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84、心态有变

干部的任用问题,这个其实都是领导拿主意的。各局委办的班子成员上谁不上谁,干部一科没有决定权。考察谁不考察谁,都得领导说了算,一切都要按领导的指示办事。不过,在程序上,还得干部一科把名单报上去,而且考察结论也得干部一科来做。

这次需要充实班子的共有四个单位,市发改委、市交通局、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市教育局。住房与城乡建设局自从原局长江南山被纪委请去喝茶然后又移送检察机关之后,就一直没有一把手,而发改委、教育局和交通局这次需要充实的都是副职。

四个单位,说实在话,考察任务相当重。因为干部一科总共只五个人,还包括张劲松这个新手。

四个单位只空出了四个位置,但是,这并不是说需要考察的对象只有四个,领导们对每个位置都会有几个预备人选,而且干部一科这边也要报两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去充数,以显公平公正。

这个工作还没有正式开展,便在组织部内部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众人心里都在打着小算盘,擦亮眼睛拭目以待,要看看这事儿会弄出多大的影响。

在王本纲被免职,木槿花就任部长之后,随江市委组织部的气氛就一直比较沉闷,各科科长紧跟自家的分管副部长,但毕竟木槿花才是一把手,这中间做事时需要掌握的分寸,那就真的很考验人了。各科室负责人就算心里对木槿花不以为然,却也不敢公然对抗,所以大家做事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而组织部的工作,也由于这种小心翼翼而出现了短暂的停滞不前,由于换了个一把手,许多东西没了惯例可依,就都暂时拖在那儿了。

这些事情一拖,工作一下子就显得相当清闲了,大家开始还觉得木部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小宇宙爆发,却不料等了一段时间,别说三把火,部长大人居然连一把火都没烧过,他们就觉得,木部长到底是个女人,不够魄力啊。调张劲松过来当干部一科的副科长,那也没惊起多大的波澜,可是这一次,居然是四个单位的班子一起充实,现在又不是换届的时候,这手笔就相当大了。

组织部里的人就觉得,这次的事情,应该是木部长要露肌肉,要在组织部内部树立权威了,要从几个副部长手里收权了。

对于木部长能不能干得过几位根深叶茂的副部长,组织部内部大部分人都持不乐观的态度,可正因为这种不乐观的态度,才又让他们觉得这事儿挺好玩,有热闹可看。所以,都观望着,恨不得领导们的战斗再升一下级,像宝岛那边在会场上上演全武行才够劲。

张劲松也没想到自己刚来干部一科还没几天,部里就会往一科压下这么一副重担,不过他也隐隐猜到了这可能是木槿花有意为之,要不然的话,四个单位完全可以一个一个解决嘛,她硬要用这种方式,那不是明摆着不想低调了嘛。

部里的指示下来了,可是干部一科却没什么大动静,邓如意没跟张劲松和章向东商量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办,一下班就不见了人影,一幅稳坐钓鱼台的架势。

张劲松很想找木槿花汇报一下工作,听听她的指示,也才好给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办事定下个调子。可是却还是没有过去,级别相差得太大了,领导不叫你,你还真不好意思主动去汇报工作——主要是没做出成绩啊。

邓如意不急,可是张劲松急啊。他不合适给木槿花汇报工作,却可以向舅舅取经。然而还没等张劲松给舅舅严红军打电话,严红军却先打了电话过来,说晚上一起坐坐。

跟舅舅一起坐坐,当然不会搞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只是坐着吃吃饭喝喝茶之类。

接到严红军电话的时候,张劲松人还刚走到市委大门口,正准备拦出租车呢,随口问了句他下班没有,得知他还在局里,便就硬站着等了,他准备蹭舅舅的车坐。

两舅甥在车里没有聊工作,都说了些生活中的琐事儿,不多时便到了吃饭的地儿。下车之后,严红军才说:“今天老程请客,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哪个老程?”张劲松听得云里雾里。

“城建局的老程,上次见过的。”严红军道,看着张劲松道,“我跟他关系很铁,他找到我脑壳上,我也没办法......”

张劲松就猛然间想起来了,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副局长程遥斤。他记得程副局长,并不是因为吃过一餐饭的缘故,而是程副局长的名字实在是太有特色了,想要忘记也不容易啊。他记是上次一起吃饭的时候,自己还是开发区招商局的局长,并且还是副科级,那次吃饭的时候程副局长只是表示了亲近,却没说有事相求,可后来在车里的时候,他听舅舅说起过,程副局长想请他帮忙运作一下,把那个副字去掉。

当时他还说,自己一个小小的副科级干部,搞招商工作的,哪儿有那么大能力管得了处级干部的任用。可是这一转眼,自己居然就真的要跟那些个处级干部们打交道了。

这个程遥斤,可真会选时候啊!张劲松有心转身就走,可是拉着自己前来的是自己的亲舅舅,这个面子,他不能不给。

带着满心的郁闷,张劲松跟在严红军屁股后面抬步往前走了。

有些事情,正式的通知往往没有小道消息传得快,在张劲松还不知道部里这次的大动作之时,程遥斤就听到了风声,可是他背后没有肯大力扶他上位的市领导,又不甘心看着机会从自己眼前白白溜走,便又打起了张劲松的主意。

他打张劲松的主意,那是有原因的,他觉得,说不定张劲松就是自己命中的贵人,别人瞄着市城建局局长这个位置的时候都去找大领导,可他找不到大领导,却觉得张劲松的能量不输大领导。张劲松参加工作才多久?现在就正科级了,从开发区招商局一下就跳到市委组织部干部综合科,并且任一科的副科长,这得多受木部长器重才办得到啊?

木部长新来随江,为什么会器重张劲松?这里面可就值得研究了啊!反正到现在为止,有关张劲松的传言那是千奇百怪,但有两点是共同的,张劲松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在纪检系统里相当有能量,并且还和石盘省委组织部长关系不浅,现在好像又跟随江市委组织部长颇有渊源。

程遥斤活到这么大岁月,经历了以往心高气傲的轻狂,明白了世态炎凉,看问题倒是有了些跟别人不同的角度和目光。找人办事,看的不是级别,是能量。所以他就赖上了严红军,无论如何也要跟张劲松见一面。他原本想送礼来着,可严红军义正词严地拒绝了,一来是不方便替张劲松答应,二来,他也是为外甥的前途着想——外甥现在势头正旺,并且有那么个超级有钱的女朋友,吃饱了撑的搞那些小钱?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