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090、眼里有没有领导

090、眼里有没有领导

做什么生意,这还真是个问题,张劲松想着自己赚些钱,却没想到有什么生意好做。跟武玲黄欣黛等人接触过后,他算是知道什么叫生意了,对于小打小闹的事情,还真生不出什么兴趣来。

可是大生意呢,他一没资本二没经验三没精力,自然也做不来。

所以,徐倩这个问题还真把他问住了,沉吟了一下,他苦笑着摇摇头道:“还没想好,生意可不是那么好做的。反正暂时还有钱用,以后慢慢再想。”

听到他说有钱用,徐倩脑子里马上就浮现出了武玲的容颜和身影,以及那次圣金鲲紫霞会所试营业时武玲正式公开她和张劲松关系时的情景,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了,推开他,冷笑道:“是啊,有个亿万富婆做女朋友,你还能缺钱用?我瞎操什么空心?”

从她这个话里,张劲松听出了浓浓的醋意,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她会突然间有这个反应,便又张开怀抱搂住了她:“怎么了?倩姐,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太烦心?要不你打我几下,我来给你做出气筒,等你把气出了就没事了。”

徐倩原本还有点挣扎,等到张劲松把这话一说出来,她身子就他怀里温顺了起来,不再乱动,却闭着眼睛,也没说话。

张劲松原本还有许多话要说的,可是感觉到她心里不舒服,也就没再说,就这么抱着,静静地沉思。

初到组织部的生疏早已不见,可近这段时间忙,张劲松还真没好好地理一理头绪,也没对今后的工作有一个系统切实的预期和希望。到了组织部之后,虽然他仅仅只是个科室副科长,可是来自体制内那些熟人的友好和客气,却足以让他感受到跟做开区招商局局长时不可同日而语的权力魅力。

还只是个副科长啊,就被人这么捧了,那要是做了科长、副部长、部长又是什么滋味呢?进一步到市长、市委书记,那又是什么情景?官场吸引人的,莫过于地位一步步的升,权力一天天的大。

男儿一生,当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

一场大雨自寂静的夜洒下,直到天明也未放晴。雨幕下的城市分外朦胧,能见相当低。张劲松透过前挡风玻璃抬眼望了望天空,灰灰的一片连乌云都看不见。偏偏前面还堵了车,他手扶方向盘上,叹了口气,还是没按喇叭。

今天是他到市委组织部之后第一次开着挂武警牌的奥迪q7上班,而今天的工作也跟以前有些微的区别。因为今天是他搞组织工作以来第一次负责和人谈话,谈话的对象是市改委农村展科科长高云凤。

看着前方雨幕停着的车屁股后朦胧的红光,张劲松不禁感慨不已。那天邓经纬牵线搭桥让二人认识的时候,张劲松还怀疑过她是不是两眼盯着市改委总经济师的位置,但当时唱歌喝酒聊天了那么长时间,她却一句话都没往那上面去提,他就觉得自己多心了,而且前几天考察了两个人,目标都直指改委总经济师的位置,这就让张劲松没再去想着高云凤了。但是没想到,这个高云凤居然会突然间冒出来。

啧,这个高云凤,藏得还真深啊!看来她是早就知道有这一天,那天找到邓经纬跟自己见面,人家根本就没想通过自己搞什么关系,只是想提前认识一下,混个面熟,以使得自己考察谈话的过程能够不和她为难。

想到高云凤,他又看了看时间,离上班只有二十分钟了。他皱了皱眉,开区的时候,招商局自从他当了局长之后就没了迟到早退之说,到组织部之后,他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大家都会早早到办公室,除了部领导之外,别的人还真没见到有迟到早退的。

他不知道这个细节代表着什么,可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他今天迟到了,恐怕免不了会挨一顿批评。

想打个电话到办公室,可是手机提示欠费停机不能打电话了,他这才想起来,昨天下午就接到移动公司的短信提示已经欠费二十五块八,要他赶紧去续费,他昨天没放心上,准备今天午就去续费的,想不到这才早上就停机了。

靠,移动公司真不是玩意儿,老子一年消费那么多话费,才欠二十五块钱就停机,太不近人情了?其实这种情况他可以给免费客服打电话报客户经理的名字然后申请临时开机,可他不知道有这个办法,只能干等着前面的车慢慢开动。

一通耽搁,虽然张劲松后来车速开得很快,可到底还是迟到了十二分钟,刚到办公室门外,就从半掩着的门口现邓如意的背影,同时也听到了他对覃玉艳的训斥:“搞什么名堂嘛,这都十五分钟了,啊。一点没组织纪律性都没有!从基层上来的,这个素质还是有待提高,这种自由散漫的歪风邪气”

原本张劲松还想外面等一下再进去,可听到邓如意这么说,他这心里就火大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你跑到我办公室里对我的手下这么说算什么意思?是的,干部一科没有明确分过哪个科员跟哪个副科长,可是实际上却跟分了没两样,张劲松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覃玉艳的分管领导——手下只管着一个人,也是领导嘛。

“咳咳。”张劲松咳嗽了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看了邓如意一眼,淡淡然说道,“邓科长,刚才路上堵车”

邓如意被张劲松撞破了自己背后说人的事情,一张脸上那就色彩斑斓了,见到张劲松这不把他当回事的态,心里一直压抑着的怒气就冲了出来,反正已经刚才的话已经被他听了去,已经得罪了人,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好好训他一顿,让他明白干部一科还是老子姓邓的说了算!

这个念头一起,邓如意就脸一沉,声音也大了几分:“组织部这么多人都没堵车,就你一个堵车?”

张劲松没料到邓如意今天会这么强硬,不就是迟到十二分钟吗?你跟覃玉艳说迟到了十五分钟我都没说什么,而且也跟你解释了迟到的原因,你不等我话说完就打断,还大有抓着不放要把事情闹大的趋势,你他妈的欺人太甚了?

不过这个事情毕竟是自己理亏,张劲松眉头一挑,还是忍了,继续解释道:“邓科长,是真的堵车了,就劳动路”

“不要找理由。”邓如意再一次打断张劲松的话,声音又大了几分,“要从自身上下功夫,要问问自己主观上有什么不对,而不是一有事情就到处到客观原因。啊。张劲松同志,你这个思想要不得,很有问题!啊,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堵车再堵两个小时,那今天的工作还干不干了?这个事情就不是堵车不堵车的问题,而是态问题,你这就不是个干组织工作的态,不是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态!”

张劲松被邓如意这一通训,心里的火气就有点压不住了,我草,你小题大作老子忍了,可这么点事儿,你居然还上纲上线了,不就是一个科长吗?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大领导了!妈的,老子虽然是副科长,可级别上跟你一样,都是正科!你姓邓的就没点起码的尊重吗?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