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97、胜负刹那间

对于这个新来的副科长,邓如意一直都是有着敌意的,要不然的话二人现在也不至于弄到这个地步。只是,张劲松把姿态放得这么低,邓如意纵然心里有万般不满,憋着再多的怒火,他也不好当着章向东等人的面大发雷霆了。

对下属大发雷霆一通臭骂确实可以显示领导的权威,但是,那样的权威会让人笑话,真正有内涵的领导,能够不怒而威。面对张劲松这个刺头,邓如意知道自己做不到不怒而威,可也不能借怒施威,人家吃不吃那一套先不管,自己马上就会被几个下属认为气量狭小。

按邓如意心中所想,张劲松过来医院之后应该是隐晦地向他表达歉意,那他就可以装作没听懂,可是张劲松不按常理出牌,很光棍的搞了这么一出,他就不能再装聋作哑了。

当然,他不能装聋作哑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怕把张劲松逼得太狠,万一这小子牛脾气一发作不肯给母亲治病了,那到时候怎么办?他既然昨天早上敢跟自己动手,谁能保证他现在就不会再冲动一次呢?

沉着脸看了张劲松几秒,邓如意牙关咬了咬,冷冷地说:“你来干什么?”

虽然由于母亲的原因,邓如意暂时没办法再跟张劲松斗下去,可到底心里那口恶气还没出,自然不可能马上就原谅他,便说了这么句废话,用以向众人强调自己是领导。

我来干什么刚才不是说了吗?张劲松眉头微微一跳,没说话。他自然不会因为他这么一句话而生多大的气,只是要他再说一遍道歉的话那也不可能,道歉已经道过了,如果他邓如意硬是要为了面子把这场战斗继续下去,那大家就摆明车马明刀明枪地干一场吧,反正事情没有多么大,不至于会到留党查看的份上,两败俱伤那就两败俱伤吧,自己还年轻,跌得起,他邓如意如果一步没走好,那可能这辈子就完了。

自己的背景摆在那儿,而且这个事情弄得再大也大不到什么程度,不可能被一棍子打死,而自己又能够治好他母亲,他就算心里再怎么不爽,也只能忍下这口恶气。

这个时候张劲松心里还是很放松的,他不认为邓如意就真的敢拼个鱼死网破。所以他对邓如意这个问句就没回答了,只是一脸微笑地站在病床边,而章向东也在这时候开口向邓如意问好了。

其实昨天章向东来过,可是今天张劲松相邀了,他不好拒绝,也只能再来一次了。

由于有了另几个人一起冲淡气氛,又由于张劲松一来就放低姿态道了歉,邓如意也慢慢接受了现实,决定暂且放张劲松一马,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够治好母亲的病再说。有了这么个打算,等张劲松剥了只香蕉递给他的时候,他也就顺势接了过来。

章向东等人见到这个情景,都明白这二人握手言和了。一个个对张劲松又敬畏了几分,张科长厉害啊,把邓科长打得住了院可只说两句道歉的话就把事情摆平了,这得多大的能量?不说邓科长堂堂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科长,就算是个普通人被人打了,也没这么容易和解啊。

不得不说,人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如果不是张劲松打了邓如意,那么像现在这种情况,章向东肯定会认为张劲松是向邓如意认输了,可是现在呢,章向东已经从心里有点怕张劲松了,把张劲松的形象放大了好几倍,就觉得张劲松此举甚妙,非常人所能为之。

当邓母拿着还在往下滴水的雨伞出现在病房的时候,邓如意终于相信了张劲松的医术。这么多年了,他对母亲大人的病情相当清楚,一到下雨天别说走路,躺在**能够不叫喊那都是轻松的了,而今天母亲居然能够自己走来医院,这对他来说,无异于一个奇迹,一个喜出望外的奇迹。

相信了张劲松的医术,邓如意心里就好受了许多,为了母亲,他真的什么都可以放弃的。

......

下午三点半,邓如意出院了,一拐一歪地来到了市委组织部,他没有进自己办公室,直接去了常务副部长池坚强的办公室。

池坚强对邓如意的突然出现感到相当惊讶,看着邓如意道:“小邓,你身体还没好,怎么不在医院躺着?”

邓如意当初是要池坚强为他主持公道的,可是现在自己没办法再跟张劲松斗下去了,自然得请池坚强不要再管这个事情了,可是,面对着池坚强,他实在不知道这个话应该怎么说。迟疑了一下,他一脸不自然地说:“池部长,我,我那个事情......”

“你的事情,部里会认真考虑。”池坚强以为邓如意怕他不敢对张劲松下手所以拖着病躯过来催了,虽然心里不舒服,可这个事情还要靠着邓如意这个当事人的坚持才好操作,池副部长也只能把这份不舒服压下去,站起身来,走到邓如意边上,伸手在他肩膀轻轻一拍,一脸关切地说,“坐,坐下说,别站着。小邓啊,你要对组织上有信心,啊,这次的事情性质很严重,影响很恶劣。这个事情,部里一定会严肃处理,对极个别毫无组织纪律观念的同志,我们要......”

邓如意知道池坚强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他心里很忐忑,可知道如果再让池坚强继续说下去,那自己将会更被动,不得已,他只好咳嗽一声,也不管池坚强会是什么表情与眼神,低着头自顾自地说道:“池部长,我,我对不起。这个事情,其实,其实我也有不对,我要给您道歉,主要责任在我......”

“你说什么?”池坚强一脸的不敢相信,压抑着吼叫一声,打断邓如意的话道。这个邓如意脑袋被门板夹了吧?怎么说出了这种不负责的话了?

邓如意背上已经起了层冷汗,可还是咬紧牙关,道:“池部长,真的很对不起。”

池坚强恨不得踢他一脚,可还是忍住了,用一种大失所望的语气道:“怎么回事?小邓啊,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

“我没有顾虑。”邓如意抬起头,和池坚强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垂下目光,语气艰难地说,“我,是我先动手的。”

“你......”池坚强恨得牙关一阵颤动,只差暴走。

“我辜负了您的期望。”邓如意无奈地说,他不想听到池坚强再劝,索性麻着胆子继续道,“池部长,我就是来给您道歉的,这次真的是我的责任,跟张科长没关系。”

“邓如意同志,你这是对你自己不负责任!”池坚强冷哼一声道。

邓如意不说话,低着头一幅任打任骂的样子。

池坚强原本是要借邓如意这个事情好好的整一整张劲松的,用这个事情作借口将张劲松排挤出这次的考察组之外绝对是顺理成章的,木槿花也无话可说,可是邓如意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不仅仅让他的如意算盘都落了空,还莫名其妙做了一回恶人。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