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86、好好想想

“这个......”张劲松迟疑了一下,脸上露出些受宠若惊不知所措的神色,颇为紧张地说,“池部长,我,我刚来组织部,对组织方面的工作不太了解,还需要......学习,还在学习......”

“别紧张。”池坚强依旧亲和力相当强地说,“不管什么工作,都有一个学习和熟悉的过程。啊,学习是很重要的,谁都不会生而知之,我们都是在不断的学习中,啊,那个,实现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不断完善,和,自我升华......”

张劲松听得云里雾里,只觉得池部长说话真是如羚羊挂角,让人没有丝毫方向感。刚才还在问自己跟这次考察有关的事情,这话锋突然一转,居然就大有从人生哲学方面教育起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意思来了。

市里大机关的领导,果然跟下面的领导不一样啊,说句话出来硬是让人不知道怎么接。

池坚强见张劲松一幅诚惶诚恐洗耳恭听的样子,对他这个态度就比较满意,也没希望他现在就接话,再把话锋一转,又回到了原题:“我们考察各部门班子的工作,检验标准只有一条,那就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群众办实事,看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啊,小张啊,你就从这个方面出发,谈谈你的想法。”

张劲松就相当纳闷,看来池坚强是真的想问他问题啊,而不是做个样子说个套话。他就不明白了,自己和池坚强无亲无故的,他干嘛要把自己单独留下来问这么个问题呢?就算他对木槿花相当排斥,而自己是木槿花的死忠又如何?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没必要在乎自己这么个小虾米才对啊!按说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干部一科副科长,池坚强是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手握实权的堂堂正处级领导,这中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没必要对自己这么客气吧?

随江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们都是正处级干部,其实按道理来说,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只是副处级,可是现实的情况却是,不到正处级,你别想当组织部的副部长。组织部号称党委第一大部门,那可真不是说着玩的。当然了,各科室的负责人就都只是正科级了,还不至于高配副处级。

其实,池坚强心里对张劲松真的没什么好感,一个毛头小子,凭关系混到组织部来了,算个什么东西?如果他对张劲松有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么好,也不至于要等到今天才跟他单独谈话了。不过,他现在也不愿得罪张劲松,并且还得表示一定程度的欣赏。

池副部长卡在正处级也有好几年了,做梦都想上副厅,从正处到副厅这个坎不好迈过,好多人一辈子就卡在了这儿。虽然说市里面有推荐权,可是副厅毕竟是省管干部,就算是下面市委书记力挺,只要省委组织部一卡,那就没戏了。

池坚强能够坐到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位子,自然是背后有靠山的,而且他本人也绝对是心思玲珑至极的。

他身在组织部,自然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信息。省委组织部部长武贤齐是圣金鲲公司老板武玲的哥哥这事儿,他听靠山说起过。所以他看不起张劲松——靠女人上位的小青年,神马玩意儿!可是,他也真的不愿意得罪张劲松——省委组织部长的准妹夫,真的得罪了后果相当严重。

嘴唇动了动,张劲松真的相当为难,他实在不知道怎么谈,可是人家当领导的都把话说到了这个程度,他要是不说点东西出来,那就真的非常不给领导面子了。张劲松在开发区的时候和二把手不对付,到了组织部,他可不想又得罪二把手,沉吟了一下,便小心翼翼地端正态度说:“那,那我就说一点不成熟的想法,请领导批评指正。”

池坚强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说了。

张劲松把心一横,鼓足勇气道:“我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就随便说一下吧,我觉得,这次的考察,如果从他们各个单位内部着手,应该比较容易操作。”

这个话听上去确实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而且还是那种比较直的建议,显得提建议的人是个直性子。可是仔细一分析,他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哼哼,从单位内部着手,这个是肯定的,着手之后再展开,外单位的考察也免不了;应该比较容易操作,这个就更是一句废话了,不管容不容易操作,单位内部的考察都是免不了的一道程序,就算是早就定下来要从外面调人,也得做个样子,照顾一下单位内部人员的情绪。

池坚强就深深地看了张劲松一眼,还是小看了这小子啊,原以为他只是靠女人上位的,没想到还有几分本事,说话滴水不漏。嗯,这小子是木槿花一手搞进来的,这次四个单位的考察,希望他还能够像现在这样尊重领导,不胡乱搅局才好。

......

回到自己办公室,张劲松还在想着池坚强今天把自己单独留下到底有什么深层的用意。虽然由始至终池坚强对他都是满脸鼓励的微笑,可他并不认为那就是常务副部长大人真实的表情,他知道,这些个领导们,太会装了。

覃玉艳看向张劲松的目光中就已经满是羡慕了,这个张科长还真是不简单,才来组织部没几天,先是得到了部长大人的接见,今天常务副部长又单独留下他谈话,看来总有一天,一科终究还是张科长说了算,以后还是要紧跟张科长,这么年轻的正科级又那么得领导欢心,肯定前途无量了。

呃,还有一条是最重要的,科里三位领导,就张科长最年轻最帅啦。

对以后的事情,张劲松这时候没那么多闲功夫去考虑,别人羡慕他能够被池坚强留下来单独谈话,可其中冷暖,唯有他自己心中清楚。

他现在迫切需要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跟舅舅严红军好好聊聊,让他给帮忙分析分析,这次的干部考察,自己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出现了一些复杂的情况时,自己应该如何决择。

中午一下班,张劲松就跟严红军坐在了一起,面对舅舅,只要不是涉及原则性的东西,有些事情还是没必要保密的——其实四个单位要充实班子这个消息,早就传出了市委大院,要不然昨天晚上程遥斤和高云凤也不可能要跟张劲松见面了。

跟严红军说话,张劲松就轻松了许多,不必要拐弯抹角,直接就问:“舅舅,你跟程遥斤关系真的很好?”

严红军点点头:“嗯,关系一直都不错,我还欠他个人情。大人情。”

“我知道肯定是大人情,要不然你也不会为他的事情那么用心了。”张劲松点点头,皱了皱眉头道,“你欠的人情,我只要有能力,肯定帮你还。不过,这次的事情,我真的说不上话,帮不上忙啊。舅舅,昨天程遥斤在场,有些话我不方便说,现在我也不怕你笑话,昨天晚上的话,我其实都是撑门面的......”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