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一卷 强势女领导 083、批评与安抚

083、批评与安抚

木槿花的话似乎是对下属的关怀,可张劲松知道,领导的话你得仔细听,明着是关心,实际上却是批评。

面对着木槿花,张劲松当然不能解释说科长邓如意执意要为他接风推不过所以喝了几杯。跟领导说话的时候,有错误就要承认,而不能想着怎么找理由——端正态度很重要。

张劲松的态度很端正,马上道歉说:“是,我以后一定注意,谢谢领导关心。”

木槿花眼睛一闭一睁,又点点头说:“嗯,要尽快熟悉环境,投入工作。一科的工作很重要,也很复杂,啊,你要有心理准备,打起精神。”

这个话的意思就相当明显了,她是要张劲松尽快在一科做点事情出来,站稳脚跟;她还提醒他,一科的工作牵扯到方方面面,要他认准方向,谨慎对待。

张劲松听懂了木槿花的意思,尽管对如何尽快开展工作还没有任何头绪,可他还是马上站起来一脸认真地回答:“请领导放心,我一定会尽快熟悉工作,努力把领导交待的事情做好。”

这个马屁拍得相当直白,木槿花心想这小子果然是很明事理的,一见面就表忠心了,但是现在还不能完全相信,得看他接下来的表现,送上的投名状够不够份量,再视情况决定如何用他。

刚才批评了他,现在他表了忠心,那自然是要安抚的。木槿花伸手往下按了按,道:“坐,坐。小张啊,我对你是有期望的,希望你到了组织部,也要拿出干招商工作的能力和勇气,克服困难,做出成绩。啊?”

木槿花没有明确表态有困难就找她,可一句“我对你是有期望”的话,就足以说明一切了。至于说克服困难,那就另有所指了,按张劲松的理解,这个需要克服的困难有许多是市领导的,也有组织部内部的,甚至是干部一科内部的,就目前而言,应该是以干部一科内部的困难为主。

张劲松自然又是一通感谢与表态,然后就见到木槿花已有送客之意,赶紧知趣地告退而出。到外间后,他又对鲁颜玉报以歉意地微笑,礼貌地打了个招呼,这才心虚不已地往自己办公室而去。

干部一科共有三间办公室,科长邓如意占一间,副科长章向东和科员范秋生共用一间,而张劲松则和覃玉艳共用一间,有意思的是,张劲松和覃玉艳用的这间办公间在最中间,和邓如意的办公室之间有一道门,而和章向东那间办公室却是一整堵墙隔着。

一回到办公室,张劲松就让覃玉艳给他找出工作方面的文件来看,文件有现在的,也要看以前的,这样有助于他尽快地熟悉,缩短学习环节的时间,加快工作开展的速度——自己不主动点学习,没人会教你的,防着你还来不及呢。

只是,他在看文件的同时,总觉得覃玉艳时不时地看看他,眼里各种神色都有,相当复杂。这令他奇怪不已,这丫头怎么回事呢?该不会是看自己长得帅一见钟情了吧?不应该啊,现在还才秋天,离春天早着呢。

张劲松在干招商引资之前,是有过办公室经历的,而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室其实和人力资源局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张劲松虽然不负责人事上的事情,可也听说过一些基本的情况。他觉得自己虽然没有接触过组织工作,可是怎么说呢,没吃过猪肉总看过猪走路吧?他原以为这个干部一科的副科长没有多么难做,可是看了几份文件后才明白,跟干部一科的事情相比,以前开发区人力资源局那点事儿压根就跟组织工作沾不上边,说是人事方面的工作都有点勉强。

一个下午就在研究文件中过去,由于中午是科室为张劲松接风,所以张劲松就说晚饭他请客,并有活动安排,大家一起吃一餐饭,再唱唱歌,大家更熟悉地交流一下。

晚饭没有怎么喝酒,但到KTV唱歌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气氛又开始热烈起来。好在由于张劲松是第一天上班,大家表面上很融洽,可毕竟还在暗地里较着劲,自然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叫小姐作陪。

覃玉艳本想提议给组织部内部的女同志打电话过来一起玩,可见三位领导谁都没提这事儿,也就只能一个人无聊地陪着这四个大男人了,好在四个人对她都挺照顾,没让她多喝,却是把麦克风基本上都由着她把持。

喝酒的时候当然免不了聊天,却是没一个人提跟工作有关的事情,邓如意也只是试探着找张劲松聊了几句在开发区时的事情,而章向东则远远地试探了一下张劲松和木槿花之间的关系。

对于章向东的试探,邓如意是乐观其成的,可是张劲松却没他们二人相象的那么容易对付,轻描淡写几句话,暗示自己和木槿花关系不浅却又让人听不明白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甚至连关系深浅到什么程度也显得隐隐约约的,太极拳打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炉火纯青。

在邓如意上厕所,而章向东和范秋生合唱《我的老班长》的时候,覃玉艳敬着张劲松的酒道:“张科长,我敬你,你是我最佩服的人。”

经过了一天在办公室的和酒桌上的相处,覃玉艳不再一口一个您地叫着了。

“可别这样说,我有什么好佩服的啊。”张劲松跟她碰了一下杯,客气道。

覃玉艳似乎是往唱歌的二人看了一眼,觉得在这个大包厢里隔得这么远就算是说大声点也不会传到那边去,但还是小心翼翼地凑到张劲松的耳边说:“我说的是实话,张劲松,我跟你说个事啊,木部长到部里来了之后,还从来没找个哪个科长谈话呢,你是第一个。”

这话说完,她就坐正了身子,两眼盯着张劲松看。

在KTV包厢那昏暗而暧昧的灯光下,张劲松只觉得覃玉艳的目光如猫眼般闪亮,心想这丫头还真有点自来熟啊,相识才不过一天,居然就透出了这种话来。这是她毫无心机的表现呢,还是有什么预谋?

他并不完全相信覃玉艳所说的话,不过既然覃玉艳敢这么说,想必也不是空穴来风,十有**,组织部那么多科室中,木槿花极有可能只单独召见了个把科室的负责人,并且是不为人知的。

毕竟,人家是堂堂副厅级的市委常委,若非身为组织部的老大,她对小小的科级干部才不会有丝毫兴趣呢。

张劲松不知道,他还真冤枉了覃玉艳。木槿花到组织部之后,还真的就没单独召见过任何科室的负责人,她是一把手,是主持全面工作的,抓的是大局,召见科室负责人干什么呢?日常工作,那都是由常务副部长来主持的。而各科室,也都有分管部领导。

“你再这么说,我就要飘起来了。”张劲松笑呵呵地说了一句,不等覃玉艳再说什么,他就举起了杯,将酒一饮而尽。

覃玉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先喝了酒。等酒入口,邓如意也从厕所出来了,自然就不好再咬耳朵说话了。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