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第二卷 起势 094、都是双修惹的祸

094、都是双修惹的祸

到组织部之后还才第一次真正地考察了一个预备副处级干部,正在信心满满之际,却被分管领导给停了职,这对张劲松来说,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这个打击不仅仅对张劲松心里有阴影,也让组织部其余的人对他的看法会产生一个细微的转变。

张劲松眉头皱了一会儿,觉得还是要去找木槿花,马上去承认个错误,看看木槿花是什么态度再说。他觉得,自己这个事情,木槿花应该会出面帮一把手的。若只是邓如意一个人,张劲松真的不怕他,可是现在池坚强摆明了态度,那他就不得不重视了——在市委组织部干了四年的二把手,能量可想而知。

是的,在明面上,他是省委组织部部长武贤齐的准妹夫,但这并不代表他行事可以毫无顾虑,俗话说现官不如现管,他现在在随江市委上班,那就得受随江市委的管。现在这次的事情,只要随江方面不是做得太狠,而使用那种打入冷宫的方法来对付他,武贤齐就算有心帮他,都不好开口。

更何况,谁知道武贤齐有没有帮他的意思?

池坚强现在只是让他把手头的工作放一放而没有直接就来个处分,这就已经是给了武贤齐面子了。

组织部内部的事务,还是得去找木槿花这个大部长才是正途啊。

然而令张劲松郁闷的是,木槿花办公室的门紧闭着,他沉吟良久,把心一横,拨通了木槿花秘书鲁颜玉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鲁颜玉的声音淡淡地传了过来:“张科长。”

张劲松赶紧道:“鲁科长你好,我想请问下,部长......”

“部长在开会。”鲁颜玉不等张劲松说完便给了这么个答案。

“那......”张劲松本想问什么时候散会的,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觉得还是别问了,领导开会,最早也得要下班的时候才会散会。

“现在在白漳,省里开会。”鲁颜玉又说了句。

听到这个话,张劲松就知道没什么好说的了,道过谢之后挂断电话。组织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鲁颜玉作为部长秘书,不可能没有人跟她打小报告,而她在接到电话之后却一句都没问过自己这方面的情况,反而不停地强调木槿花没空,这不就是一种态度吗?一种静观其变的态度。

这个态度表明,木槿花不准备在这个时候帮他出头,而是想看看他自己有没有能力把事情摆平。

整整一个下午,张劲松都在考虑着要不要到医院里去看一下邓如意。听池坚强话里透出来的信息,邓如意还不肯就此作罢,大有把事情搞大的趋势。部里究竟会怎么处理此事,跟邓如意本人的意见也是有很大关系的,遇到问题了想要解决好,必须要先找到症结。现在这件事情的症结就在邓如意,如果邓如意本人不再追究,想必池坚强也不至于硬要把人一棍子打死吧?

在他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徐倩还打来了个电话:“晚上一起吃饭。”

这个话语气很严肃,说得不容置否,张劲松略为迟疑,答应了:“嗯,好。”

徐倩道:“你这个状态......不行啊。”

张劲松心中一暖,勉强笑了笑道:“下班了我给你电话。”

徐倩道:“好,有什么事情,见面再说,你这一路还是走得太顺了。”

走得太顺吗?张劲松放下电话后反思了一下,觉得未必,不过,也没遇到过什么挫折这倒是事实。唉,难不成这就是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挫折吗?

“我说过,你这一路走得太顺了。”徐倩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磕了磕,看着张劲松道,一脸严肃地说,“做事情要讲个规矩,打打杀杀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这个毛病得改了,不要一遇到个什么事,就动手动脚!市委可不比开发区,打出麻烦了吧?”

“我......”张劲松张张嘴巴想辩解,可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参加工作之前的我不清楚,也不多问你。你自己好好想想,参加工作之后,打过几次架了?”徐倩脸上的表情还是丝毫不见缓和,直盯着张劲松,句句紧逼,“不要以为认得几个人就有多深厚的背景,比你背景深的人多的是,你看到哪个像你这么喜欢打架的?你是从政,不是从军,干工作是要动脑子的,不是动手脚的!就算是从军,现在部队里也不是打打杀杀就能打得出江山的,还是要动脑子!”

张劲松被徐倩说得无地自容,满脸懊恼地说:“倩姐,我也不想打架。现在想想,当时的情况,其实我还有更好的办法解决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就只想着动手,想打他几下出气,其实,其实这个事情,真要说起来,还是邓如意先动手的。”

“但现在躺在医院里的人是邓如意。”徐倩眉毛一挑,冷哼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几根花花肠子。打人的时候很过瘾是不是?我看你是心理方面有问题了,有暴力倾向,平时看着很冷静,可一激动就不冷静了,不管多好的办法都不想用,只想打人。你这个状态还是不行,抽个时间看看心理医生吧,要不然就算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了,下次难免会闹出更大的麻烦。”

张劲松一向都不认为自己有心理问题,可徐倩说的话却又有几分道理,他嘴歪了几歪,没说话。但是,自己没有不冷静啊,当时在打邓如意之前,还极冷静地分析过如何打才能不落口实,只是没料到邓如意会跑到医院去住院,也没把领导一向都是只问事实不讲道理的这一条算进去而已。

这个,顶多也就是个疏忽,不能说自己当时不冷静吧。

徐倩见张劲松不说话,便换了种语气道:“我知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武林中人对心理医生比较排斥,要不你去紫霞观找你师父算一算,看看你今年是不是运气有什么问题。”

话说到这个程度上,张劲松自然不能再不识好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等这个事情了结,我就到山上去。唉,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摆平这个事,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池坚强一句话,张劲松现在就成了无事人了,挂着副科长的名,什么事也干不了,偏偏又在木槿花要烧这把火的关键时刻。木槿花还指望张劲松在这场战斗中当急先锋呢,可是张劲松却偏偏自顾不暇,那会让木槿花怎么想?在组织部,要没了木槿花的看重,张劲松再大的能量也别想翻起什么浪来。

木槿花知道张劲松担心什么,便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邓如意这边熄了火,池部长就算再怎么想搞你,也都没了借口。不要太担心,这个事情可大可小,你毕竟是武玲的男朋友,不看僧面看佛面,市里不会把你往死里整的。”

张劲松怎么听都觉得她这话里有着一股浓浓的醋味,便柔声道:“倩姐,我想你教我怎么去做,我只相信你。”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