的车,别搞得太打眼,会让领导不舒服的。

对那台挂着武警牌的奥迪q7,张劲松现在是开出了感情来了,本想和老爹换着车开一开,可是坐进老爹的车里,他硬是没感觉,干脆就打的上班了。

进大门的时候门卫没问,但进办公楼的时候,张劲松被值班民警问了一句,他说了句去组织部,民警居然就不管了,放他进去了。这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挡门的也挡得太莫名其妙了吧。

组织部在市委办公楼五楼,张劲松不知道木槿花的办公室是在这儿还是在后面的常委楼,或许两幢楼里都有。市委的院子挺大,里面楼房不少,新旧不一高矮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所有的楼房都是没有电梯的。

徒步上五楼,对张劲松来说,那真是没有一点难度。可是上到五楼之后应该往哪儿走,他可就犯难了。

因为没有人告诉他到了组织部之后应该找哪个科室去报道,并且,他看到正对着楼梯口的那间办公室门上挂着干部一科的牌子!

他调到组织部,就是来干部一科当副科长的,可是他总不能一来还没报道直接就往干部一科钻吧?

幽长的过道中不见一个人影,各个办公室的房门都虚掩着,粗略扫了一眼,张劲松竟然没有发现一扇是完全敞开的,也没发现一扇是完全关闭的。他不禁暗想,这大机关的工作作风就是不一样,门都掩得这么整齐。

呃,除了门掩得整齐,貌似上班都还来得挺早。

两眼盯着门牌上的干部一科四个字,张劲松心里就是一阵恍惚,从今天开始,自己就在这儿上班了,就是大机关的人了。他深吸一口气,想着开发区管委会都是办公室安排新人事宜的,可开发区那边是人力资源局和办公室合署办公,市委组织部只有公办室没有人事科,十有**应该是办公室负责的。

可是,他又觉得找干部四科可能更合适一点,毕竟当初考察他的人是干部四科的。这里是组织部,跟一般的地方想必是有点不一样的,可不能按常理去套。他是真不想上班第一天就给人留下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糊涂印象——第一天上班连在哪儿报道都搞不清白,还当什么副科长啊!

正当张劲松要下决定的时候,干部一科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一头黄色短发的年青女孩子,发现张劲松两眼正在看干部一科的门,便翻了翻眼皮,面无表情地问:“你找哪个?”

“没找哪个,我来报道的。”张劲松微笑着道。

“报道?报道不在这儿......”女孩子随口说半句话,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住嘴了,停下准备前行的步伐,上上下下看了看他,脸上表情怪怪地说,“你,你是到组织部上班来的?”

张劲松觉得这女孩子挺有意思的,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开发区招商局的副手白珊珊,觉得她们的神态在某种程度上有几分相似,便依然那般笑着说:“嗯,是的,到组织部上班来的。”

女孩子脸上就露出了一丝丝笑意,表情相当丰富地问:“呃,那个,请问你贵姓?”

看到这女孩的反应,张劲松就知道她应该是知道自己会出任干部一科副长的了,但却不知道她是谁,就把那笑继续留在脸上,道:“免贵姓张,张劲松。”

“张,张科长您好。”女孩子脸上的笑一下就灿烂了起来,飞快地伸出白皙纤细的右手,自我介绍道,“欢迎您来干部一科。我叫覃玉艳,您就叫我小覃吧。刚才邓科长还说到您今天可能会来上班的,我就出来看看,没想到您真这么快就来了。走,邓科长正在里面等您呢,我带您过去。”

干部一科的科长叫邓如意,副科长叫章向东,还有两个科员,一个叫范秋生,一个叫覃玉艳。这个基本情况,张劲松是早就了解了一遍的。

他可是没想到,自己一来组织部,第一个见到的会是覃玉艳。

这一口一个您的叫得张劲松相当不适应,他自然不会相信覃玉艳专门出来看看他来了没有的话,只不过人家这么说了,他也不可能揭穿,想了想既然遇着干部一科的人,而这个覃玉艳又说出了这个话,如果自己不去跟邓科长见个面,那就显得有点不尊重领导了。

他不知道这个覃玉艳是不是邓如意的人,怕自己不去的话她乱打小报告,而且正好自己也不知道去哪儿报道,便点点头道:“那,谢谢你啊小覃。”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