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88、小感动

“差不多了,我现在对工作还不完全熟悉,边工作边学习吧。”张劲松点点头,知道木槿花问出这个话并不需要自己怎么细致的回答,而仅仅只是作为一个过渡,好让自己把心里想的东西说出来,他没有多等,继续道,“上午开了个会,池部长还教了我一些东西,受益良多。”

他很自然地主动提到池坚强,那意思就是过来向木槿花解释情况的,没有说自己从池部长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而是说池部长教了一些东西,那意思就是说,跟池部长单独谈话我是被逼无奈,是池部长要求的,我没办法拒绝,还请木老板您别误会。

木槿花听到他这么说,就觉得他这态度还算端正,心里那点疙瘩就抹平了,说了句干巴巴没营养的话:“唔,池部长是老组工了,工作经验丰富,要认真学习。”

这个话不好接,张劲松就闭着嘴巴没出声。

木槿花也没准备让他接这个话,顿了顿,抬起头又道:“还有事?”

领导这么问,一般都是送客的意思——有些下属不太善于察颜观色,不知道主动告退,所以做领导的心里一烦,就会用这话提醒一下。

不过这一次,木槿花很显然还没有送客的意思,她这是提醒张劲松,除了就池坚强的事情做解释之外,你不会没别的事情了吧——我把你搞到组织部来,可不是让你打酱油做俯卧撑的。

张劲松猛听到木槿花这么说还以为她要赶人,可见她说这话的时候正看着自己而并非埋头工作,这才反应过来部长大人是在催自己说正事呢。

他就看着木槿花,沉吟了一下,还是说了:“刚才接到城建局程遥斤副局长的电话,问我有关干部轮训的事情,对这方面我还不是很清楚......”

刚才张劲松根本就没接到程遥斤的电话,程遥斤也从没问过他有关干部轮训的事情,张劲松这么说,无非就是一个意思,木老板啊,您想借城建局立威,我这儿倒有个合适的人选,您看看行不行?毕竟身在官场,而二人之间也不是特别亲近,所以说话就要讲究个方式方法,不能直来直去,不能直接说出心里想问的事情,但又要把意思表达出来,这样子的话,给双方后面的谈话都留点余地。

木槿花深看了张劲松一眼,这小子有点眼力,也有点胆子啊。看出了自己这次的目标就是城建局局长的位置,他竟然敢就这么着推荐,就不怕自己生气吗?

她皱皱眉头,没有接话。

张劲松意思表达出来了,自然也不会再继续往深里去说,满心忐忑的等着木槿花的反应,眼见木槿花的眉毛皱了一下,他就心里一颤,生怕自己给木槿花留下个喜欢替领导作主的坏印象。

沉吟了一下,木槿花说话了:“程遥斤,你们认识?”

张劲松就知道木槿花这是在问程遥斤的根底了,他赶紧道:“程局长跟我舅舅很熟,所以我和他也认识,吃过几次饭。我舅舅有次说起过程局长,说他很有能力,就是太重感情,所以一直上不去......”

“唔......”木槿花出声打断了张劲松的话,然后抬腕看了看手表。

这一下,张劲松就能够确定部长大人要送客了,他要说的话已经说完,再留在这儿就有点不合适了,赶紧告退。

站在过路中,张劲松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没给严红军打电话。现在木槿花态度不明,打电话给舅舅也没什么好说的,还是再等等吧,看看木槿花接下来会有什么表示。他知道,仅凭自己几句话,木槿花不可能会对程遥斤有多重视,她还要亲自调查一下程遥斤的底细,如果不排斥程遥斤,那应该就会给程遥斤一个汇报工作的机会。

程遥斤啊程遥斤,我是尽力帮你了,至于你有没有那个福气那个命,那就不是我张某人所能左右的了。

深吸一口气,张劲松将手机收起,不紧不慢地往办公室而去。

......

就仿佛一瞬间,张劲松突然觉得自己忙碌了起来。这个忙碌除了工作之外,还表现在电话上。也不知道突然间从哪儿一下多出了许多同学朋友——其实不是多出的,只是平时大家没有联系但现在却都像是约好了一般找上他了,这个要请吃饭泡脚,那个要请喝茶唱歌,热情得令人怀疑以前那些没联系的日子是不是并不存在的梦境。

当然,这些同学中,以党校同学居多。张劲松不禁暗暗感慨,这人呐,还真的是相当现实,自己以前是开发区招商局局长,那些同学们就没怎么把自己放在心上,可是现在自己到了市委组织部,只是个干部一科的副科长,他们就一个个闻着了不同的味道,想起了同学朋友之间的情谊了。

不过他也知道,跟红顶白不过是人之常情,大家都两眼盯着利益看,为人处世,利字当头,也没什么好说他们的。在官场中混,自己一个人肯定是混不下去的,还得多交些朋友。所以对于这些人的邀请,他也略略挑了挑,婉拒了一批,敷衍了一批,还答应了一批。

答应的这一批中,武仙区公安局副局长石三勇自然是在其中的,有石三勇,当然也少不了武仙区电力局局长邵和平。

石三勇和邵和平玩不出什么花样,由于张劲松不想游泳,所以吃过饭后他们也不提去泡脚,直奔ktv唱歌了。张劲松是真想不通,石三勇身为公安局的副局长,怎么就敢明目张胆在ktvj里搂着个小姐唱歌呢?

张劲松身边也有一个小姐,只不过他却没像石三勇邵和平二人那么放得开,只是和小姐喝喝酒唱唱歌,小姐喂东西他也吃,却是没有将小姐搂在怀里上下其手。

邵和平看着张劲松这样子,就笑着说:“老弟,你这官越当越大,胆子怎么越来越小了?到了这儿来玩,就放松点嘛。”

张劲松笑了笑道:“邵哥,来来,咱们喝酒,有段日子没见了,看你这样子,日子肯定是越过越滋润了。”

邵和平也只是开个玩笑,自然不会真的硬逼着张劲松也像他一样**,便端起酒杯干了一杯,放下酒杯,拍拍张劲松的肩道:“我去给你点首歌。”

对这个要求,张劲松自然不会拒绝,看了看正搂着小姐唱歌的石三勇,他心里暗笑,这家伙唱歌水平还不错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在ktv玩的缘故——像他这种管治安工作的人,在娱乐场所应该都是免单的吧?

邵和平点的是一首情歌对唱,张劲松便和身边的小姐起身,假装深情地对唱着。唱完歌,石三勇就拉着张劲松说话:“有个兄弟搞了个石材公司,想去你们开发区,能不能给点优惠政策?”

“我都没在开发区了啊。”张劲松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又问,“你兄弟?多好的兄弟?多大规模?”

“规模没多大,就是占地要多点。”石三勇简单说了句,然后笑道,“我可是听说现在开发区招商局还没有新局长呢,你组织关系还在开发区吧?”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