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靠近女领导

098、意气风发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这句话用来阐述张劲松目前的态度最合适不过了。经过了打架事件之后,张劲松在组织部内部算是威名远扬,别的科室负责人都对这家伙敬而远之,甚至部里的副处级组织员有时候和张劲松碰着面了都会主动打招呼,生怕被这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年轻给记恨上。

而在干部一科,张劲松更是说一不二,只要他张副科长说的话,不管对错,科里没一个人敢说个不字。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干部一科,已经被张劲松完全控制在手里了。

对于张劲松这么快就逼得邓如意在这种关键时刻主动休假,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干部一科整成铁板一块,木槿花心里还是很赞赏的,甚至还召张劲松到办公室汇报工作。

张劲松接到鲁颜玉的电话,就明白木槿花把自己这几天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并且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肯定之意——要不然堂堂市委常委干嘛要他去汇报工作,别说他只是个副科长,就是排名靠后的副部长想去汇报工作,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呢。

“劲松,来组织部也有段时间了,工作都熟悉了吧?”木槿花面带微笑,不再像以前那般叫小张了,而是改口叫劲松,显然是对张劲松的工作能力认可了。

“该熟悉的,基本上都熟悉了。”张劲松回答了个标准的模糊答案,然后就主动汇报起了工作,重点说了干部一科接下来的主要任务,在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又夹了点私货,就是把城建局副局长程遥斤的名字提了一下。

这一次,木槿花倒是没打断张劲松,听他把工作汇报完,她就微不可觉地点点头道:“看得出来,你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啊,组织工作的重要性我就不多强调了,就一条你要记住,一定要公平、公正。”

张劲松愣了一下,公平和公正的后面,往往不是还跟着一个词吗?木槿花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可不相信,木大部长会不小心把那个词给忘记了。

木部长这么说,是有什么深意吗?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张劲松多想,他压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道:“部长的指示相当及时,为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指明了方向......请您放心,我们一定按您的指示,把这一仗打漂亮。”

从木槿花办公室出来,张劲松心里相当得意,木槿花不仅肯定了他这段时间的工作,并且还没有对他提到程遥斤作出任何指示,这个情况由不得他不高兴啊。

是的,木槿花没有表现出对程遥斤有一丁点的兴趣,可是木槿花也没有透露一点对程遥斤不感兴趣的意思。这样的情况,就是一种态度,就是在告诉张劲松,他张劲松想做的事情,尽管去做就是了,只要考察是公平公正的,她木大部长就会在背后支持他张劲松。

不管最终能不能帮程遥斤上位,程遥斤都得领他一个人情。所以张劲松是真的高兴,而且,如果真把程遥斤送上了城建局长的位子呢?

一想到自己以一介正科级的身份推着另一人从副处上到正处,张劲松这心里就止不住的激动起来。

市委几个大佬对住房与城乡建设局有什么安排张劲松是一点都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身在组织部,只听部长的,部长没有任何表态,那他就按自己的意志去办事。

城建局局长的考察对象最终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组织部提名的程遥斤,一个是政府那边推荐的市旅游局局长。随江的旅游局虽然不像大部分地市的旅游局那样是二级局,但由于不是旅游区,所以这个旅游局其实也只是个清水衙门,从旅游局局长到城建局局长,级别没变,不过实权那多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二龙抢珠,张劲松觉得程遥斤的希望还是相当大的,因为程遥斤是市委组织部提名的,代表着组织部长木槿花的意愿。他还记得舅舅跟他分析的情况,不管怎么样,木槿花这把火,市委书记陈继恩是一定会支持她烧起来的,而旅游局那个局长,基本上就是个陪太子读书的角色。

不过,尽管如此,在考察谈话的时候,张劲松还是对程遥斤颇多照顾,而对那个旅游局局长就不是怎么客气了。

谈话之后,张劲松总算是略有了点休息时间,但他却一点也不轻松,都一个星期了,徐倩的筑基功夫还没什么进展,照这个样子看,一个月内要想筑基完成,太阳从西边钻出来都不行,得从南边恐怕还有点可能。

工作上的形式一片大好,张劲松这时候就不得不考虑自己走火入魔的问题了。他其实在把邓如意那个事情一解决好就准备和武玲联系的,可是想来想去,还是迟迟下不了决心,便拖了这么好几天,然而眼见这一个月过去了快三分之一,徐倩却毫无进展,他就觉得这个事情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万一武玲突然想在国外呆上个把月什么的,那他可怎么办啊?

回想了一下,他已经有段日子没跟武玲联系了,他只记得很久前通话的时候,武玲好像说过功夫练得不错,至于完成了筑基没有,她就没有明说了,不过她既然没急着问后面的双修法门,估计筑基完成应该还差点火候吧。

中午一个人到外面茶楼里吃的饭,吃饭之后,张劲松没急着走,拨通武玲的电话。

电话接通,武玲那妖媚的声音传了过来:“哟,小弟弟呀,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听到她叫自己小弟弟,张劲松就明白她应该是一个人,最起码不是跟家人在一起,要不然就不会叫小弟弟而是叫劲松了。

“我想你了。”张劲松声音低沉地说。

“咯咯咯......”武玲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然后道,“你就是这张嘴甜,是不是这几天没别的姐姐妹妹想了,所以想到我了呀?”

“哪儿那么多姐姐妹妹?”张劲松哄着她道,“我就是想你,好想好想。”

“是不是真的呀?”武玲笑着道,“说说看,给姐描述一下,到底有多想?是怎么想的?”

张劲松立马答道:“很想很想,想得睡不着,上班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想。特别是睡觉的时候,总是睡不着,一直想你。”

“小坏蛋,睡觉的时候你就好好睡觉嘛,想我干什么呀?”武玲用更加媚惑的声音道,“我是你姐呀,可不能乱想哟,告诉姐,你睡觉的时候想姐干什么呀?”

“想姐姐干坏事。”张劲松听到她这个声音,不觉有点蠢蠢欲动,可惜现在人在茶楼,他也只能压低声音道,“姐姐,我想抱着你睡。”

武玲道:“那可不行,我是你姐呢。”

“我还是你男朋友呢。”张劲松没好气地顶了一句,紧接着又低声道,“姐姐,我真的想你了,你过来看看我好不好?”

武玲猛然粗重地呼吸了几下,然后用带着点呻吟的语气道:“好弟弟,不准勾引姐......”

 1/2    1 2 下一页 尾页